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互为死亦互为生

沙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头条绯闻最新章节!

    在道家的五行阴阳八卦说法之中,所有的时刻分为十天干和十二地支。

    所谓十天干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其中排在奇数位的甲、丙、戊、庚、壬为阳,排在偶数位的乙、丁、己、辛、癸为阴。

    所谓十二个地支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理论上排在奇数位的子、寅、辰、午、申、戌为阳,排在偶数位的丑、卯、巳、未、酉、亥为阴。

    根据人出生的时刻,合上这天干地支,便称之为“八字”,而若是得知了一个人的八字,就可以测算一个人的气运。

    如果八个都是在阴或者阳就是全阴或者是全阳。

    全阴或全阳的人不多,但相对纯阴纯阳的人要多一些。

    而所谓的“全阴”和“全阳”并不等同于“纯阴”与“纯阳”。

    纯阴和全阴是不一样的,因为四柱纯阴纯阳不光看四柱八个字是否都是阴或阳。若一个人的生辰八字是全阴或者全阳,想要进一步得知是不是纯阴或者是纯阳,还要看地支藏干是否也是全阴或全阳,如果是,则可判定为纯阴或纯阳;如果地支藏干中哪怕只有一个余气是阳或阴,也不能断定是纯阴或纯阳。

    这样的条件筛选下来,真正纯阴或纯阳的人很少很少,可以说是万众挑一也不为过,这样的存在也会称之为纯阴之体或者是纯阳之体。

    纯阳之体最适合修炼,而纯阴之体最适合被修炼——这种说法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流传出来的,虽然说并不完全正确,但有一点却是值得肯定的,自古以来,这种“纯体”是非常适合珍贵的存在。

    ······

    “你不会想告诉我,贺明聿就是纯阳之体或者是纯阴之体吧?”闻人雒一时半会儿还无法理解那些更深层次的东西,但却沙皮狗英俊的话语之中抓住了他比较关心的。

    “额,当然不是,”英俊吞了吞口水,本来打算忽悠闻人雒的,但是想想对方很可能就是以后自己的“主母”了,如果这时候信口开河,到时候对方找自己算今天的帐那就麻烦了,因此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干脆道,“主人的体质是比纯阳之体和纯阳之体更加稀少和麻烦的存在。”

    “怎么个说法?”闻人雒感觉自己正在碰触一个新的力量体系,态度不由得也端正了许多,仔细听着沙皮狗英俊的话。

    “主人他是……混沌之体。”

    “混沌之体?”不同于闻人雒的话语响起,闻人雒和英俊一惊,看向门口,却见贺明聿正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

    但是,不等贺明聿有所动作,闻人雒就眼神一凝,然后猛地后退:“你身上沾染了什么东西?!”

    与此同时,沙皮狗英俊也弓起了背:“主人小心!”话音刚落,它便如离弦之箭一样朝着贺明聿冲了过去。

    而在贺明聿的眼中,则是自家爱犬咆哮而来,然后冲着虚空不停地狺狺狂吠,爪子也不停地抓挠着什么。虽然贺明聿看不到英俊在和什么搏斗,但是沙皮狗身上却凭空出现了几道划痕。

    “熟悉的气息。”不知道什么时候,闻人雒已经过来,双手凭空一抓,便手指如钳子般卡住了什么东西。

    英俊没想到闻人雒居然可以抓住那道邪气,因为在他看来,身为中源之体的闻人雒能够不被邪气伤害就够了,怎么反而能够制住邪气?

    不等它考虑多少,对于能量的渴望已经让闻人雒没考虑更多,直接就捏碎了那试图想要钻进直接身体的黑色雾气,然后利用原本对黑魔法的理解炼化了那股力量。

    “你、你干啥了?!”英俊瞪大了狗眼,愣愣地看着闻人雒的举动。

    “所以,我到底招惹了什么?”贺明聿觉得,这种被排斥在外,事关自己,但是自己一点儿都无法掌控的感觉一点儿都不好。

    “用英俊的话来说,就是怨气,大概是恶灵什么的?”虽然闻人雒这么说着,但是他能够感觉到那道怨气只是远远地缀在贺明聿的身后,并没有靠近他,反而是跃跃欲试想要朝着自己扑过来。

    难不成贺明聿还是光明体质的人,那些个邪祟还不敢沾染他?不过“混沌”这两个字,听起来可真的不怎么“光明”呢。

    “一定是主人今天去看望那个楚影帝沾染上的,因为主人和主母你交/合了,所以主人身上沾有你的气息,然后就吸引了那个东西。”英俊一边说着还一边点着自己的狗头,仿佛是要加深可信度似的。

    但是它立即就感觉到有两道目光落到自己身上,让它那只有短毛毛的皮肤觉得有点儿痛。

    “……主母?”闻人雒挑眉看着英俊,但声音却是咬牙切齿的。

    “沾有气息又是怎么回事?”贺明聿倒是对闻人雒被称为“主母”完全没有什么感觉,或者说,他觉得是理所当然的。

    英俊顶着两个人的目光,缩了缩自己那根本就看不见脖子的脖子,然后低声继续解释起来。

    ······

    纯阴和纯阳的体质是万众挑一不错,单比纯阴之体和纯阳之体更为稀少的则是混沌之体和中源之体,堪比凤毛麟角。

    所谓混沌之体,是取自“混沌”一次,古语有云,上古时期有一凶兽名曰“混沌”,其所过处草木尽枯。混沌之体虽然没有混沌那么凶残,但是本身的存在也代表着凶佞与不详。

    拥有混沌之体的人,一旦长成,绝对是拥有大才华、大本事,甚至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

    不过大概因为混沌之体本身就太逆天,因此人类的身体很难承受这样的命格,很容易出现夭折的情况,就算是能够长大,在成长过程之中也必定是经历坎坷,最终逃不掉自我灭亡的道路——而长大了的混沌之体毁灭的可不仅仅是自身,轻则周遭之人受到牵连,重则整个王朝都可能覆灭。

    不过大概是这样的情况太令人忌惮,因此古往今来,若是发现混沌之体,基本上都会在第一时间扼杀其存在。就算因为某些原因放过了混沌之体的存在,也从来都活不过而立之年。

    “……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最多活到二十九岁的原因?”贺明聿说着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诡异的平静。

    “主人你别伤心!那只是其他的混沌之体,您可不是他们,您可是拥有中源之体的男人的男人!”英俊连忙狗腿道。

    “从很早之前我就想问了,中源之体到底是什么?”闻人雒拍了拍英俊的狗头,却让英俊感觉到后颈仿佛被放在利刃之下一样悚然,连忙竹筒倒豆子一般说了。

    在以前不是没有过人想通过其他方式化解混沌之体的——毕竟除去那稀少却坑爹的体质外,混沌之体的人本身是有大才华大本事的人。可无一例外都失败了,就连人人追逐的公认可以当做最佳炉/鼎的纯阴体质都无法缓解。

    直到那些大能们发现了中源之体。

    在古时候,“中”字却代表着所有事物的焦点与核心;“源”字则代表万事万物的源头和汇聚。由此可见,用这两个字作为一种体质的名字,中源之体的存在是多么的特殊。

    只不过,比起混沌之体的“锋芒毕露”,中源之体更像是大隐隐于市。拥有中源之体命格的人本身没什么特别的表现,粗看起来就像是普通平凡至极的八字命格,甚至在被混沌之体破身前,就算是大能也看不出来。

    但一旦被拥有混沌之体的人破身之后,中源之体就像是洗净了泥土掩盖的珠玉一样,会成为人人抢夺的存在——因为中源之体太特殊了,无论与之交/合的是什么样的体质,都会得到突飞猛进的增长。如果用个比喻来说的话,中源之体就像是一个十全大补丸。

    不说那些体质驳杂的人可以通过中源之体淬炼根骨,就连经常被人用作鼎/炉被采补的纯阴之体也可以通过中源之体淬炼自身并提高等级!

    这样一个香饽饽,又怎么不会引起各界的追逐?

    ······

    闻人雒听到这里的时候,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任谁被当做一个移动的补药也不会感到高兴的:“所以,这就是为什么那些邪祟会选择我下手的原因?那是不是说以后我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算计了?”

    英俊见闻人雒的语气森森,打了个抖连忙卖乖(chun):“主母你别生气,那是因为那东西本身心思不纯所以才会有害人之心,像是我这种善良又正直的,只会觉得主母你让我们心生亲近,特别喜欢和你呆在一起。”还有一句话英俊没有说,哪怕是和闻人雒呆在一起,也会让它受益。只不过,它下意识觉得,如果说了的话估计以后自己就没有这个“福利”了。而且只是想和闻人雒亲近对闻人雒也没什么害处,它还是不要“多嘴”好了。

    果然,听了英俊的解释闻人雒的脸色好了一点——这大概就像是精灵的另一种版本?在中土大陆的时候,因为精灵生于自然的原因,其他的生物对精灵都有一种亲近之心,哪怕是总和精灵作对的兽人们和龙族,彼此之间也从来没有赶尽杀绝的念头。

    “可是我记得雒雒以前不会遭遇这些吧?”关于英俊说的这些,贺明聿也是第一次听说。

    都叫“雒雒”了,还说主人对主母没意思?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英俊可不敢表现出来,它垂下来了耳朵,瞄了一眼贺明聿:“之前就已经说过,任何人都找不到中源之体的,因为中源之体只是为混沌之体存在,而且也只有被混沌之体的人破身,中源之体才会变成‘十全大补丸’,否则也还是普通人一样……”

    “……所以说到底,还是我害了你。”贺明聿听罢,面色晦暗不明。

    “所以你还是想赶我走?你把我吃干抹净了之后就把我丢在外面让别人瓜分?”闻人雒眯起眼睛。

    贺明聿一噎:“……我……”他之前的确是这么想的,因为他觉得闻人雒呆在自己身边会让他受到伤害。可是,如果自己就这么让他走了,他同样也会被那些邪祟当作目标……

    “当然不能让你走!只有你们才能救彼此的性命啊!”英俊一听立即跳起来,生怕自己说晚了就又迟了。

    ······

    医院值班室。

    看完了一集催人泪下的韩剧,小护士将吃光的薯片口袋扔进垃圾桶,伸了个懒腰,突然眼角的余光一晃,看到监控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快速闪过,连忙擦擦眼角的泪水,仔细查看。

    “看什么呢小薇?”和她一起值班的护士问道。

    “我刚才,好像看到监控里走廊有人……”小薇小声道。

    “你开玩笑吧?这个时候探病的人都走了,其他人也都下班了。你别吓我。”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护士却很不以为然,“你肯定是刚才看韩剧看久了眼睛看累了,来,我今天买了一袋小笼包,我加热加热咱们分了吃了。”

    “谢谢敏姐!”小护士和对方关系不错,此时也不推辞。

    “嗨,谢什么,我还不是经常吃你带的东西。”敏姐一边说着将小笼包放进微波炉,然后按下加热的按钮。

    “刺啦。”灯光在她按下的动作时闪烁了一下。

    “敏姐!?”小护士惊得站起来。

    “小薇你别一惊一乍啦,微波炉是用电的,突然启动电流不稳是很正常的啦。”敏姐哭笑不得。

    “哦,哦。”小薇点点头,然后注意力就被小笼包加热的香气吸引走了。两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即将入口的热腾腾美食上,没有注意到,监控中,一间病房的房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