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改变和波动

迷茫的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超时空大帝国最新章节!

    事实证明,《真三国无双》世界中,汉朝的官职尚未达到可以随意进行买卖的情况。

    白幽灵在洛阳花费了近乎一个多月的时间,通过各种手段走通了大将军何进的门路,花费了超过千两黄金才给李源获得了一个名为护匈奴校尉的空头名头。

    嗯,不要小看一个校尉的名头,主世界中汉朝的军制是五人一伍,设伍长,十人一什,设什长,五十人一队,设队率,百人一屯,设屯长,二百人一曲,称为军侯,千人一部,设校尉和司马(校尉为正,司马为副职)。

    而这个《真三国无双》世界,现在那死后谥号为灵帝的汉灵帝老兄,才刚刚编制出来西园八校尉这种直属中央的武力,校尉的官职在汉朝还是属于比较值钱的!

    简单一点的说,如果不是李源让白幽灵谋取的是幽州边境的职位,这种军方堪称有着独(蟹)立编制的校尉官职很难买卖,而白幽灵打听的结果是空头头衔随意,县令一级别的实权官职可以商议买卖,但是太守一级别的实权官职压根就别多想,而有着实际军权的职位更是难以搞到手了。

    对于这种情况,李源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很干脆的让白幽灵将那个废弃不知道多少年的护匈奴校尉官职购买下来后,就是让他继续关注洛阳和汉朝大体的情况了!

    ………………

    三个月的时间,对于很多人可能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但是对于幽州上谷郡、代郡的人来说,三个月的功夫就足以让他们目睹了一场不同寻常的变化了。

    首先,本来长城外面那些时不时骚(蟹)扰的游牧部落突然一下消失不见,让近些年来承受越来越多次数游牧民族不停骚(蟹)扰和小规模进攻的代郡和上谷郡的平民们稍稍松了口气,不用时刻准备和草原上冲过来的蛮子们拼命了。

    其次,就是代郡、上谷郡的县兵开始大肆招人,并且在一个多月前到任的护匈奴校尉的指挥下,清扫了上谷郡、代郡范围内的盗匪和长城外的游牧部落,斩获良多并且让两个郡中的治安情况为之一清。

    当然。相比这些军事方面的情况,让上谷郡和代郡的平民们感触最深的事情,就是最近各县都在进行调整和诸多的工程事项不是那官府要求免费服务甚至要求他们自带干粮的劳役,而是能够收到黄橙橙五铢钱和栗米的酬工!

    这种好事情一开始是没有多少人相信。不过在有第一个带头做事并且领到铜钱和栗米的人出现之后,众多趁着空闲时间挣点外快的短工和那些越来越多从其他地方逃亡的平民就充斥着这些整理城墙、城市、河道、道路的工程之中,获得了可以吃饱的粮食和铜钱不说,也逐渐安稳了下来。

    同时,上谷郡和代郡的市场上面牛羊价格大幅度下降。而且栗米的供应也是相当的充足,让平民们的日子好过了不少。

    相比那些平民而言,代郡、上谷郡的商人们,看到从草原上运来的那名为呢绒的衣料,数量受限的烈酒、还有少量名为雪盐的白盐和用本来喂牲口的小麦磨成的面粉后,更是满眼金光的用黄金和铜钱将这些货物给一扫而空,然后兴奋的将这种新出现的货物运送到了并州、幽州、冀州、洛阳等其他的地方贩卖了。

    同样的,在代郡和上谷郡出现的铁锅、炒菜、铜盆火锅等新奇的东西和食物方式,也开始以一种飞快的速度向着周围的地方传播着……

    ……

    代郡的郡城。

    最近一个月,无论是往来的商人、士子。还是郡城中的居民们,都对面貌一新的郡城啧啧称奇着。

    往日除了那些城中大道和世家、富豪的地方有人时常清扫外,郡城当中其他地方的卫生环境(如果有着概念的话)基本上是处于一个味道让人受不了才有人去清扫的情况,大体的环境只能够说是比草原蛮子们的聚集地要强很多,同主世界现代情况相比就没法比了。

    可是现在的话,郡城之中的那些石板路都清理干净,并且太守府还专门花钱雇佣进行清理,让九月时分的郡城显得异常干净(和之前的情况相比)。

    “呼……现在才感觉情况不错了!”

    在一间三层的酒楼上,李源打量着下面街道上的情况,算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同之前相比。李源现在的装扮是标准的一套黑色汉服装束,甚至还同周围的汉朝成年男性一样是留着一个发髻,标准的一副汉家衣冠装束。

    嗯,倒不是李源很喜欢顶着一个古式的发髻造型。问题是《真三国无双》世界中的情况同主世界历史差不多,除非李源打算自认为是胡人的话,在汉家礼仪中可不允许剃头,尤其还是剃短发这种情况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汉朝随便剃头的话。那相当于是不孝这种罪行的!

    结果在两个多月前,第一次进城就享受到了“蛮夷”、“不孝”等等异样眼光和注视之后,李源纠结了一下还是控制自己头发长出来束成了一个发髻。毕竟他可以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来我行我素,但是被人称为“蛮夷”这种称呼的话,李源还是有些无法接受的,反正权当是入乡随俗吧……

    “源,你在看什么呢?”

    当李源看着下面街道上的情况,回想了一下自己第一次踏入汉朝城市中的情况,心里忍不住吐槽那些穿越汉朝小说中的bug情况后,就听着毒岛冴子叫自己了。

    “冴子,小艾,怎么了?”

    转头看着跪坐在木桌边上的毒岛冴子和艾斯德斯,清醒过来的李源笑着问道。

    相比李源的话,毒岛冴子和艾斯德斯两人也换成了女装汉服和装束,看上去显得相当的魅力动人并且充满了一种古典美感。

    毒岛冴子倒是很适应这种和服始祖的装束,艾斯德斯虽然有些不太习惯,但是看到自己穿着丝绸汉服的魅力情况后,还是没有拒绝这种装束她们两人的话,倒是可以穿着其他装束,不过还是和李源一样换上了汉服。

    “夫君,我们正在讨论。是不是更加深入草原,或者直接去进攻乌恒、鲜卑!”

    看着李源刚刚回过神的样子,艾斯德斯有些生气的瞪了一下李源,然后才撅着嘴重复了一下自己刚刚和毒岛冴子讨论的问题。

    “乌恒和鲜卑?乌恒的话。现在正和公孙瓒大战吧?想要对付鲜卑的话,还得先将乌恒处理了!你们两个是不满意对手,准备挑选一些强悍的敌人吧……”

    听着艾斯德斯的话,李源瞬间就明白了艾斯德斯和毒岛冴子的打算。

    确实,这三个月的时间中。艾斯德斯和毒岛冴子扫荡了超过五十个大大小小的游牧部落,面对养出了内气的所谓“勇士”和内气离体的武将都算是见过不少,但在她们面前依然是扑街受死的份。

    如果按照现在李源获得的情报,养出了内气和会内气附着武器、铠甲的就是星辰士兵位阶,而内气能够离体发出真空斩和其他技巧的武将层次就是士官位阶。再往后面的话,就是被称为顶级武将层次,号称是练气成罡和短暂飞行的星辰尉官级别了。

    最后,传说中还有一个破空飞升的武道层次,不过那就已经是在很久以前的传说阶段,基本上没有人看到过了。

    到目前为止。李源、艾斯德斯、毒岛冴子三人遇到过的最强一个,是一个从匈奴分化出来的部落首领,内气离体巅峰的弯刀武将。结果面对毒岛冴子的时候,因为出言不逊而被毒岛冴子直接干掉了。现在按照三人的情况,除了那练气成罡级别的顶级武将之外,其他内气离体的武将估计是没有更多的难度了。

    “可是练气成罡一级别的顶级武将,在草原上面估计很难找吧?”

    明白了毒岛冴子和艾斯德斯的想法后,李源倒是没有反对,而是指出了现在她们两人想法的最大缺陷。

    练气成罡级别的武将!

    按照白幽灵给出的消息,目前为止这个级别的顶级武将屈指可数。汉朝那边的话就是确定了卢植和十几个疑似的目标人物。而在草原上面的话,李源不知道会不会有这个级别的强者,哪怕有也肯定是那些大部落里面的顶梁柱和宝贝了。

    “夫~君~!现在那八旗军,也快到了和其他大部落发生摩擦的底线了吧?还不如趁着我们掌握主动权。直接对他们发动主动攻击!”

    面对李源的犹豫,毒岛冴子赶紧用自己的理由充分劝说李源了。

    事实上,现在人口已经超过了二十万人,常备骑兵(指养出了内气)数量超过了八千人的八旗军,现在在草原上面扩张的势头也达到了一个极限。

    如果想要再进行扩张的话,八旗军现在就不可能面临的是那些中小型的游牧部落和杂鱼之流。而是要同鲜卑、乌恒、北匈奴等强大的草原部落发生冲突。甚至严格来说的话,似乎富裕并且属于新立起来不久的八旗军,已经引起了草原上那些大部落的视线了。

    “这样啊……”

    听着毒岛冴子的话,李源沉吟了一下后,觉得也差不多到时候,点头表示赞同并且说道:“那我们就准备一下,看看先拿那一个部落开刀吧!”

    李源当然不会拒绝!

    反正李源进入《真三国无双》世界,也不是打算过来旅游的,现在稳固了在幽州上谷郡、代郡的地盘后,没有找到对手的李源当然也不会错过。汉朝方面还算比较平静,那还是直接拿草原上的那些大部落开刀好了!

    不过,李源尚不知道的是,在他和毒岛冴子、艾斯德斯讨论的时候,已经有草原上的大部落盯上了八旗军,并且开始付之于行动……

    ………………

    在李源和艾斯德斯、毒岛冴子讨论的时候,位于草原上的一座城池。

    额,好吧,说是城池实在是太过于抬举这座“城市”情况,更多的只能够说这是一个勉强算是没规划好的大镇子。而且在镇子当中,居然不是修筑木屋,而都是游牧民族特有的帐篷和少数的建筑,和来来往往的胡人显然有些混搭风格了。

    不过,在这个被称之为“柳城”的城镇大门口,一队庞大的精锐骑兵呼啸着冲出了城镇。并且在数声沉闷的号角声之后,周围那明显低了至少一个档次的骑兵汇合过来,组成了一只至少五千骑以上的骑兵大部队,向着某个方向飞驰而去。

    “蹋顿大人,难道就这样看着少头人去招惹那个八旗部落?现在头人正在和公孙瓒鏖战,正是吃紧需要再次征召部落勇士的时候啊……”看着那远去的骑兵大队,在柳城的城墙上面,一个眼神狡诈的乌恒将领对自己面前的主人询问道。

    “我又如何不知道!”

    听着投靠自己的那个乌恒将领的询问,名为蹋顿的那个乌恒青年面带一丝无奈,低声的对自己心腹解释道:“我如何不知道头人现在正在和公孙瓒在管子城大战,一时之间压根就吃不下公孙瓒,正是需要集中力量的时候。可是现在部落之中的那几位长老,听着楼班说那个八旗部落及其富有并且刚刚才兴盛起来,不乘机打压和大捞一笔财富的建议之后,都选择同意了他的想法,我现在还能如何阻止?”

    对于楼班的建议,蹋顿也不是完全拒绝。但是他和其他少数明白人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接应丘力居头人和公孙瓒在管子城的战斗,如果丘力居头人一举击败公孙瓒后,那仗着大胜之势还不是能够轻松威慑其他部落?现在在这种吃紧的时候,楼班提议出动一千部落精骑和数千骑兵征讨那个新冒出来的八旗部落,完全就是不靠谱的行为!

    可惜的是,蹋顿本人的意见,对于那些最近享受到雪盐、烈酒、呢绒好处的部落长老们来说,压根就不是主流。而且楼班的意见仔细听也让人举得很有道理,现在不乘机将那个所谓八旗部落兴起的势头压下,难道还等对方长硬了翅膀后挑战乌恒部落吗?草原部落可不是什么友好邻居和谐相处共同发展的地方,任何一个新兴大部落的兴起,往往就是代表一个以前大部落的衰退,甚至直接被新兴的部落给直接吞并了!

    按照楼班的提议,趁着现在这个富裕的八旗部落刚刚兴起,直接出动精骑摧毁其主要军力并且大捞一笔,甚至如果可能将其部落牛羊、丁口、草场和那些好东西给收下,绝对是能够让现在吃紧的乌恒部落大捞一笔。而且出于对自己部落军力的自信,那些长老们才同意了楼班的这个建议,并且安排了精骑和其他骑兵大队跟随楼班出征了。

    可是被楼班话语和那些看到好处给诱(蟹)惑迷住眼睛的长老们不同,蹋顿始终是觉得楼班这个征讨那个新兴的八旗部落想法有些冒险,哪怕以数位巫师、一千精骑、数千乌恒骑兵和数目不定的附属部落骑兵情况来看,那个兴起不足三月却有不少好东西的八旗部落应该是不足为虑,但是不知为何蹋顿的心中总是有种不安的预感……

    “希望,这只是我的错觉吧!”

    看着远去的楼班一行大部队,蹋顿低声喃喃自语,似乎也是在开解着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