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把人拐回家再说

沙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头条绯闻最新章节!

    可以说,将《真凶》翻拍成为电影,也是导演对小说原作者的一种怀念。

    《真凶》并不是一个独立的故事,事实上,它只是一个系列故事中的一个。

    而神秘人,则是串联起这一系列故事的“线”。只可惜,因为小说原作者的意外逝世,原本在连载的故事也不得不画上休止符,神秘人的身份也定格在了神秘上面,没有能够揭示出来。

    有人猜测他是游走于黑暗之中的异界生物,有些人猜测他其实只是人内心的一种映射物的集合,也有些认为他是什么鬼王、魔王之类的恶魔。

    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可偏偏打算最后揭开谜底的作者却没能写到那一刻就离开了人世。

    这也使得神秘人的真实身份成了一个悬念。

    这样的情况下,神秘人的角色定位就十分的不好把握了,因此大家也只能按照自己心里的想法去做形象定位。

    贺明聿因为曾经拍摄过这个系列之中的另外的故事,也和小说的原作者有过交情,所以对于这个角色比其他人要有更多一点理解,也因此,他对神秘人这个角色诠释得十分好。

    大概因为先入为主的观念,他们已经将那个神秘人和贺明聿联系起来了,所以对于这个《国民偶像》节目组的神秘人,他们在担心对方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同时,更多的抱着得过且过的想法。

    毕竟对方并不是科班出身,还是一棵“小嫩草”,对于这种娱乐性质的,他们这些专业的前辈还是更多地以鼓励为主吧。

    但是,当他们看到闻人雒的打扮的时候,突然觉得,他们的那种想法有些自以为是了。

    诚然,无论是身高还是体型,没有长开的闻人雒是比不过贺明聿的,而且,大概是因为并不是完美的化妆,所以第一时间并不能和那故事之中似乎无处不在、无所不能却又从来都是悄无声息的神秘人联系起来。

    但是,哪怕是贺明聿,在电影之中也从来没有完整露出神秘人的脸,因此代表神秘人的,更多是一双眼睛和周身的气势。一种冷酷、阴暗、深邃,让人感觉到恐惧却又忍不住想要靠近的矛盾气质。

    而贺明聿在展现出来的时候,就是如此,但他们都以为这是因为对方是贺明聿。可当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闻人雒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却恍惚有了一种相似的体验。

    也怪不得他们会愣住了。

    他的长相、他的打扮都不是最吸引人的,甚至因为头上带了帽子遮住了大半的脸,整个人都像是要隐藏在黑色的斗篷之中——这种并不引人注目的打扮是吸引不了别人的眼神的,但是大家的目光忍不住想要落上去,可看过去的时候,又不敢直视,甚至有种一旦对上对方的目光,就会万劫不复的战栗感。

    “抱歉,谢导,让大家久等了。”随着清亮的嗓音响起,少年摘下帽子鞠了个躬,刚才那种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便消失无踪,快得仿佛让人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不不不,等待是值得的,你是叫闻人雒吧?”开口不是谢导,而是《真凶》剧组的导演,他是一名鬼才导演,现在还不到三十,但是他导演的几部电影都获得了极高的奖项和极好的声誉,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他的眼光十分的独到精准,“谢导,你可没说你还藏着这么一个宝贝疙瘩!”

    没想到会被夸奖,有几个在暗中幸灾乐祸闻人雒抽到神秘人角色的少年一时间心情非常的微妙。

    “嘿,明聿你快来看看又一个‘你’!”

    《真凶》的导演左丘狐和贺明聿私底下也是好朋友,所以在工作外两人之间的态度也十分的随意。

    贺明聿“召之即来”,朝着闻人雒伸手,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温柔:“又见面了,我们还真有缘分。”

    闻人雒也没想到贺明聿回来,但是他自认自己没什么好心虚的,见对方伸出手来,内心转过头的念头不提,伸手握了上去,面上不漏声色地勾唇一笑:“能够得到贺天王一句‘缘分’,这真是我的‘幸运’呢。”

    左丘狐看着两个人,明明两人都是笑得温和,看起来就像是正常的前后辈,但是他愣是看出了在两人之间的暗潮汹涌。一时之间,看戏的兴致猛然高涨起来,如果不是顾忌到现在周围的环境的话,他都想去搬一把椅子抱一桶鸡腿然后翘起二郎腿来围观了。

    其他人倒是没有像是左丘狐这样觉察到什么不对劲,尤其是谢导在听到了两人的对话更是松了一口气——他虽然也疑惑闻人雒这个连十八线都算不上的怎么和贺天王认识的,但是见无论是贺天王还是左丘狐他们都没有对闻人雒的扮相表示什么意见,他对闻人雒的评价又高了那么一点。

    与那还带着少年柔软的手相握,贺明聿眼中的神色明显地加深了几许,可听着闻人雒话语之中比其他几个字略略加重的“幸运”两字,内心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心知这是被怨上了,可确实又是自己理亏在先。

    换个角度来说,如果是自己遭遇了这种事情的话,他绝对不能像是闻人雒这样还能够心平气和地站在对方面前,还能露出笑容来——好吧,虽然是虚假的笑容。

    内心虽然已经涌上了愧疚,但是贺明聿面上却丝毫不显,毕竟那种事情,真的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之下摊开来说。不过,看着似乎和他有同样想法的闻人雒,他内心原先的那个打算倒是越发坚定了几分。

    ······

    别说是贺明聿,《真凶》剧组里随便来个演员都是这群小年轻需要仰望的。突然来了这么多的大牌明星,而且他们还表现得这么平易近人,哪怕这些少年少女们努力告诉自己不能在偶像面前丢脸,他们还是忍不住往这些人面前凑。一时间,场面非常的热闹。

    贺明聿自然也是被“包围”的对象,哪怕这次男多女少,但是架不住还有不少工作人员哪!

    不过熟悉他的左丘狐却可以明显感觉到他的心不在焉,尽管对待每一个人他都十分的温和,但是他的眼神却没有对上对方的眼睛,反而时不时地瞟向不远处的某少年。

    联想到今天的头条,左丘狐眼睛一亮——哦哦哦怎么办!他真的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闻人雒看着贺明聿时不时投来的视线,内心十分复杂,但是他的注意力却并没有放在贺明聿身上,而是在他身边的……楚天华身上。

    似乎是觉察到了闻人雒的眼神,楚天华给林妮娜签完名之后,对上闻人雒的眼睛回以一笑,看到对方害羞(……)地低下头去,暗想对方实在是太单纯腼腆的他的心情也不由得好了几分。

    殊不知,看似害羞低头的闻人雒却是皱了皱眉——果然,这个男人……

    “闻人雒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井溪看到闻人雒皱眉的表情,问道。

    “没有。对了……你怎么不上去要签名?”哪怕是之前一直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打扮有些丢脸的林妮娜都兴冲冲地去表现自己了,但闻人雒却发现井溪似乎完全没有动弹的意思——他不去是有原因的,可井溪之前在来的路上不上说起贺天王就兴高采烈、眉飞色舞的吗?怎么现在真人出现了,反而躲在一旁不上前去了?

    “呃,我、我不太方便。”井溪一惊,随即找了个借口。

    闻人雒见他这似乎连走路都困难的样子,有些理解地点了点头。却不知道井溪内心的小人泪流满面——他的确是很崇拜贺天王没错啊,可前提是他没有见过贺天王的“活人”啊,他以为贺天王就是一个明星而已……要是他早知道贺天王是……他根本就不敢粉的好伐?现在和对方待在一个空间就足够他呼吸不畅了,要真的靠近了他估计自己会昏过去吧?

    ······

    拍摄完毕果然如预计所料,花了好几个小时,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左右,可闻人雒他们在拍摄完毕之后还有各自的事情要做。

    虽然他们现在是一个团队,但是他们十个人的人气是不一样的,而他们的打算也不一样,像是林妮娜,现在已经开始在接一些小广告赚钱了,而其他的人要么有兼职,要么要继续训练,因此在确定接下来不用集体活动之后,大家很快就分散成了几拨。

    闻人雒也有自己的打算,但是看着和自己一起的井溪,他有些疑惑:“你……要去哪里?”

    井溪很想说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但是他知道自己今天的态度已经有些过了,因此只是笑笑:“我想回去买一些东西回去,你呢?”

    “你的脚打起泡了?我去给你买点儿药。”闻人雒记得对方今天可是因为林妮娜的关系多次ng,所以穿着那高跟鞋折腾了不长时间。不管以前两人的关系怎么样,至少从今天的情况来看,他们是可以有一个新的开始。人类的生存逻辑,闻人雒还是很懂的。

    “欸,这不用……”

    “你等着。”闻人雒看到不远处便有一家药店,吩咐了井溪一声就去了。他以为对方会等在原地,但是没想到自己买了创可贴出来的时候,却完全不见了对方的人影。

    正在想对方去哪儿了,手机却震动了一下,掏出来一看却是井溪发来的他有急事先走了。

    闻人雒眉头皱了皱,却发现身边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停了一辆车。

    “我想我们需要好好谈谈?”车窗摇下来,是一个带着大黑超的脸,声音却是熟悉的。

    “去哪儿谈?”闻人雒也觉得很有必要。

    贺明聿墨镜下的眼睛闪过一道光:“不如去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