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沙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头条绯闻最新章节!

    在这之前,贺明聿并不知道,之所以混沌之体会惹人忌惮,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传承”。

    所谓的“传承”,不仅有力量,还有记忆。

    混沌之体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人类,所以这力量虽然厉害,却也是有限度的。让人眼红的,是那从古至今传递下来的宝贵记忆。

    贺明聿就是在中了尸毒之后气息渐弱,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内心爆发了强烈的不甘和野望,又因为他已经和中源之体/交/合过,因此原本会随着时间渐渐松动的封印在这种大力冲击之下,彻底碎了乱七八糟!

    一开始的时候,封印就是为了让贺明聿远离危险,但随着他的渐渐成长,他身体内部积蓄的能量却越来越多,就像是一个蓄水的瓶子,若是到了临界点还无法释放的话,就会“砰——!”的一声爆炸!

    这个,也是为什么如果找不到中源之体的话,贺明聿会英年早逝的主要原因。

    而当贺明聿和闻人雒发生关系之后,他们后面的每一次结/合,都可以帮助贺明聿体内积蓄的力量和记忆以一种他的身体和意志力能够接受的方式回归,而实际上,闻人雒从贺明聿那里得到的可以恢复自身力量的东西,也是源自于此。

    本来,如果按照这样的方式来的话,无论是对闻人雒还是对贺明聿都是有好处的,但偏偏中途发生了意外,让贺明聿命悬一线。

    外来的死亡威胁就像是一颗具有极大力量的炸弹,让原本的封印“外壳”再也无法将那些力量和记忆以和缓的方式“流出”,只能像是大洪水一般倾泻而出!

    而这,对于那个时候的贺明聿,无论是意志还是身体,都是承受不住的!

    不过,还好贺明聿并不是如以前那些混沌之体一般身边有虎视眈眈的插刀者或者是孤家寡人,他还有家人。

    所以,闻人雒并不知道贺明聿的踪迹的那段的时间,其实就是被贺明聿的父亲给带走了。

    不过,因为惦记着闻人雒,所以从鬼门关收回了踏进去的那只脚的贺明聿在醒来之后只匆匆忙忙地和自己父亲说了几句话,便运用起身体里还略显得生涩力量往闻人雒这里赶来了。

    也正是因为这份匆忙,让贺明聿没有看到自己父亲脸上欲言又止的表情。

    ······

    并不知道自己其实只听了一半的话就跑了的贺明聿此时正一脸餍足,怀里紧紧抱着已经累得睡过去的闻人雒,一向温润如玉的脸上露出一个邪肆的笑容。

    回想刚才那场酣畅淋漓的生命大和谐运动,贺明聿眸中闪过一丝回味,忍不住低头想要再次含住那已经被自己亲吻得红肿的双唇……

    “嗡~”震动的声音响起,贺明聿见闻人雒的眉头皱了皱,只得停下自己的动作,然后长臂一伸越过怀里的人拿到手机,刚刚一划开接听,里面立即传出了安可不带喘气儿的声音:“阿雒阿雒你在哪里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有回来我……”

    “嘘——!”本来因为想要一亲芳泽的动作被打断,贺明聿的心情就不怎么美好,而安可这噼里啪啦的声音更是让贺明聿的脸黑了一层。

    注意到从手机里传出的声音似乎吵到了闻人雒,贺明聿立即手指动了几下,然后一直带着梦幻蓝色光芒的蝴蝶出现,轻柔地消融在了闻人雒的眼睫之间。

    做完了这个,他才稍微分了点注意力给手机那边的人。

    “你是谁?为什么阿雒的手机会在你那里?我告诉你绑架……”

    “是我。”贺明聿及时地开口,阻止了安可越开越大的脑洞,“贺明聿。”

    “贺贺贺贺……天王!?”惊吓之下,安可连拉近距离的“明聿哥”都不叫了,咽了咽口水,安可连忙摆正了自己的态度,“那个,贺天王……现在阿雒是和你在一起吗?”

    为对方那口中代表亲近的“阿雒”皱了皱眉,感受着彼此毫无遮挡的肌肤相亲,贺明聿道:“是的。”

    “那……请问您方便将手机给阿雒吗?我有些事要和他商量一下。”不知怎么的,安可的眼皮直跳。

    “有什么事情直接给我说就行了,雒雒现在很累,已经睡了。”贺明聿漫不经心道。

    听到听筒对面传来的那带着几分低哑的性感声音,安可完全没觉得被迷住,反而心里一跳,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下意识地捏紧了手机,安可道:“也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阿雒已经睡了吗?那麻烦贺天王您说一下地址,我马上来接……”

    “既然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那就明天再说吧。雒雒已经休息了,不要打扰他,今晚上他就和我睡了。”贺明聿这么说完,就干净利落地结束了通话,然后将手机设置了免打扰模式,放在了床头柜上。做完这一切,他才将闻人雒重新抱在怀里,也满足地进入了梦乡。

    ······

    而和睡得香甜的贺明聿和闻人雒不同,安可在听到贺明聿说的那句“今晚上他就和我睡了”的时候就整个人都不好了,尤其是随后手机就被挂断,安可更像是屁股下面烧了盆炭火一样猛地跳了起来。

    而当他立即回拨却无人接听的时候,他内心的不安就越发的扩大了。

    没错,他是希望自家艺人能够和贺天王处好关系,到时候可以得到贺天王的提携,让他的星路走得更平坦一些。

    但是……

    他却从来没想过要将自家艺人送到贺天王的床上去啊!

    不、不一定,或许是自己想多了,贺天王那么洁身自好又体贴绅士的人,怎么可能会像自己想的那么污呢?他一定是看在阿雒睡着了,不忍心叫醒他,所以才会那么说的吧……

    可是为什么眼皮还一直跳个不停?!

    短短几秒钟内,安可的脑内小剧场已经上演了好几个,最后他还是没能坚持住,眼泪汪汪地打通了贺明聿的经纪人的电话。

    “……表哥嘤……!”

    ······

    在半夜接到安可的电话的时候,许仙是很想立即就关机的,但是考虑了一秒钟,他还是接听了来,结果一来就来一嗓子哭丧,让许仙所有的困意全都被吓得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给你三十秒种,你最好在三十秒钟之内给我一个信得过的理由否则你就等着我削你吧!”半夜被“鬼叫”弄得头皮发麻的许仙压低了声音吼道,同时他也打定主意,不管安可说什么,三十秒之内他一定挂掉电话然后关机躺倒睡觉!

    三十秒种之后,许仙的确挂掉了安可的来电,但是他既没有关机也没有躺倒睡觉,而发生立即翻出贺明聿的手机号拨打起来。

    ······

    “嗡~”短信到来的提示声让贺明聿眼睛一亮,然后迫不及待地划开信息,很快,贺明聿那弯起的嘴角就变得平直,过了一会儿之后,贺明聿又像是想到了什么,面带笑意地开始马不停蹄地编辑信息。

    许仙看着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一个小时都没有抬起过头的贺明聿,伸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只觉得内心一波又一波无穷无尽的神兽狂奔而过——如果他现在还看不出来贺明聿对闻人雒有什么想法的话,他觉得他就可以选择狗带了。

    不过,他记得前几天两人之间的表现还很正常,怎么一大早起来画风就完全不对了?

    快来告诉我这个脸上挂着迷之荡漾笑容的家伙不是那个魅力通杀从八岁到八十岁的贺天王!

    “……你和阿雒?”虽然是经纪人,但也是朋友,前些时候贺明聿对闻人雒的特殊照顾让许仙憋在心里暗中观察,前几天两人的相处模式又让他以为是自己多心,结果昨晚上就出现这样的事情来!虽然他早早地赶来贺明聿的房间并没有发现闻人雒在而松了一口气,但随后,贺明聿的一系列举动又狠狠地打了自己的脸!

    他其实宁愿自己不要那么敏锐,只想像安可那个傻白甜的家伙一样,只想认为这两人之间是前辈对后辈的关照啊!

    可是现实太特么的骨感,让他想要“丰满”都“丰满”不起来啊/(tot)/~~

    “咦,roy,你的黑眼圈很重啊,昨晚上没有休息好吗?”贺明聿终于舍得将目光从手机屏幕上面挪开了。

    许仙:“(●—●)呵呵,我没有休息好这是怪谁呢?”

    贺明聿:“呃,现在还有点时间,不如你去小憩一下^_^?”

    许仙:“(●—●),呵呵,不用了,我完全没问题。”

    贺明聿:“是吗,那既然这样的话,不如帮我一个忙^_^?”

    许仙:“(●—●)什么事?”

    贺明聿:“是这样的,如果做狠了让对方生气了,该如何求得对方的原谅呢^_^?”

    许仙:Σ(°△°)︴

    苍天啊,大地啊,是哪位天使大姐要和我过不去啊/(tot)/~~

    什么是晴天霹雳?这就是晴天霹雳啊!

    面对许仙目瞪口呆的模样,贺明聿完全不为所动:“你以前不是很支持我谈恋爱的吗?我找到了喜欢的人,你难道不应该感到高兴吗^_^?”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贺明聿的话里完全就是“你要是说不高兴我也不管”的意思。

    “我高兴个#¥&%……”许仙噎了一下,然后有些抓狂道,“我,我是支持你谈恋爱,但是……我没想到你会喜欢一个小男生啊!”而且最重要的是,都已经将对方给拐到床上了!这种先斩后奏是要闹哪样啊?

    “现在同性婚姻已经合法了。”

    “……我知道已经合法了……”许仙难得有些不顾形象地抓了抓头发,然后突然一愣,“等等!你该不会是……”

    “我该不会是什么?我只知道,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