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我爱你是个谎言

沙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头条绯闻最新章节!

    闻人雒重复了那句话之后,惊讶的发现贺明聿的神色在那一瞬间变化了一下。

    那表情,就好像是在懊悔?

    懊悔什么?

    懊悔不该说出“另一个世界”这句话吗?

    这让闻人雒的好奇心越发重了。

    而似乎是面对着闻人雒的目光,贺明聿无法再隐瞒下去似的,他道:“是的,就是那些灵异鬼神所存在的世界。”

    似乎是这句话打开了某道开关,贺明聿将那些灵异鬼神的事情惟妙惟肖地说了起来。

    之前就已经说过,贺明聿能够成为贺天王并且拥有上亿的粉丝,绝对不仅仅是因为他有完全可以任性的颜,更重要的是他的演技。

    不说他的动作和肢体语言,光是他的眼神和语气的变化,就会让人有十足的代入感。

    因此同样的话语,从贺明聿的口中说出来,就格外具有吸引力。也是这样,所以在闻人雒听来的感觉,就是那灵异神怪的另一个世界是万分凶险和恐怖的。

    在种花国,这些方面的传说流传下来甚至形成了一种特别的文化,因此贺明聿只需要说一点点,一般人就足够发散联想,自己脑补出各种血腥诡异的情形。但贺明聿面对的却是闻人雒——现在的闻人雒根本就不算这儿土生土长的人类,虽然这段时间海绵似的吸取各方面的知识,但是对于这方面的了解,却几乎可以说是一片空白。

    因此贺明聿说得都堪比恐怖夜谈再现了,闻人雒面上也没什么恐惧之色。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闻人雒他的思维又有些跑偏了——因为在种花国人民耳熟能详的灵异事件,在闻人雒来说完全没有代入感啊!

    但是,他也不是愚笨之人,虽然不能一下子就明悟贺明聿所说的,但是那“鬼神”二字一出,却让他立即联想到了那些死灵、骷髅和妖鬼。

    ······

    中土大陆上有两位德高望重的白巫师,据说他们不仅年纪大,而且年纪轻轻——对于精灵来说,他们的年纪的确不大——就游历了各个地方。

    最主要的是,据说他们一开始并不是中土大陆本身的巫师,而是从遥远的东方而来。

    因为那个时候已经成为了堕落精灵,所以雒和那两个白巫师并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在曾经他还是精灵族赫赫有名的战将的时候,他从自己身为精灵王的双生哥哥那里听过关于他们的言论。

    据说,他们所在的东方,虽然没有精灵、矮人、兽人、龙族、侏儒等等,但是也有他们自成一体的非人类种族。

    而那些言论之中的非人类种族,和现在他从贺明聿嘴里听说的又有极大的相似!

    所以说,他其实是来到了那两位白巫师所在的故乡吗?

    ······

    贺明聿并不知道闻人雒此时脑海之中转过的这些念头:“……所以,我一点也不想和那些东西扯上关系,只是你……”

    “我什么?”闻人雒发现贺明聿变得有点儿奇怪。诚然,贺明聿并不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身为演艺圈中人的他,其实和他交谈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可是,自从他失言之后,他说出的话就让人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在这之前我要对你说声抱歉,其实之前我说我们可以从恋人做起其实是骗你的,”不等闻人雒说话,贺明聿就破罐子破摔道,“……据说我出生的时候就招来了那些鬼怪,在生下来之后不仅体弱多病,更是三天两头地遇见灵异事件,几乎是隔三差五地就要命悬一线一次。”

    说到这里,贺明聿的眼神有些暗沉:“其实因为年纪太小,这些事情我并没有记忆,都是从长辈口中得知的,但是,他们留有我刚出生以及几个月大时候的照片,说真的,那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一个婴儿,反而像是一个骷髅。”

    闻人雒一惊,然后看向贺明聿,他刚刚似乎感觉到贺明聿在说起这些的时候,身上有种让人很压抑的气息。

    贺明聿却并没有在意闻人雒,或者说他现在不想在意了,因此他继续道:“后来父亲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让我从此以后不会再受到那些东西的影响。但是,事情并没有得到彻底的解决,如果我不能在二十九岁之前找到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的话,那么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无力回天。”

    听了贺明聿的话,闻人雒感到颇为吃惊——如果贺明聿说的是真的的话,那么他简直就像是传说中的诅咒之子了。

    “……你给我说这些,是想表示什么?”闻人雒慢慢道。

    贺明聿抬头看向闻人雒,他第一次没有在面对闻人雒的时候挂上那温文尔雅的绅士笑容,让他那俊美的外貌一下子凸显出了一种危险的攻击性:“你还不明白吗?要让我平安活到这么大不是没有代价的,其中之一就是不能近女色,就连男色也不可以,除非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否则不用等到二十九岁,我也会横尸当场!”

    贺明聿这句话中的信息量太大,让受到冲击的闻人雒有些猝不及防,他愣愣地看着贺明聿:“可是我们……”

    似乎是觉得闻人雒这个样子很好笑,贺明聿的嘴角勾了一下,却没有半分温度:“……因为我发现了就是那个能让我活命的人!”

    他没有用命定伴侣的这个词儿,而他这样的说法无论谁听了都会觉得很难受。

    半晌,闻人雒才道:“所以说,其实那次……并不是意外?”他就说为什么传言之中洁身自好到禁欲的贺明聿会在那天晚上像是出笼的野兽一样将自己翻来翻去啃了一遍一遍又一遍……他甚至都考虑过对方是不是被下了药……

    但现在看来,其实真正的原因是这个?

    因为自己是他所谓的“命定之人”,因此贺明聿才会像是抓住了可以活命的救命稻草一样将自己死死地抓住,然后……

    怪不得,贺明聿对自己的种种态度,似乎也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他就说,难不成真的贺明聿也是个看脸的,还是因为占了自己的清白(……)就很有责任感地负责到底……

    他之前还觉得是自己利用了对方而心存一米米的愧疚,但现在看来,他们其实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闻人雒的沉默在贺明聿看来是受到了过大的打击而心神不稳,但他却没有像是之前那样作为一个尽责的恋人去关心他,反而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闻人雒:“事实的真相就是如此,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的。”

    闻人雒以为贺明聿的话而看向他,却以为对方站着的原因,只能看见对方那无情地下耷的嘴角。

    若是换上任何一个人,此时就算是没有绝望,也会觉得十分受伤——平心而论,贺明聿真的是一个十分出色的男人,这段时间的相处,哪怕不对其心生爱慕,也会有不少的好感。

    可闻人雒并没有那么充沛的感情。

    他承认贺明聿很让人心动,可闻人雒却从来没有将对方放在恋人的位置上去,因此他完全没有受伤的感觉,只是道:“那你为什么现在告诉了我?”

    不等贺明聿说话,闻人雒继续道:“其实你直接只给我说前半部分的事情就可以了,根本就不用将你的情况说出来,但是你这么做了……是为了什么?你是想让我离开你吗?”

    贺明聿的眉头却随着闻人雒的话而皱了起来,他低头看向闻人雒,那双黑色的眸子因为没有带上笑意的原因,居然显得格外的冰冷和锋利:“难道你还不想走吗?我其实根本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只是利用你活下去而已!而在我的身边,你什么好处都捞不到,不仅被人发现后会上绯闻头条,而且还会遭遇各种灵异事件,甚至将你的小命都玩完!就这样,你还想赖在我身边?你就这么离不开我?”

    他的话语十分的不客气,只要有一点自尊的人都会受不了。

    “谁说捞不到好处?你长得这么帅,又这么有名,还给我这么好的房子住……”闻人雒故意说着,见贺明聿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但拉成一条直线的唇线却完全昭示了他内心的不愉,突然轻笑一声,“其实你想让我离开,是担心我在你身边会出事吧?”

    这话一出,本来面沉如水的贺明聿更是脸色黑得几乎要滴出墨来,他突然冷笑一声,俊美的脸上也带出了轻蔑和不屑:“我担心你?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你的命定伴侣啊,这可是你说的。”闻人雒轻飘飘地说,满意地看着贺明聿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僵在那里,“既然是命定的,那么肯定冥冥之中有特别的力量让我们得在一起吧?”

    其实,在没有成为堕落精灵之前,雒的性子是非常多变的,只是后来沉重的责任和仇恨让他压抑了自己,从而变得冷冰冰又不近人情。只是现在,他似乎又渐渐找回了些许原本的情绪……

    难不成这也是“缔结”的作用?

    贺明聿被闻人雒的态度给噎住了,但随即他嗤道:“别天真了,那只是一个听起来好听的说法而已。所谓命定,不过一命换一命。”

    话虽这么说,但其实贺明聿已经有些懊悔将这件事情说出来了。

    其实闻人雒说的没错,他的确是担心闻人雒——这里面暂时无关情/爱,只是对人命的惋惜而已。

    他只是不想闻人雒因为自己丧命罢了。

    贺明聿知道自己小的时候是一直在鬼门关徘徊的,后来在特殊的“封印”下他才渐渐过回来正常人的生活。在遇到闻人雒之后,他想的的确是先利用对方活下去,然后再慢慢谈感情方面的事情。但是还没有等两人的感情有所变化,闻人雒就遭遇了恶灵袭击。

    他什么办法也没有,甚至当时连英俊都能看见从而发出警示,而自己却完全无所察觉。

    他将闻人雒昏迷的责任归结到了自己身上。

    这让他想起了小的时候,他不是经常被那些邪祟纠缠,而到了现在,自己安全无忧的代价就是那命定伴侣被邪祟觊觎?

    如果贺明聿再冷血一点,自然完全对这种情况视而不见,哪怕哪一天闻人雒真的死于非命了也不管——毕竟袭击他的又不是自己,是那些邪祟之物罢了。

    可是,他做不到。

    与其到时候牵连无辜一起丧命,不如就死自己一个人好了。

    因此,他才会假装不小心泄露自己的情况,并且用冷漠又倨傲的态度对待闻人雒——他明白自己的态度变化会给人以相反的感觉,甚至为了逼真,他还模仿了自己在之前某部作品中的角色性格。

    而这么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让闻人雒知难而退罢了。

    其实,他还有个情况隐瞒着没说——但他觉得这些已经足够了,足够到正常人在得知自己被利用,而且还会有生命危险之后,爱惜自己的小命从而做出正确的选择。

    但他万万没想到,闻人雒并不是“正常人”。听了他的话之后,不仅没有和他分道扬镳,反而坚定了之前有些动摇的想法,打算真的和他试试看了。

    ······

    面对着闻人雒越发泰然自若的模样,贺明聿内心升起一抹无力感的时候居然也有几分暖意。

    可闻人雒越是表现得有情有义,他越是不能陷对方于危险之中——尤其是他根本没有拯救对方的能力的时候。因此贺明聿面色越加冰冷,正准备下逐客令之时,之前跑到外面的沙皮狗英俊却汪汪汪地愣头愣脑地冲了进来:“大新闻大新闻!刚刚那辆车祸之中的受害者是影帝楚天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