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节目录制中(三)

沙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头条绯闻最新章节!

    杰勒米的话一出,闻人雒和贺明聿还没有先表示什么,后面那三个跟随拍摄的工作人员先是吃了一惊:“吸血鬼?!”

    话一出口,那三位工作人员就意识到他们现在正在节目录制过程中,而这个时候杰勒米又说话了:“是啊,不过这并比不上那些脍炙人口的吸血鬼传说,只是本地流传的一种说法,嗯,姑且可以当做是本地故事吧?不过,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并不喜欢这个东西被拍到你们的节目里,要知道,威廉古堡并不需要增添什么恐怖色彩。”

    三位工作人员听了有些犹豫,毕竟“吸血鬼”这种说法,一向是很吸引人们的注意力的,但是当他们见到贺明聿也表示尊重对方的意见的时候,他们简单地商量了一下,便暂时关闭了拍摄——反正这三天两夜需要拍摄的东西多了去了,到时候还需要后期剪辑,只最后集合成两期大约三个多小时的节目播放,所以他们这些负责拍摄的工作人员也是要懂得取舍的。

    见这三位工作人员都答应了自己,杰勒米哈哈一笑:“多谢你们理解,毕竟吸血鬼这东西真不代表什么好意义。”

    虽然现在有些小说漫画影视作品以吸血鬼为题材,在这些作品吸血鬼也并不总是以邪恶的形象出现,甚至有时候还可以说是正义的存在,但是千百年来根深蒂固的观念并不是那么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尤其是贺明聿从对方脖子上挂着的十字架挂饰上发现杰勒米是一个基督徒后。

    ······

    从杰勒米的叙述之中,闻人雒和贺明聿他们才发现这有关于威廉古堡的另一个传说。

    据说在威廉古堡还没有作为皇室成员的住所的时候,这个领地是属于一个女伯爵的。这个女伯爵年轻、漂亮而且富有,在当时的社交圈子里非常的有名。但是,就是这样一位富有魅力的女性,却从来没有结婚,哪怕面对多么优秀的爱慕者。

    不仅如此,这位女伯爵虽然在上流社会中如鱼得水,并且有不少裙下之臣、入幕之宾,但是在她的住所,也就是那座城堡之中,却几乎看不到男性的存在——除非是那些十分肮脏和繁重的工作,才会有男仆。

    因为这位女伯爵身边的佣人都是十分年轻漂亮的少女,因此有传言说这位美貌与财富并重的女伯爵其实并不喜欢男性,反而深爱女性。

    哪怕是在现在同性婚姻已经合法化,也有不少人对相同性别的人在一起抱有异样的想法,可想而知在那遥远的年代,这样的说法会给女伯爵带去多大的中伤。

    不过又因为贵族之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要不摆在明面上,没有亲眼看到,那么大家都可以默契地装作不存在,因此虽然大家都对这位女伯爵的性取向产生了怀疑,但是却并没有对这位女伯爵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但是女伯爵似乎觉得应该表示什么,因此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放出自己身边的一些服侍的年轻漂亮的少女,让她们嫁人。而不知道是因为情伤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这些少女都选择了远嫁。

    那个时候的交通并不便利,因此距离一远很多东西都像是隔绝了,况且那些少女再是年轻貌美,也不过是普通至极的平民,因此谁也没有再去关注那些一远嫁就很快失去了消息的女子。

    这样的情况一直到年满四十却依然鲜嫩如十八少女的女伯爵陷入爱河为止。

    谁也没有想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女伯爵会在突然某一天坠入情网,而且这个对象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而就在那些贵族们既惋惜女伯爵终将踏入婚姻的坟墓,又对那位年轻人羡慕嫉妒恨——毕竟身为拥有那么大一片领地的女伯爵,她的嫁妆必定是十分丰厚的,而且和一位伯爵结婚,那名名不见经传的小子也可以毫不费力地获得爵位——的时候,事情却再一次峰回路转,由温馨浪漫的爱情剧急转直下,变成了血腥恐怖的惊悚剧。

    在这个国家一直有个习俗,结婚之前未婚夫妻双方要全身沐浴以保持最清洁的状态然后宣誓在一起。女伯爵自然是在她的城堡沐浴。但在订婚的当天,那名年轻人却带人直接闯入威廉古堡的地下室,正在用处女的鲜血沐浴和饮用的女伯爵被当场发现。

    不仅如此,那散发着浓厚的阴冷血腥气的地下室里还有不少奄奄一息的年轻姑娘,有些眼尖的人发现,其中一些正是那不久前女伯爵以她即将结婚而放出去让她们嫁人的女仆们。

    这些女仆面色苍白,身体里的血就像是小溪一样汩汩流进一个桶里。而那女伯爵,正满脸享受地在这温热腥气的血水里“保养”她的皮肤。

    就像是一个恶魔。

    后来事实的真相揭开,女伯爵一直坚信饮用和沐雨少女的鲜血可以永葆年轻与美丽,因此她在身边安排许多的年轻漂亮的少女,就是因为她需要能够随时给她提供鲜血的血源。

    而极少安排男性也是不愿意这些处女们忍不住和男人偷/欢从而失去她们的纯洁。

    所谓的放她们出去嫁人,也不过是一个安排的幌子,只要走出一段距离,女伯爵就会暗中安排人将那些放出去的少女们循着暗道返回城堡的密室。

    每当这个时候,都是女伯爵浴血狂欢的时刻。

    不过,夜路走多了总是要撞到鬼的,让女伯爵陷入爱河的这个年轻人就是因为发现了自己姐姐被女伯爵用这种方法折磨致死,因此便策划了这场撕下她的伪装面目的“戏剧”。

    ······

    “……所以说,那女伯爵就是吸血鬼吗?”其中一位戴着黑框眼镜的摄影师咽了咽口水,等杰勒米讲完了,小心翼翼地问道。

    “谁知道呢?毕竟当时的当事人是谁也不在了啊。”杰勒米倒是很轻松的笑着,从车辆的后视镜看到对方有些惨白的脸色,“不过值得一提的时候,那位女伯爵还活着的时候,这城堡还不叫威廉古堡。”

    “那、那叫什么?”

    “伊莲娜,也是那位女伯爵的名字。”

    “那个女伯爵的恋人叫什么名字?”闻人雒突然道。

    杰勒米愣了愣,随即道:“哦,是叫威廉。”

    “威廉……?!”其他两位摄影工作人员也惊讶了。

    “这个城堡后来属于他了?”闻人雒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为什么你不猜测这是同姓名?毕竟在咱们这个国家叫威廉、杰克、汤姆、约翰的多了去了。”杰勒米有些惊讶闻人雒的思维。

    不过在他不经意对上贺明聿的眼神的时候,就暂时打消了和闻人雒多聊的打算,老实道:“你猜的没错,伊莲娜被烈火焚烧之后,因为伊莲娜的所作所为太过于残酷血腥,因此心里膈应同时也真的担心伊莲娜是恶魔吸血鬼到时候死了阴魂不散找他们麻烦,因此其他贵族也没想立马去接手城堡。于是国王陛下便将伊莲娜城堡赐予了那名勇敢揭露了恶魔的真面目的年轻人威廉,从此改名为威廉古堡。”

    “那个年轻人也真是了不起,不仅守住了这么一大片领地,后来还能够让威廉古堡得到皇室之人的青睐,从而洗刷了之前那些令人畏惧的恶名。”闻人雒状似感叹道。

    听了他的话,杰勒米愣了一下之后,随即爆笑出声:“我给不少人讲过这个故事,你的反应是最特别的!果然是东方的天使!”

    不过杰勒米的这破比喻完全没有取悦到闻人雒,就连贺明聿也无意识地皱了皱眉头。

    倒是那名戴黑框眼镜的工作人员有些懵懵懂懂:“欸?是故事?”难道不是真的吗?

    “噗呼呼,这种传说到底是真是假,谁又能说得清呢?就像是你们东方不也有很多奇特的传说吗?”杰勒米一边说着,一边踩下刹车,“和你们在一起真愉快,不过真是太可惜了,你们的目的地已经到了,或许你们可以亲自去威廉古堡里探寻一下,或许会有其他的发现也不一定呢?”

    杰勒米只是给闻人雒留了一张他的名片便说帮忙去给他们还车就潇洒离开了,完全不像之前要纠缠的态度。

    三名负责拍摄的工作人员也连忙给摄影机开机,准备继续工作。趁着他们正在开机的时候,贺明聿直接从闻人雒手里拿过那张名片,不等闻人雒反应过来,就三两下撕成了碎片然后顺手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咱们只在这里呆两三天而已。”

    “欸?”你敢不敢再口是心非一点?

    ······

    虽然贺明聿不待见杰勒米,但是不代表承认,他说他对路况熟悉这话并不算吹牛皮的。之前他们估计最短时间都大概需要两个小时,但是现在看看,只用了一个小时,他们就已经到达了威廉古堡。

    就算加上他们步行的时间,距离最后时间截止的十二点钟也有四十多分钟的充裕空闲时间。

    就连实现等在这里的节目组的另一拨负责人都惊呆了,在得知他们得到了当地人的热心帮助之后,更是表示不愧是贺天王,这本事果然杠杠的。

    至于闻人雒……谁叫他还只是一个小虾米呢?这种功劳自然是轮不到他的。

    因为主持人这个时候也还没有到,其他人更是还堵在半路,因此贺明聿和闻人雒几乎有半个小时都是可以自由支配的。

    闻人雒来到异国他乡,自然会有好奇心,再加上刚才杰勒米的故事还挺有意思,他对这威廉古堡还真的产生了几分兴趣。

    贺明聿自然是不会推辞,闻人雒一表露了点意思,他就立马找上了节目组说明——正好他们的那些嘉宾的助理也都还没到,他和雒雒身边还可以少一个电灯泡。

    有贺明聿出马,节目组的人自然不会有任何为难,因此贺明聿很快就揽着闻人雒的肩膀往威廉古堡……旁边的主题咖啡馆去了。

    没办法,威廉古堡这么大,半个小时别说转完了,说不定古堡前方的林荫小道都还没走完呢。

    最重要的是除了飞机上那顿极为简单的三明治橙汁外,他和闻人雒还一口水都还没喝呢。

    这个时候,这种最适合发展感(ji)情的咖啡馆又怎么能错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