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威廉古堡的诅咒

沙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头条绯闻最新章节!

    伊莲娜是一名有着红色短卷发和绿色眼睛,有着堪比艳阳的笑容的大美女。

    这让才听了杰勒米的那个浴血女伯爵故事的闻人雒瞬间觉得自己只是多想了。

    美女总是受优待的,尤其是其他人并没有像是闻人雒他们这几个被杰勒米的恐怖故事吓唬过,因此对于伊莲娜的到来,都表示了热情的欢迎。

    最难得的是,伊莲娜会一口纯正的汉语,让队伍里外语并不是那么过关的嘉宾暗中松了一口气。

    伊莲娜虽然长得漂亮,但却并不是胸大无脑,她对威廉古堡的详细介绍让节目组的一行人都仿佛见证了威廉古堡曾经辉煌灿然的奢华过去,以及经过时间的动荡冲刷,变得如今沉稳内敛的现在。

    “伊莲娜你好厉害啊,就像是从那个年代一直生活下来了似的。”井溪听着伊莲娜如数家珍的介绍,忍不住感慨道。

    伊莲娜听了井溪的夸奖,脸上没有丝毫变化,只是一双碧绿的眸子闪过几许亮光:“谢谢你的赞美。不过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可以活那么久,我会这么了解也是因为我的职业关系罢了。”

    她说着,正要继续介绍,突然眼神一凝,脸色一变,猛然喝道:“不要碰!”

    林妮娜之前大概因为祟的原因余怒未消,所以对于伊莲娜的解说她也只是听了一半,另一般注意力则是放在他们现在正身处的这个大厅里——这简直是太奢华了,无一不是古董,就连那喝水的杯子上都镶嵌着华丽的宝石!

    不过,虽然内心一遍又一遍地感叹,林妮娜却也知道分寸,只是当她走过一个雕像的时候,突然起了一阵风,让她那头精心打理的卷发被吹起来了些,她正在理头发的时候,突然注意到这个雕像里好像有什么在闪光,一时没忍住好奇心,她的手就伸出去了。

    ······

    谁也没想到亲切和善的伊莲娜会突然爆喝一声,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林妮娜也因为惊吓而下意识地顿住了自己的动作。

    半晌,她才回过神来,但随即涌上心头的便是不满:“你那么大声干什么?吓死我了!”

    伊莲娜却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林妮娜的不满,依然严肃道:“在工作开始之前我就说过吧?不要随便碰东西。”

    伊莲娜的话让林妮娜的脸上有些挂不住,因此她依然逞强道:“我只是不小心而已,就算碰坏了我也会照价赔偿的。”

    “赔偿?你拿什么赔偿?”伊莲娜的五官极为明艳,当她做出挑眉的动作的时候,整个人的气势时候都带上了一些咄咄逼人的感觉,“拿你的命来赔么?”

    “伊莲娜小姐!”叶封皱着眉头。虽然他也知道在伊莲娜事先已经说明了的情况下,林妮娜没有管住自己的好奇心做出这样的举动是不妥当的,但是伊莲娜的这话也有些太过分了吧?牵扯到命什么的。

    作为当事人的林妮娜更是生气,刚刚那点心虚都转化为了怒火:“喂!我说你这是什么态度啊!你凭什么说要我的命来赔?!太过分了吧你!”她就不该来这个节目,这些外国人全都是自以为是的家伙!

    其他人虽然没有说,但是心里对伊莲娜这样态度也有点儿意见。

    伊莲娜却像是意识到了自己态度的不妥,倒是很爽快地道歉了:“抱歉,我刚才只是有点着急,但是那个雕像最好不要碰,会有诅咒的。”

    伊莲娜的态度十分的严肃,但是她说出来的话却没有几个人相信,尤其是林妮娜,更是像抓到了伊莲娜的短处似的,嗤笑道:“诅咒?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封建迷信啊?”

    倒是叶封觉得林妮娜的语气有些尖锐,略略转了一下话题:“咱们这儿正参观的是会客大厅吧?在这种地方为什么会出现有诅咒的东西?”

    伊莲娜并没有理会林妮娜,而是道:“和所有的城堡一样,威廉古堡的下面也是空的。”

    “你是说……地下室?”

    闻人雒的话让伊莲娜看了他了一眼,眼里带着几分严肃:“准确的说,是地牢。”

    “地牢?”徐媛惊呼,“威廉古堡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明明介绍上都没有写的。”别不是这个外国女人为了自圆其说而危言耸听吧?

    “在古代,因为法律制度并没有那么健全的原因,私刑的存在是非常普遍的。而且,威廉古堡曾经也作为过一片领土的当权人住所,自然会有地牢来关押犯了过错的人。”

    说到这里,伊莲娜停了停,绿色的眸子看向那捧腹大笑的小天使雕像:“事实上,国外的酷刑比起你们国家的那些十大酷刑什么的也不遑多让,像是锯刑,就是将犯人倒挂,然后把他的身体切成两半,从腹股沟开始一直锯到头。因为犯人是倒挂着,大脑里有足够的血液让其一息尚存,直到锯到腹部的大血管,他们才会毙命,时间可持续几小时。一些人被完全切成了两半,而大多数人则只切到腹部,以延长其死亡时间……”

    伊莲娜的这话让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尤其是林妮娜,此刻已经是一脸后怕,更是“噔噔噔”地后退了好几步。

    不过就算是在这种情况下,她还不忘往贺明聿身边靠,这种小心机让闻人雒内心冷哼,上前一步握住了林妮娜的手臂:“小心。”

    “……谢、谢谢。”

    待到林妮娜站稳,闻人雒就立即收回了自己的手——是他的错觉吗?怎么感觉林妮娜的体温有些低得不寻常呢?难不成是因为刚才被祟缠上了?还是单纯地被吓坏了?

    似乎也是意识到这些刑法太血腥,因此伊莲娜不再说这个话题,而是继续之前的话:“总之,因为刑法的残酷,所以威廉古堡下面死去的人数起码几十万。本来在那些贵族眼中,平民死再多都是无关紧要的,可是在安妮斯顿女王执政期间,曾经地牢发生过一些灵异事件,死了不少人,之后女王便下令封锁了地牢,然后便命人在入口处建造了这个小天使。而据说,那些地牢里徘徊的鬼魂被这个雕像镇压,若是有人碰触了,它们便会借机跟随。”

    “这、这是真的吗?”俞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毕竟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但是他知道,这世上的确是有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

    “这个……”伊莲娜抬头看了一眼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甚至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什么变化的贺明聿,然后低头笑了笑,“谁知道呢?不过,这个小天使雕像却是真的不能动的。最直观的理由就是,安妮斯顿女王在封闭地牢之后,又建造了这个雕像,使得威廉古堡整个地牢的开启都被这个雕像所连接,经过许多建筑学家和物理学家等的推测,若是这个雕像有损,很可能整个威廉古堡都会下陷……嗯,毕竟下面是空着的。”

    但是这个理由也没有让众人的脸色好看点,因此导致在后面比赛进行中,大部分人都放不开手脚,最后让贺明聿和闻人雒率先找到了宝藏。

    ······

    节目组的制作人和导演他们都快哭了——原本他们觉得在威廉古堡里拍摄的这一部分应该很有爆点的,但是没想到这些嘉宾怎么全都不配合——啊,当然贺天王和闻人雒除外,可是他们两个人本来就是一组的,这哪里竞争得起来嘛?

    节目组的导演和制作人此时万分后悔为什么花了高价钱请了伊莲娜来——虽然解说得很精彩,可是也太特么的精彩了,没看到这些嘉宾都被吓坏了吗?

    早知如此,还不如请个便宜点儿不那么精通威廉古堡历史的解说员来呢。

    但是,就算是觉得不甘心,却也没有更多的时间给这个节目组耗费了——嘉宾们倒是好协调,但是让威廉古堡再关闭一段时间只为了给他们节目组拍摄……呵呵,他们觉得他们还没有那么大的脸。若不是这次节目组的投资人财大气粗还有关系的话,他们怎么能让威廉古堡只为他们为他们空出几个小时来?

    因此心塞塞的节目组制作人和导演干脆暂时收工,让嘉宾们都好好休息一晚上调整一下状态——威廉古堡之类就算了,明天和后天可不能再出现类似的问题了。

    ······

    按照之前的规则,闻人雒和贺明聿两个项目都夺得了第一,无论是名次还是得分都名列榜首,自然获得了之前允诺的在威廉古堡住一晚上的待遇。

    不过,大概伊莲娜给他们留下的影响太深,明明应该是让人羡慕嫉妒恨的奖励,但此时却基本上没有人表示想要。

    闻人雒倒是不感冒,那些地牢啊、冤魂啊、酷刑什么的并不能对他造成影响,当初魔物肆虐的时候,比这残忍和死伤的多了去了。

    因此他洗漱完毕之后,很快就躺在了床上,开始了修炼。

    大概是因为这段时间和贺明聿的“交流”有点多,加上之前从田菲菲母女俩的怨灵那里得到的力量,闻人雒现在身体里的魔力已经恢复了四五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是所谓的中源之体的原因,闻人雒觉得自己的身体状态也越来越好,越来越有朝自己原先那精灵身体的状态发展。

    就像是现在,他明明眼睛闭着,却已经“看到”有人悄无声息地进了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