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光阴童话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足者无法及时看新章, 请48小时后再看。

    江甜不是一个细腻的人, 还是一贯的大大咧咧, 她不知道池怀音和季时禹发生了什么。第二天放学,只是见她的手表又回来了, 就随口问了一句:“你不是说这表抵押给民宿老板娘了吗?你去拿回来了?”

    池怀音缩了缩自己的手, 点了点头, 不愿多说:“嗯。”

    “怎么不叫我陪你去, 你现在真的越来越神出鬼没了。”

    “我看你这学期,好像上课比较忙。”

    一声痛苦的叹息响起, “别提了,听说我们教授最近家变,每天都臭着一张脸来学校, 我们都被他折磨死了”。说起这个话题, 江甜就有吐不完的苦水, 她瘫软在池怀音身上:“今天我们去学校外面吃吧, 最近真的太苦太苦了, 好歹要吃好点。”

    ……

    森大门口也有几家小馆子, 江甜最喜欢的是江南吴越特色的这家。离乡背井在外读书,也只有美食能让她解一解思乡之情。

    一人点了一碗黄鱼面, 黄鱼提前炸过, 外面又酥又软, 浸入浓郁的汤底, 回味无穷, 鲜得眉毛都要掉了。

    江甜吃得大快朵颐,大约是饿了,也顾不上美女形象,不一会儿就吃完了。倒是池怀音,吃饭的样子格外秀气,细嚼慢咽的。

    江甜擦了擦嘴,等着池怀音的功夫随口和她聊着天。

    “话说,你们班那个季时禹,有女朋友吗?”

    听到江甜冷不防提到季时禹,池怀音握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

    “怎么又说起他了。”池怀音努力让声音保持平静,偷偷低下头去,害怕自己露出什么破绽。

    江甜一脸神秘的表情:“你猜我为什么说起他?”

    池怀音心跳不由加速,心想难道她的秘密被发现了?

    江甜对池怀音勾了勾手指,然后在她耳边低声说:“你往后看一看,自然一点,别太刻意啊。”

    池怀音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下意识往后看了一眼。

    这不看还好,一看,眼睛都要钉在身后了。

    “快转过来。”江甜压低声音说:“别被发现了。”

    池怀音不情不愿地转过身来,脑海里却怎么都忘不了刚才看见的一幕。

    季时禹和一个女孩在吃饭,旁边没有别人,只有他和一个女孩。

    虽然他背对着她们,可是那背影,池怀音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那女孩低着头吃着小菜,一头及腰长发披散,额头上的刘海用黑色发夹别在侧面。衣着简单,气质清清淡淡的,从五官轮廓来看,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

    池怀音突然觉得眼前这碗没吃完的面条,变得索然无味。

    耳朵开始越来越红,大脑也开始有点发胀的感觉。

    耳边是江甜聒噪的声音:“这女的哪个学院的?怎么没见过啊?是女朋友吗?如果是的话,上次不会跟我们去情人岛吧?是最近处的吗?”

    池怀音尴尬地扯动着嘴角,努力假装着事不关己的样子。

    任江甜说什么,她只是低着头看着眼前的面条,抓紧了手上的筷子。

    也不知道怎么了,她整个人仿佛掉进深渊,胸口滞闷,好像喘不过气一样。

    *******

    季时禹回寝室的时候,时间尚早。赵一洋见他手上打包的食物,瞬间翻了个白眼。

    “每个月拿了生活费就上赶着去上供,也只有你了。”

    季时禹我行我素,把带回来的东西搁在宿舍的桌上,“爱吃不吃。”

    赵一洋对季时禹的事也习以为常了,也懒得多说,大咧咧坐在桌前,一边解袋子,一边说起自己的事:“这周五有舞会,我听说江甜很喜欢跳舞。我邀请她一个人,她肯定不好意思,我把池怀音也叫上了。我准备了一肚子的稿子,想着她要是拒绝我该怎么死缠烂打,结果她一口就答应了,还挺没成就感的。”

    说着,他抄起筷子对季时禹和陆浔说:“你们俩也得去啊,轮流陪池怀音,势必把她给我稳住,为我和江甜制造机会。”

    季时禹对于赵一洋的厚颜无耻已经无话可说了,理都懒得理,直接坐到桌前,打开了还没看完的书。

    相较季时禹的淡定,陆浔就有些紧张了,“又舞会?上次整得有点丢人吧?这次还去啊?”

    “咳咳。”赵一洋尴尬轻咳:“马有失蹄,人有失手,这次哥一定挽回面子。”

    季时禹从书中分了个神,干净利落地拒绝:“我不去。”

    赵一洋听见季时禹不去,立刻饭都不吃了,过来就抱着季时禹的腿。

    “我下半生的幸福就靠你们了,你们也知道的,我最近生意也没得做,要是女人再跑了,我不想活了!”

    ……

    ****

    其实舞会这东西,不过是打发时间的消遣。

    江甜一贯喜欢跳舞,本科的时候就有海大教育学院Dancing Queen的美誉。读研以后没交到那么多朋友,也就赶了上次那么一会儿舞会,也算是憋了一阵。

    以往去舞会或者活动,江甜都会特别打扮一番,但是今天,她连衣服都没换,直接从教室里赶来的。

    想来,她应该是真的对赵一洋没兴趣,甚至都不屑打扮打扮来吸引他。

    池怀音从进入舞池开始,就有些魂不守舍,眼神一直不自觉在搜寻别处。

    如果她早知道,之后会碰到季时禹和别的女孩吃饭,她一定不会答应赵一洋的邀约。如今陷入这么尴尬的局面,也全是她自找的。

    一想到那个长发的女孩,池怀音就觉得自己胸口一滞。

    江甜来了舞会就不歇着,拉着池怀音进入舞池中间,活力满满,夹杂在跳舞的男男女女之中,她笑眯眯地说:“我们俩跳,不理他们寝室那几个傻子了。”

    池怀音有些局促看着江甜:“我跳舞是真的同手同脚。”

    江甜不以为然:“笑话,我是谁,我教你。”

    ……

    舞池里彩灯闪烁,忽明忽暗,有学生乐队正在台上卖力演奏。

    江甜拉着池怀音直接进了舞池,这让赵一洋有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意思。好不容易把人叫出来了,却不想一支舞都跳不到,这可怎么办?

    他当机立断拉着季时禹也进入舞池,低声说道:“你先陪我跳一会儿,然后我们跳到她们俩身边,就交换舞伴。”

    季时禹不愿意跟着赵一洋胡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