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光阴童话最新章节!

,给男士的菜单有价格,给女士的没有,让男士的绅士风度可以发扬。”

    赵一洋也没吃过西餐,哪里知道吃个西餐还有这么多门道。这么被江甜鄙视了一顿,也有些没面子。近来和江甜相处得多,两人虽然天天斗嘴,也磨合出了点特殊的相处之道。

    赵一洋把菜单一丢,大咧咧往椅背上一靠:“你洋气,你来点。”

    江甜接过另一本菜单,递给了池怀音,自己继续翻动着,恶狠狠道:“看我不把你点破产了!”

    赵一洋知道江甜有分寸,嘴上却是故意接了一句:“老子没钱付,就把你留这儿洗碗!”

    ……

    两人欢喜冤家的样子,逗得一桌人都忍俊不禁。原本有些尴尬的气氛倒是很快就缓解了。大家都是年轻人,聊天的话题也差不多,不一会儿就热络了起来。

    池怀音从见到钟笙开始,就有些尴尬。

    到餐厅的时候,大家就开始分座,赵一洋和江甜坐在最中间,面对面,池怀音和钟笙一左一右夹住了江甜,然后是男生入座。

    季时禹选择了钟笙对面的位置,她得承认,陆浔小心翼翼坐到她对面的时候,她是很失落的。

    很感激赵一洋不会点菜,江甜把菜单递过来的时候,池怀音如获至宝。

    西餐厅的菜单大,至少能挡住她此刻很不自然的表情。

    在询问了大家的口味以后,池怀音和江甜完成了点菜。

    整体一算,价格确实昂贵,连池怀音和江甜都有些咂舌。两人交换了下眼神,准备一会儿结账的时候给赵一洋补贴一些。

    西餐厅的服务,在细节上都显得很贴心和精致,连赠送的白水,里面都有柠檬片和薄荷,这让赵一洋一直感慨:“一分钱一分货啊!”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陆浔笑呵呵地说:“要不是靠着老赵,我怕是工作以后才有机会来开荤了。”

    季时禹其实也没吃过,他撇着眼看了看桌上,皱了皱鼻子:“吃个饭这么多名堂,看起来都累,照我说还不如去海鲜排挡。”

    赵一洋习惯了怼季时禹:“那你出去啊,少一个人我少付点钱。”

    “呵呵,你请客,多不好吃我也吃双份。”

    ……

    坐在季时禹对面的钟笙,除了自我介绍,之后就没有说过话。

    说实话,她是有些不习惯的。

    以前虽然也跟着季时禹和他两个室友吃过饭,但是带别的女孩,还是头一次。

    看着他们一个系的工科生坐在一块自然的聊天,她内心有些复杂的感觉。

    这么多年,她一直自卑又自傲,高傲和冷漠,是她的保护伞。

    在座所有的人都比她出身好,家境优越,性格开朗。明明同龄,他们在读研,她却是要靠着自己工作以后,自己存钱找机会,经济独立以后,才能得以考大学,如今还没本科毕业。

    这感觉让她无力又难过,就像当年,她的同学只要想读书的,就可以去读高中,而她被家里逼着改了志愿,去读中专,只因为中专毕业能早些就业,不再找家里要钱。

    她不懂,家里两个哥哥是人,可以读大学,可以追求最好的生活,而她是女孩,就注定要过低人一等的生活吗?

    她很感激,因为中国还没有进入市场经济,大家对金钱的渴望没那么大,当年靠着外婆给宜城的小提琴老师送了一块床单,老师就教了她那么多年。这才让她有了一技之长。

    中专毕业后,她在宜城歌舞团工作了四年多,虽然不满意这个结局,可是她还是很努力工作和学习,在宜城歌舞团也是最刻苦的小提琴手。之后宜城歌舞团开放了政策,让她们也能参加高考,靠着努力,她第一年就考上了,可是领导不肯放人,她不放弃,又考了第二年,领导见她坚决,终于让她去了森城。

    森城很早就被划成经济特区,当时的政策是让沿海先富起来,所以森城的发展是很高速的。钟笙来了森城,就不想再回去。

    因为对她来说,宜城就是一个炼狱一样的地方。

    服务员开始给大家上餐。

    她其实也没有吃过西餐,但是她看书涉猎过,知道应该左手拿叉,右手拿刀。毕竟没吃过,心里还是有些紧张,怕出错闹笑话,于是偷偷看了看身旁的江甜。她来自海城,家境又优越,对西餐驾轻就熟,自然地拿起了刀叉。

    钟笙见自己的操作没错,不由松了一口气,开始秀气地切起了牛排。

    一整桌会用刀叉的只有江甜和池怀音,其余的几个男生简直人仰马翻,一副乡下人进城的样子,一会儿拿着刀叉,一会儿拿着勺,看着面前的汤啊牛排啊面包的,简直不知道先吃什么。

    钟笙见对面的季时禹,也是一副一头雾水,不知从哪里开始的样子。

    季时禹家里虽然不缺钱,却也比不上人家那些高干家庭、几代就优越的家庭。

    他和钟笙一样,只能循着整个社会的大规则继续自己的人生。

    上菜以后,池怀音才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一团混乱。

    江甜一开始还切了几块,后来看到赵一洋不耐烦那么切啊尝的,直接拿起叉子,把一整块牛排叉起来吃,她简直要笑到肚子疼了,不住地拍着桌子,毫无形象可言。

    陆浔有些拘谨,也有些手足无措,季时禹则是一脸的不耐烦,完全拒绝的表情。

    原来聚餐是件挺开心的事,这下因为所谓的“礼仪”,让大家都不自在,尴尬至极,这就失去了聚餐的意思。

    吃饭,原本应该是一件让人自在又幸福的事。

    池怀音放下刀叉,温柔地举起了手。

    “服务员。”

    她的声音响起时,有一道男声与她异口同声。

    池怀音有些诧异,看向声音的来源,竟然是季时禹。

    两人坐在六人桌上,距离最远的对角,因为异口同声地叫了服务员,视线本能在空中相接了一秒,随后又很快各自移开。

    服务员很快就过来了,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

    “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两人都以为对方会让着自己先说,本能回答了服务员。

    “请给我一双筷子。”

    又一次异口同声。

    偏偏这么一个坏男孩,学习成绩却一直是全年级第一,那时候池怀音怎么认真都超不过他,忍不住观察了他一阵。

    后来坐了他大腿,唯恐避之不及,就再也不敢多看他了,生怕他对她印象太深。

    毕竟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令池怀音更想不到的是,她居然会惹上这个,她应该一辈子也没什么机会深交的人。以池怀音匮乏的人生经验,这可真的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她那一脸的惊惶,都撞进了季时禹的瞳孔里。

    她越是瑟缩、害怕、紧张,他越是满意。

    季时禹身边站着的坐着的好几个,都是他的好哥们,工学院其他系的,平素和他鬼混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