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醒来就被啪啪啪

沙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头条绯闻最新章节!

    乌云在迅速地聚集,遍布天空。阴冷的暴雨倾盆直下,使人头晕目眩的闪电透过雨幕威胁着大地上所有的生灵。

    紧接着,随着“咔嚓”一声天雷轰鸣,整块中土大陆在滚滚而来的雷声之中颤抖着。

    艾斯特尔撩起黑色的披肩擦了擦脸,另一只手捋了捋被淋湿的浅金色长发,然后转头看向比自己前方的精灵。

    对方也是一身黑色的打扮,但此时那被淋湿的黑发在暴雨之中却像是在微微发光。

    黑色的头发,是堕落精灵的特征。

    “雒……”艾斯特尔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那个黑发精灵却打断了他的话:“不能再浪费时间了,让那个人类之子开始吧。”

    声音如同冰块撞击,让那个被他称为“人类之子”的青年在暴雨冲刷下的身体抖了一抖,他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高傲冷漠的黑发精灵,随即从腰间抽出那根精心锻造的魔杖,举过双目高攀在头顶,然后他深深地吸气,嘴里开始不断地念起已经在心中演练了无数次的咒语来。

    成败,就在此一举。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在他们身后的狮鹫兽、蛇蜥怪、恶鬼、马人、美人鸟、狼人、矮人以及飞龙等都低下了它们的头颅,像是在表达它们最虔诚的祈祷。

    “雒,你要干什么!”艾斯特尔突然的出声差点打断青年的咒语念诵,他抬头一看,黑发精灵已经站在了祭祀台上,他的手中正握着刚刚放上祭祀台,用来恢复整个大陆生机的宝具之一。

    “我干什么?”雒那有些苍白的脸上扬起一个没有任何含义的笑,“难道你们以为我会让一切功亏一篑?”

    “并不是!”雒的话音未落,艾斯特尔就飞快道,他那俊美的脸上带着焦急和担忧,“你、你快下来,待会儿……”

    艾斯特尔毫不犹豫的相信让雒的脸上多了一些温度,但他依然冷冰冰道:“我知道待会儿会发生什么。事实上,直到现在我也不认为当初自己的选择是错误的,只不过,造成了精灵族现在的局面,我的罪孽也无法掩盖。”

    说到这里,雒似乎没有感觉到随着碰触宝具而开始消解的身体:“况且,精灵宝钻和其他宝具不一样,既然需要‘生’,那么必须存在‘死’。可能你的父亲没有给你说,不过如果不献祭精灵的话,是起不了作用的。你以为,当初你的父亲那么强大,为什么最后却突然死去了?”

    黑发精灵的话让艾斯特尔脸色一变——身为精灵王的父亲一直都是他崇敬和爱戴的对象,对方强大的力量更是他为之努力的目标。可是,如此强大的父亲却突然地死去……有人说就是黑发精灵回来刺杀了精灵王。可是,身为精灵王的儿子,他十分了解黑发精灵和父亲之前的感情。他是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

    他更倾向于另一种说法——常年累积的战争带来的暗伤让父亲回归了母树的怀抱。

    只是,现在却从雒嘴里听到了真相……

    “为族人提供保护并在必要的时候牺牲,是每一代精灵王的职责。只是,你虽然是精灵族未来的王,但你现在……还不够强。所以,你现在只需要闭嘴。”

    雒说完,脸色变得更加的冷硬,转头不再去看任何人,而是专注地盯着越发光芒大盛的精灵宝钻。看着精灵宝钻之中逐渐浮现起来的生命之树,缓缓地闭上那双代表着背叛和堕落的黑色眼睛……

    ······

    作为拥有漫长生命甚至可以说是不老不死的的精灵,雒其实很少去回想过去。

    但是身体消融的那时刻,他的脑海之中却浮现出了他从母树之中诞生到现在的所有事情。

    集一切优点于一身的精灵。不死不灭又大有力量的种族,无论是在哪种描写之中,都是美好和纯净的化身。可世间万物又哪里有完美无缺,雒出生的时候,精灵族已经隐隐出现了危机的苗头。

    身为水属性和木属性的雒,本应该成为温柔治愈的精灵祭司,但是他从小却表现出来极强的战斗力,长大后更是成为仅次于他的孪生兄长——精灵王——的战将。

    而这个时候,整个中土大陆已经陷入了混战,目睹了种种丑恶的雒无视了自己兄长只想着在乱世之中守着己方的一片净土的念头,鼓动精灵族的战士加入了战争。

    在雒看来,在所有人都陷入混战的时候,精灵族想要独善其身是不可能的,更何况,那魔物觊觎的宝物,除了人族的智慧王冠、矮人族的锻造之锤、兽人族的战神之弓,还有一样,就是精灵族的精灵宝钻。

    只要有精灵宝钻的存在,魔物迟早会对精灵族发起进攻。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而且……现在动手的话,还能给其他种族留下一个好印象,至少不会像是现在这样,虽然精灵族看似和平安宁,但是其他被战火波及的种族其实心里或多或少对精灵族有了怨言。

    只是,战争的代价是惨重的。

    精灵族的加入虽然挽救了一些局势,却并没有能够力挽狂澜。反而精灵族那曾经绿意盎然的森林变成了永不见天日的暗夜密林,就连精灵族的母树也遭到了毁灭性的伤害——母树的核心精灵宝钻最终还是被魔物夺走了。

    没有了母树,精灵族就再也不可能有新生儿降生。

    雒一夜之间堕落魔化,从此再也没有回去过精灵族。他隐姓埋名,做过商人,当过权臣,成为过佣兵,甚至还当过盗贼,到处流浪,只为找寻精灵宝钻的踪迹,然后送回族地。

    可是,几十年上百年过去了,依然毫无结果。

    不过雒从来没有放弃,直到某一天,他听说了“人类之子”的存在。

    ······

    精灵不老不死,可一旦意外死去,却是没有灵魂的。

    虽然,所谓的“死亡”,不过是回归母树,等到几年或者千百年后由母树再次孕育出来,可那个新生命,却根本不是之前那个存在了。

    更何况,雒自认为像是自己这种已经堕落了的精灵,最后的结果,也不过就是消散在天地之中。虽然,他奢望着自己能够回归母树——但无论是那种结果,他所有的记忆都会变成一片空白。

    所以,当雒再次有了意识的时候,完全傻眼了。

    “在发什么呆?是不是没体验到第一次的快感?”带着热气的声音喷在耳边,随即而来的便是身后某个不可明说的地方传来灼热的被撑开和挤压的疼痛感。

    伊露维塔在上!现在……现在是什……什么情况!?

    身为精灵,雒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折磨”,一时之间差点失声叫出来。但随即,他便明白了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外人都以为精灵淡漠纯真,但实际上,精灵只是在面对外人才会摆出这么一副高高在上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更何况,长久的生命让精灵的见识可一点儿都不会少,在离开精灵族的领地之后,四处寻找精灵宝钻的期间,雒更是见识过不少这方面的事情。

    即使在拥有美丽容貌的精灵族里也是数一数二的长相更是让雒遭遇过不少类似的情况,可那时候,都是对方还来不及行动,他已经用木刺将对方串成“肉串”了。

    他从来不是另一个良善的精灵。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落到这个地步,但是当即,雒就想将压在自己身上的这个人给踹下去,与此同时,脑海之中已经浮现出了将这个胆大包天的无耻之徒给折磨死的几十种方案。

    只是,当他抬腿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软绵绵的,费尽全身力气,也不过将腿给抬高了大概一掌的高度,在外人看来,他这个动作更像是在张/开/双/腿/求又欠。

    至少,在他身上的那个男人是这么认为的。

    “呵,这么心急?”轻笑一声,男人附身舔/上少年白/皙/胸/膛上的那粒已经有些月中月长的朱红,反正做都已经做了,男人也不再顾忌什么,只要不过分,他也不会吝啬。毕竟,难得遇到一个契合的。

    更何况,是这种力·所·能·及的“小事”。

    既然对方想要,他就给好了。男人这么想着,双手流连地抚摸着身下细滑的皮肤,然后握住对方细瘦的腰,狂野地动作起来。

    雒本来就在气愤这个暂时还看不清楚脸的下流胚子居然敢冒犯自己,结果身体不听使唤没能教训到对方,所以,他就想弃武力,直接用魔法解决,可哪曾想到还没有来得及,就被对方那狂风骤雨般的动作直接给弄昏了过去!

    昏迷过去最后一眼,他似乎看见了男人的脸,可此时,他已经管不得那么多了,脑海只剩下一个念头——你……你特么的等我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