第437章 突袭爱因兹贝伦城堡

迷茫的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超时空大帝国最新章节!

    爱因兹贝伦家在冬木市的据点并不是很隐秘,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半公开的趋势!

    毕竟,只要是个魔术师并且魔力感应不是达到那种奇葩程度的话,都能够清楚的在距离冬木市郊外那巨大而华丽的城堡十公里外就感觉到不对的地方,那笼罩一大片森林的魔术结界虽然是隐秘于普通人和电子仪器的范围,但是对于魔术师而言,无疑是一个异常显眼的大灯泡了。

    不过,对于参加圣杯战争的魔术师而言,都明白这种已经构筑完成的魔术工房有多麽强悍,只要魔术师的水平不是太次,一个魔术师甚至能够借助完善魔术工房抵御数倍的敌人,而例如爱因兹贝伦家在冬木市的古堡,更是建立在了地底灵脉的节点上面,防御能力按照理论来说堪称是铜墙铁壁等级,王冠之上的大魔术师来了都得直皱眉头,哪怕是实力强大的英灵正面对上都可能吃不小的亏。

    因此,在之前数次的圣杯战争中,爱因兹贝伦家族派出参与圣杯战争的魔术师,借助古堡的魔术工房防御能力,可是被远坂家、间桐家、圣堂教会、魔术师协会等势力记载了下来。而哪怕是非这些势力而是参与圣杯战争的正规魔术师,对于一个魔术师老巢的魔术工房防御力都不会陌生,当然也不会想着圣杯战争一开始,就跑到冬木市古堡这边找不自在了!

    当几个小时前,saber职阶的阿尔托莉雅带着“r”爱丽丝菲尔躲入古堡之后,哪怕是连远坂时臣都没有命令躲在结界外待命的assassin分体试图潜入古堡进行偷袭,仅仅是给其一个命令进行待命侦查就完事了。

    【已经死了一个了啊?圣杯战争,这次的敌人太强太多,不知道我们的预想……】

    在古堡核心的魔术结界外,一名看上去顶多1米7上下的assassin分体用本身的职阶潜伏能力,配合灵体化守候在了外面。

    不过,连续几个小时的沉寂,还有刚刚分体传递过来的一些战场情况,让这个分体忍不住看着寂静的黑夜和星空,心中忍不住冒出了其他的杂念。

    但是,assassin职阶的分体刚刚摇头将自己这个杂念排除,准备继续进行自己的监控任务时候,一根虚空中突然冒出来的黑红色巨手直接就抓住了assassin分体的头部,然后从手臂臂甲上弹出的细微黑红色尖刺就钉入了assassin分体的额头面具。

    “啊啊——————”

    没等这个assassin的分体叫出几声,整个挣扎的身体就突然停下,然后好像死了一样昏迷不醒了。

    “第三个了吧?archer阵营看来对这个古堡重视力度不小啊……”

    当李源显现出身形,然后解除了右手的生物装甲具现,照样是打扮的如同盛装舞会般红色舞蹈裙造型的尼禄步伐优雅的跟着走了出来,看着被丢在地上,不时抽搐一下的assassin分体情况,有些好奇的做出了评价。

    “不!应该说是例常的重视,御三家对于自己的盟友了解,显然比外人强得多!

    但是,看远坂时臣的情况,他最看重的还是我们这三位‘英灵’的联合,柳洞寺之外居然有十位assassin的分体,比这座古堡要重视多了……”

    听着尼禄的话,顺手将某个小玩意丢在地上,让其代替那已经ko的assassin分体对外保持伪装反应的李源摇了摇头,看着少量灯光亮着的古堡说着。

    刚刚决定好目标,准备出发的时候,李源一行人才对柳洞寺边的那些assassin分体有些头疼,那在美狄亚带着李源和尼禄两人返回后,短时间内就增加到了整整十名的assassin分体,充分证明了远坂时臣对于李源一行人的重视和警惕程度。

    考虑了一下后,李源让美狄亚留在已经变成“神殿”的柳洞寺中坐镇,然后自己带着尼禄直接用其他手段瞒过了那些assassin分体,来到了爱因兹贝伦古堡边上了。

    面对远坂时臣放在爱因兹贝伦古堡边上的三个assassin分体,李源也很小心的没有直接解决(assassin分体之间也有神秘的联系,更不要说和r之间的契约联系,死掉一个分体就是通知其他分体了),而是很小心的将三个assassin分体暂时制服,封锁了其行动和联系的能力后,还特意用伪装魔力器具来代替三名assassin分体维持状态,让其他的assassin分体和r言峰绮礼无法察觉古堡这边的情况。

    当然,这个伪装情况也瞒不了多久,但是李源也没有想着一直伪装下去,对爱因兹贝伦家古堡的攻击行动前的步骤,本来就是抱着尽量拖延被发现时间而行动罢了!

    “呐,奏者,我们现在就动手吗?刚刚的情报说明,古堡里面可是只有saber和那个假装是御主的人造人,还有少量几个女仆了诶!”听着李源的话,尼禄也将自己目光从那倒霉的assassin分体上收回,然后看着那古堡方向,跃跃欲试的说道。

    刚刚尼禄和美狄亚了解情报的时候,可是看到爱因兹贝伦家古堡所在地,并没有卫宫切嗣和久宇舞弥两人的反应,而在肯尼斯主任和其未婚妻下榻的酒店那边,似乎有着卫宫切嗣和久宇舞弥两人的金红色光点反应……嗯,当然尼禄没工夫对肯尼斯主任和卫宫切嗣之间的事情发表意见,她在意的是等一下和saber的交手情况!

    “稍等一下……美狄亚,怎么样?设置屏蔽魔术结界的话,没有什么问题吧?”

    对于尼禄那跃跃欲试的表情,李源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询问了一下美狄亚。

    这场突袭saber阿尔托莉雅和爱丽丝菲尔的行动,李源更加注意不要被为其他英灵跑过来捣乱(例如驾着牛车并且速度极快的征服王,或者是金闪闪坐着某个能够发射古代版核弹的座驾过来),而这个问题咨询一下待在柳洞寺中的美狄亚,让其觉得自己也是做出了贡献和作事也是好事情!

    “没问题!李源,我们甚至可以利用灵脉节点,直接夺取古堡的魔术结界……”

    听着李源的话,通过一只魔力构成的蝴蝶使魔联系的美狄亚,很是确定的说着。

    作为神代时期的大魔术师,美狄亚严格来说,可以说和魔法使是同一级别,面对爱因兹贝伦家的古堡防御体系,还真难不倒美狄亚。更不要说,在爱因兹贝伦古堡里面,压根就没有哪怕一位顶级魔术师防御,真心是白瞎了其中众多手段和魔术结界。

    “ok,尼禄,那就让我们等待一下,让美狄亚做好布置吧!”

    李源点了点头,很有耐心的拍了拍尼禄的香肩,然后看着古堡的方向……

    ……

    十几分钟后,爱因兹贝伦城堡中的一间主卧室。

    “嗯?!!这个心慌意乱的感觉……”

    本来在卧室床榻上,和守护的“公主”爱丽丝菲尔睡在一张床上的阿尔托莉雅猛然从浅睡中醒了过来,一脸警惕的看着周围的情况,完全不顾自己仅仅穿着一身睡衣和那隐约显露出来的曼妙风光。

    “呜……saber,出了什么事情吗?”

    阿尔托莉雅的行动动静不小,刚刚从第一次目睹英灵战斗和高速飙车乐趣带来的兴奋情绪中睡着的爱丽丝菲尔直接被惊醒,忍不住打着哈欠抬起身对自己的骑士询问。

    同阿尔托莉雅差不多,仅仅穿着一身白色睡衣的爱丽丝菲尔起身的时候,那偶尔从睡衣中显露出的绚丽风景极为诱人,不过无论是爱丽丝菲尔还是阿尔托莉雅都没有在意——一个是没有注意到自己走光,另一个是同属于女性的“骑士”而不是痴汉,当然不会太过于在意了!

    “爱丽丝菲尔,我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让人不安的事情……”

    看到自己保护的“公主”被惊醒,已经换上一身蓝色战斗服饰的阿尔托莉雅有些不好意思和关切的对爱丽丝菲尔解释着。

    作为有着直感(a)这个技能的阿尔托莉雅来说,五感敏锐的可以说是类似至诚先知,凭借本能就能够察觉到子弹和其他危险的程度,甚至已经快踏入了“预测未来”大门,可以说救了阿尔托莉雅不知道多少次——可惜的是,直感(a)仅仅是让阿尔托莉雅能够做到战斗中做出最适合的反应,但是局限于心血来潮而不是让她知道未来要发生什么!

    例如现在,阿尔托莉雅被一阵心悸感觉惊醒,但是查看周围的情况没有问题后,她也不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甚至对爱丽丝菲尔的询问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咚!咚!”

    “夫人,saber小姐,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没等爱丽丝菲尔满脸好奇的继续询问,房门口的一名人造人女仆就敲门小声的询问了。

    听到房间中的动静,那随时候命的人造人女仆就敲门询问,但是很小心的没有直接推门进来——当然直接进去其实也无所谓!不过,对于这些爱因兹贝伦家的人造人女仆而言,脑海中几乎是形成了固定的思维模式,遵守那些规则和条例更是形成了本能!

    “没事,只是saber她刚刚惊醒……”

    没等爱丽丝菲尔回答人造人女仆的话,一声沉闷的轰鸣和震动就打断了她的话语。

    轰隆!

    嗡嗡————————

    沉闷的轰鸣声响并不大,但是却让人心头有种猛然一震的感觉。

    但是,当晚上突然听到这种声音,并且整个爱因兹贝伦古堡发生了轻微晃动的感觉后,在日本居住时间稍久的人第一反应,就是发生地震了!

    不过,爱丽丝菲尔和阿尔托莉雅都是刚刚抵达日本,并不知道日本这个国家地震次数有多么繁多,她们两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感受到了爱因兹贝伦家族古堡中的情况变化,还有那魔力结界的突兀改变。

    “不好!saber,古堡的魔术防御结界被逆转,成为了伪装和封锁结界?!!”

    爱丽丝菲尔感受到自己有权限控制的魔术结界一层层叛变,然后变成了对外的信息封锁和伪装结界后,面色大变的站起来对阿尔托莉雅喊道。

    作为爱因兹贝伦家明面上的公主,爱丽丝菲尔作为“小圣杯”被进行魔术培养,虽然说不算是真正的魔术师,但是能够借助灵装来使用魔术,并且参与第四次圣杯战争,更是被授予了冬木市爱因兹贝伦古堡的魔术结界权限,用于更好的夺取圣杯!

    但是,爱丽丝菲尔惊讶的发现,伴随着刚刚的轰鸣和震动,冬木市的爱因兹贝伦古堡地下灵脉出现了混乱,设定好的魔术工房和魔术防御结界权限直接被剥夺了?更让有着普通王冠魔术师都不如的魔术知识和理念的爱丽丝菲尔不敢相信的是,本来是隐藏和防御的魔术结界,几乎是几个呼吸间就变成了伪装和封锁类型的魔术结界。

    虽然爱丽丝菲尔往日可能有些天然呆和缺乏常识,但是也明白这种情况绝不是正常的事情,更不要说爱丽丝菲尔还是精通魔术知识和理论,明白这种情况是有着强大的敌人直接入侵了魔术结界控制系统并且夺取了控制权,毫不犹豫的对saber示警着。

    “什么?魔术防御结界逆转?你难道失去了魔术工房控制权???”

    听到爱丽丝菲尔的示警,刚刚握紧手中无形长剑的阿尔托莉雅一脸警惕的问着,看到爱丽丝菲尔点头之后更是面色大变,毫不犹豫的对爱丽丝菲尔喊道:“快点穿上衣服和我离开!趁着敌人还没有动手,立即离开这个魔术工房!!!”

    作为降临的英灵,阿尔托莉雅除了圣杯战争的规则和现代世界的常识外,还顺带有着一定的魔术师情况说明,至少阿尔托莉雅明白魔术工房的防御力和麻烦程度,或许她本人是不畏惧那种程度的魔法攻击,但是爱丽丝菲尔肯定是不行的!

    更不要说,阿尔托莉雅怎么说也是身经百战的骑士王,当然不会认为敌人就是控制魔术工房,来的如果是同属于英灵的敌人怎么办?失去地利的骑士王本能觉得不安……

    “诶?诶!saber,我还要换衣服啊!”

    ……

    当几十秒钟后,匆匆忙忙穿上衣服的爱丽丝菲尔还是有些生气。

    “saber!我们要这么快离开吗?”

    匆忙换上了衣物的爱丽丝菲尔,有些恋恋不舍的看着主卧室,然后对一边警惕的阿尔托莉雅和几名人造人女仆轻声问着。

    对于爱丽丝菲尔来说,刚刚的休息让她似乎回到了爱因兹贝伦家族所在的古堡,依靠着阿尔托莉雅的感觉好像抱着自己女儿伊莉雅睡着一样,现在却匆匆忙忙的起来并且要离开这里,让爱丽丝菲尔本能的有着一种淡淡的不舍和悲伤情绪了。

    “敌人随时可能发动进攻!爱丽丝菲尔,我们不能够将幸运寄托在敌人身上!”

    爱丽丝菲尔的话,让阿尔托莉雅有些无奈,不过还是耐心给自己要保护的“公主”解释了一下缘由,还有自己匆忙选择离开这里的必要性。

    说实话,阿尔托莉雅都觉得奇怪,那隐藏的敌人这一次的突袭行动在夺取了古堡的魔术防御体系后,居然没有直接选择突袭自己和爱丽丝菲尔?难道是打算在调整好了魔术结界的防御体系,直接配合起来一举消灭自己……

    在阿尔托莉雅脑海中,除了密切注意周围的动向和爱丽丝菲尔的安全外,就是分析敌人现在还沉寂的意图和可能行动的情况了!

    “saber!我明白了!那我们现在赶紧离开吧!”

    听到阿尔托莉雅的解释,爱丽丝菲尔也努力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至于周围的几名人造人女仆?好吧,哪怕是阿尔托莉雅和爱丽丝菲尔,都明白这些人造人女仆完全就是遵从脑海中铭刻命令的人,哪怕让她们死都是轻松一句话的事情,但是让她们出主意就不用多指望什么了!

    阿尔托莉雅在取得了一致意见后,带着爱丽丝菲尔和几名人造人女仆直接向着城堡大门的方向小心快步离开,并且密切注意周围的动静,提防可能的敌人和袭击。

    让人意外的是,城堡中的路途上风平浪静,哪怕是原本在城堡通道和走廊中设置的防御和阻拦魔术,在爱丽丝菲尔确定其已经失效后也成为了坦途,阿尔托莉雅一行人轻轻松松的就抵达了城堡的大门。

    这个时候,城堡大门前方,那道火红的娇小身影和清脆熟悉的话语,让领头的阿尔托莉雅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微微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无形长剑。

    “哟!saber,蓝色的家伙,余可是等你很久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