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意想不到的身份

沙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头条绯闻最新章节!

    伴随着刺耳的惨叫声,整个空间都狂风大作,灯泡更是接二连三地爆破。可不管动静如何大,其他病房完全静悄悄的,像是没有感觉到似的。

    这就是所谓怨灵用怨气构造出来的“异度空间”。

    卞诗雨对这方面也是了解的,想到自己已经被门外的怨灵锁定并且无人发觉,她的后背已经密密麻麻出了一层冷汗。可是,她不能慌,她如果慌乱了,那么她和楚天华就没有活路了!

    想到这里,卞诗雨那明媚的大眼睛中飞快地闪过一丝恐慌和怨恨,她解下自己腰间的粗布红腰带,咬破了手指头飞快地画上一条线,便往病房的门处扔过去,转瞬之间,那短短的布条便变化成无数条,仿若没有阻碍地穿门而出,形成了红色的大网将外面的“东西”整个儿网住!

    “啊啊啊——!”痛苦的惨叫声让人头皮发麻,卞诗雨脸上却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笑容——呵,就算是变成了鬼又如何,只要她……

    没等卞诗雨完全放松下来,突然她一口鲜血喷出,刚刚咬破的食指瞬间变得乌黑。

    “怎、怎么没有用?!”卞诗雨惊慌不已,不敢置信地看着一条细小的黑线顺着食指指尖飞速往手臂上窜,她惊喘一声,一时之间失了镇定!

    ······

    不管卞诗雨是如何惊慌失措,门外的闻人雒和贺明聿却是面无表情,哪怕他们正亲眼见证那一团黑气不停地撞击着那层看似薄薄的血色结界。

    不是闻人雒和贺明聿无聊,而是想着此时正是怨灵怨气最盛的时候,这个时候无论谁冲出去,都会被其无差别攻击。

    他在等,等一个时机。

    随着每次撞击,那病房的房门上就会出现一团鲜红的手印。几乎只是眨眼之间,那病房的门上就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手印。

    “这是谁的怨灵,执念好深。”闻人雒在中土大陆的时候因为接触过死灵法师,所以也是知道幽灵的存在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体系不同,那些幽灵虽然可怕,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太强的力量,除非是通过死灵法师的加持。事实上,那些骷髅、尸妖因为有形体的原因,反而并不会觉得太恐怖。

    而眼前闻人雒所见的,却是一团如烟一样可以吹散的黑气,但却造成了仿若巨怪的举动,这让他对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好奇的同时,内心不由得也多了几分戒备——须知,有形之物好对付,难以掌控的无形的存在。

    “……熟人。”贺明聿沉默了一会儿,眼见着那病房的门仿佛是被越来越薄之后才低声道。

    闻人雒一下子就听见了贺明聿的声音,在惊愣之下转头:“等等,你能看见?”不是说他被封印了什么的,看不见吗?

    见闻人雒惊讶的模样,贺明聿低声笑了一下,并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在闻人雒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闻人雒皱了皱眉,贺明聿突然变得亲昵的举动更是让他心生怪异,但此刻他已经没有更多的注意力放在贺明聿身上,那之前卞诗雨布下的结界已经破了!

    那结界一破,黑色的“雾气”剧烈地抖动了一下,随即发出尖利的笑声:“……我找到你了哟~”若仔细听来,这个怨灵的声调还有些古怪,似乎是带着些许温柔,又似乎是带着些许童稚。整扇门就在这笑声中轰然倒塌,露出里面面色惨白的卞诗雨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起来了但却双目无神的楚天华。

    此时的楚天华依然不着寸/缕,但原先那线条优美的肌肉却像是被什么吸干了似的,如果不是看脸,根本无法相信那皮包骨头的干巴巴身子是曾经在荧屏上引起无数女观众尖叫的倒三角身材。

    “放过天华吧!放过天华吧!菲菲姐!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不要伤害天华!”卞诗雨哭喊着爬起来,想要阻止楚天华的动作,却被那怨灵一声尖啸,整个人撞在天花板上,然后轰然落地。

    “……你们一个人也逃不掉。”就像是两个声音混合的含糊音调在整个空间回响。

    而此时,楚天华已经和那怨灵之间相差不过半米。

    此时怨灵还没有凝聚清楚的身形猛然暴涨,似乎下一秒就要将楚天华整个儿“吞”下去!

    “咣——!”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一瞬间,一道耀眼的金光猛然破空而出,将怨灵从中劈成两半!而闻人雒趁此机会,像是离弦之箭一样冲了出去,在转眼之间就抓住了楚天华脖子上的吊坠!

    ······

    沙皮狗英俊一直在屋子里等着贺明聿和闻人雒,眼看着时针已经过了三点,它不由得担心起两人来,同时又想后悔自己当时就这么晕晕乎乎地就答应让他们两个去。虽然说是到了晚上,自家主人会变得可靠一些,可是……

    “咔嚓。”正当沙皮狗英俊胡思乱想的时候,开锁的声音传入它的耳中,让它一下子跳起来,随即摇晃着尾巴冲了出去:“主人、主母你们回……啊?主母他怎么了?”

    英俊瞪大眼睛看着满身鲜血的闻人雒,整只狗都有些摇摇欲坠。

    “这不是我的血。”闻人雒一看就知道英俊在想什么,虽然被误会了的,暗示心里却并没有觉得不满,反而觉得这种被人担心的感觉挺不错的。哦,对了,不是人,是狗。

    “我帮你洗吧?雒雒。”贺明聿看着闻人雒解开衣服纽扣的样子道。

    闻人雒转头看了他一眼,压下内心流转的心思:“呵呵。”

    摸了摸鼻子,贺明聿自然是明白了闻人雒的拒绝,心里暗暗可惜丢失了一个可以趁机上下其手吃豆腐的机会,低头就看见英俊皱着一张苦大仇深的脸看着自己。若是以往,见到沙皮狗特有的“表情”,他怎么都得乐一乐,但是现在嘛……

    “英俊,去把外面的人搬进来。”

    听到贺明聿的话,英俊应了一声正准备行动,突然僵直了身体——这威压……它抬头,小心翼翼地看向贺明聿,声音也带着试探:“主……主人?是您吗?”

    贺明聿并没有回答英俊的话,但是却漫不经心地看了英俊一眼,就这一眼,已经足够让英俊全身的短毛都竖起来……

    “贺明聿,你有睡衣吗?”闻人雒的声音从浴室里隐隐约约传来。

    “雒雒你等着我马上找给你。”

    看着贺明聿看似优雅实则似乎带上了几分欢脱的背影,英俊将差点要冲出嗓子的那个词儿给咽了回去——错觉,一定是错觉。

    ······

    “雒雒,不好意思,我这儿还没有你的睡衣,只好委屈你先穿我的了!”贺明聿的话说得十分的诚恳——当然,如果忽略他总是忘浴室里面飘的眼神儿就更有说服力了。

    闻人雒也不觉有疑,毕竟这儿也是他第一次来,只是当他从那门的缝隙接过来的“睡衣”后,却黑了脸:“……你睡觉从来都是不穿裤子的吗?”他手上拿着的只有一件真丝衬衫好吧?还是贺明聿忘记拿了?

    “咳,”刚刚借着那点儿缝隙看了看还留有些许暧昧红痕的皮肤,贺明聿现在两只眼睛都有点儿冒红光,但是声音却正儿八经的听不出一点儿异样,“是这样的雒雒,我的裤子都太长了而且腰很大,你穿着不方便。而且……这衣服应该也挺长的,我穿着都要到胯骨。”

    谁知道,听了贺明聿的“解释”之后,闻人雒的脸色更黑了——你穿着只是到胯骨,我穿着都要到大腿中部了好么!你这是暗中嘲笑我的身高吗?!

    虽然脸色不爽,但是闻人雒却没有打算真的不穿——总比光着好——因此破罐子破摔地将这件对他来说大的出奇的衬衫套在了身上。

    “吓!你怎么在这里?”闻人雒刚打开热气腾腾的浴室门,就看见某个天王正像雕塑一样站在门外。

    “我,咳,我也打算冲一下。”贺明聿的目光从闻人雒那湿漉漉的头发、水润软嫩的脸蛋、因为领子过大而隐约露出的圆润肩头,再到宽大衬衫下那两条修长的双腿……

    呵呵,突然觉得鼻子痒痒的肿么破?

    闻人雒看着贺明聿带着几分落荒而逃地样子冲进浴室,随即哗啦啦的水声便响起,于是咽下了到喉咙里的话,走到客厅,正看到英俊就像是一张纸一样趴在地毯上“呼哧呼哧”直喘气。

    “你怎么……咦,是你搬进来的?”闻人雒正疑惑呢,突然鼻尖嗅到血腥味儿,然后目光便落到了沙发上某个“血人”身上。

    “是、是啊,可累死我了。”英俊脑袋一歪,舌头一吐。

    闻人雒怀疑的看了看对方那不过几十厘米长的“身高”,再看了看沙发上某人一米七几的身高:“呵,真是辛苦你了。”

    英俊动了动耳朵,想说自己其实不是因为身高差累,而是因为其他的原因,但是想到之前贺明聿的那个眼神,它就决定还是闭嘴好了——它这张破嘴到时候说得太多要是泄露了天机怎么破?

    闻人雒并不知道英俊心里转过的各种念头,他走到沙发边上,看着那个昏迷着的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伸出手……捏住了对方的鼻子。

    十秒。

    二十秒。

    四十秒。

    一分半钟。

    “……放!放手憋死我了!”伴随着大喘气,某人就像是脱水的鱼一样张大嘴巴,“张牙舞爪”地醒过来。

    “……我还以为你死了呢,”闻人雒看着这个身上散发着浓重血腥气的少年,“井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