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光阴童话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足者无法及时看新章,请48小时后再看。  赵一洋仿佛听了天大的笑话一样:“这事在我们系谁不知道?你平时都在干什么?”

    他哈哈笑着,嗓门洪亮地调笑道:“怎么样, 现在知道池怀音是院长的女儿了,有没有改变主意, 别欺负池怀音了, 改追她得了,你给院长当乘龙快婿,我们的小生意就可以继续了。”

    季时禹嫌弃地乜了赵一洋一眼:“就你赚那么点破钱, 还想要我卖身?”

    “趁还有小白脸赶紧卖,等人老珠黄,想卖都没戏。”

    季时禹的笑容带着刺骨的冷意:“你骨头痒了吗?”

    赵一洋立刻怂了:“刚才我是鬼上身,你当我在放屁。”

    ……

    季时禹懒得和赵一洋臭贫, 自顾自走着。

    对于池怀音最后说的话,季时禹还有些耿耿于怀。

    他突然回过头来, 皱着眉问赵一洋:“我是真男人吗?”

    赵一洋被他吓了一大跳,思考着他的问题,半天才支支吾吾回答:“上次去洗澡,看你该有的, 都有啊,应该是真男人吧?”

    季时禹表情瞬间冷凝。

    “滚——”

    ……

    *****

    骚扰电话事件之后,季时禹倒是没有再做什么出格的事。

    新学期课外活动减少, 大家都比较忙, 在学校也是教室、实验室、宿舍三点一线, 和季时禹那帮子人也算相安无事。

    周末,池怀音要去做家教,给一个高三的男生补习英语和数学,那孩子是她本科老师的小孩,所以她从未收取过任何家教费用。老师也感激她,每次都一定要留她吃饭。

    老师打心眼里喜欢池怀音,若不是自家儿子才高三,她恨不得要把池怀音说到自己儿子身边。

    “听你爸说,你现在跟着曹国儒教授?”

    池怀音秀气地咀嚼着菜根,抿着唇点了点头。

    “曹教授手里每年都有给北都那边推荐人才的名额,你应该知道吧?”

    “嗯,大概听说过。”

    “那你努努力,池院长对你学习上心,一直指望着你成才。北都总院,机会多。”

    池怀音咽了嘴里的饭菜,笑笑说:“我不想去北都。”

    池怀音这个答案让老师很意外:“为什么?多好的机会?”

    “听说北都的冬天,都有零下十几度,我怕冷。”

    老师哭笑不得:“胡闹。”

    池怀音笑嘻嘻地给老师夹了点菜:“老师,您就别操心我了,我觉得森城挺好的。”

    老师皱眉:“哪里好?”

    池怀音摸着下巴,认真回答:“沿海城市,海鲜便宜还好吃。”

    “孩子气。”老师终于笑了,敲了敲池怀音面前的碗:“不说工作了,你的个人问题呢?准备多久解决?”

    池怀音最不喜欢和人谈论这个,低着头瓮声瓮气说:“我爸说不着急。”

    说到池怀音的爸爸,老师也跟着叹了一口气:“池院长当然这么说,他这辈子就是被他那个爱人耽误了。”说完这句,她意识到自己失言,赶紧和池怀音解释道:“不是说你妈不好,就是……”

    “我明白。”对于自己家里的情况,池怀音是最明白的,也不愿意多提。

    “你以后找对象,还是要找个学识和你相匹配的。”

    池怀音看着碗里的米,一粒一粒白白胖胖挤在一处,她抓紧了手上的筷子。

    许久,她才抬起头,微笑着对老师说:“我想找的那个人,他可以什么都不是,只要我喜欢他就好。”

    ……

    从老师家里出来,天已经黑了。

    池怀音推着自行车,迈着轻快的步子,看着自己和自行车的影子,随着路灯的远近拉长又变短。

    走过马路,池怀音确定了路线,刚准备骑车回家,一抬头,就看见一行男生,从巷子里的小餐馆里走了出来。

    黑暗的巷子里,只有那家店门口有一盏路灯,围绕着路灯的几只飞蛾,影子落在墙上、地上,扑闪而过。几个人勾肩搭背从黑巷子里走出来,都喝得酣畅淋漓的样子,各个面红耳赤,嗓门拔高,又唱又跳,有的解开了衣服扣子,有的手上还拿着没喝完的酒瓶子,有的毫无形象打着酒嗝,有的干脆扶着墙在吐……

    总之,那场面,一塌糊涂。

    池怀音皱着眉看了一眼,竟发现那群人里,有一个人影十分眼熟。他走在最边上,个子却是其中最高的,黑暗中的轮廓都十分显眼。

    池怀音又盯着那人看了一眼,那人正好从阴影中走了出来,路灯昏黄的光亮,描绘出他的面目。

    正这时,那人抬起头来,远远的,和池怀音的目光相接,沉默而安定。

    ——阴魂不散,季时禹。

    池怀音吓得呼吸都要停止了,赶紧骑上车,蹬着踏板要赶紧走人,生怕自己多留几秒那群人就会跟上来。

    这城市版图也挺大的,怎么有种比宜城还小的感觉呢,走哪都遇到季时禹?

    看看和季时禹混在一起的那帮男的,一个个看着就面目不善。

    想想也是,能和他混到一起的,肯定都是小混混。

    池怀音在内心腹诽着,脚下蹬得极其大力。

    但是墨菲定律就是这么神奇,她越是想快点溜掉,却越是溜不掉。

    因为她蹬得太大力,一脚直接把车链子给蹬了下来。

    哐当、

    是她连人带车,摔得狗吃屎的声音……

    季时禹也挺忙的,这一学期曹教授就只给了他一个任务,实验和记录钕电解的电极反应。他的实验上学期就已经完成,数据都采集好了,就是论文曹教授还不满意,多次打下来继续修改。

    本来周末也挺忙的,但是矿冶学院那帮同学找他出去聚聚,他也不好拒绝,毕竟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关系都还不错。

    矿冶学院他们专业的,毕业后都是按原籍直接包分配的,工作也不错,不是研究所就是分到各大学校。

    以前森城本地人也不多,如今仅剩的几根苗苗时不时就会出来一聚。

    季时禹是他们当中唯一考上研究生的,那帮同学一直都说季时禹是最出息的。

    上班了不比在学校,生活压力摆在那里,在加上年龄问题,家里还要担心个人问题,这可愁坏了一帮生活单一的工科男。老同学重聚,成了诉苦大会,季时禹也插不上什么话。

    诉苦诉完了,大家坐一起你一言我一语分析了一下目前的就业趋势。

    其中一个同学剥了一颗花生,边嚼边说:“目前咱专业国内行情不好,森城根本没什么好单位可去,我当初想留校没留住。但是听说北都的大学生已经开始不包分配了,想想我们还算走运的。”

    另一个同学听到这里,不住点头,拍拍季时禹的肩膀说:“你考研太对了,曹教授每年都有往北都有色金属研究总院推荐名额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