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光阴童话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足者无法及时看新章, 请48小时后再看。  赵一洋疑惑地看了一眼季时禹:“从没听你这么评价过哪个姑娘, 这是发生什么了?”

    季时禹清了清嗓子, 半晌淡淡说了三个字。

    “没什么。”

    食堂里发生的事, 很快就通过赵一洋这个大嘴巴传到了女生宿舍, 再结合以前发生的事,赵一洋就差添油加醋写一部小说了。

    原本赵一洋和江甜一直想要撮合季时禹和池怀音,但是这么久也制造了那么多机会,真要来电, 早就成了, 也不至于还越闹越僵似的。

    圣诞节那天, 江甜和赵一洋摆了顿和事酒,邀请了季时禹和池怀音。

    森城西洋风正盛, 一些教堂、百货公司、大饭店都有圣诞节活动, 持续到25日晚上。他们算是最后一波客人。

    当时他们系里已经开始新课题了,平安夜都在实验室里加班,第二天圣诞节, 一个个都精神萎靡。

    池怀音不知道他们是这场和事酒的主角, 到场的时候,还处于严重缺觉的状态。

    赵一洋开了几瓶啤酒,顺着圆桌分配到每个人手里。池怀音从来不喝酒, 看到啤酒, 忍不住皱了皱眉:“我不会喝酒。”

    赵一洋也不理会池怀音的拒绝, 给她倒了一杯, 然后又另拿了一瓶刚开的,直接递给了季时禹。

    “人和人呢,是有缘分安排的。像我和甜甜,注定了要在一起,成夫妻。”说完,赵一洋龇着牙笑了笑:“但是有的吧,既然不能在一起,那也别当仇人。比如你们俩吧,是我们俩最好的朋友,我们原本是特别想把你们凑一对,但是既然不成,那咱就当这事都没发生过,到此为止了,谁也不提了,行吗?”

    江甜赶紧趁机举起了酒杯:“我们今天组这一局,是希望当个和事佬,有什么误会,都说开了好。”

    “是是。”赵一洋说:“和事酒么,重点是酒,你一杯,我一杯,什么仇都散了。”

    池怀音没睡好,脑子有些迟钝。

    “我们有什么仇?”

    “就你捉弄季时禹和他姐的事,肯定有什么误会。”赵一洋看了她一眼,压低了声音:“我原先误会你对老季有意思,没想到也是我搞错了,你多多包涵。”

    池怀音没想到赵一洋在桌上这么直接地把这些话说了出来,只觉得脑子里“轰”一声就炸了,脸瞬间胀红。明明是冬天,这桌上的尴尬却硬是把她逼出了一层薄汗。

    池怀音怕赵一洋再说下去,更一地鸡毛,赶紧举起了酒杯。

    从来不喝酒的池怀音,第一次接触啤酒,像喝药一样,想都不想,一口灌了下去。

    那种小麦和酒精发酵出来的淡淡苦味,让她的舌头有些发麻。

    “都是误会,我先干为敬!”

    池怀音的豪爽让赵一洋和江甜都有些诧异。

    这话还没怎么说呢,她怎么就喝上了?

    大家的视线不由都落在她对面的季时禹身上。

    季时禹的表情始终漫不经心,视线淡淡落在面前的桌上,半晌,他淡淡一笑。

    “话可要说清楚。”他缓缓抬起头来,定定看着池怀音:“哪些事是误会?”

    池怀音头皮越来越麻,脸上红得简直要滴出血来。

    真后悔去表白,被拒绝了已经够惨了,还被人捏了把柄,这会儿当着别人的面,也堵不住季时禹的嘴,只能认命地闭上眼睛。

    只听季时禹音色低沉,不疾不徐地道:“你捉弄我,可不是误会。”

    没想到,他并没有提及表白的事。

    池怀音再睁开眼睛,视线与他在空中相交,他眸中带着几分意味深长的笑意。

    始终……始终让池怀音难以捉摸。

    赵一洋见季时禹还在扯这事,赶紧又把酒给满上了。

    “季时禹你他妈是不是男人,一直为难人家姑娘什么意思,不就多走两个小时么,当锻炼身体不行啊?”

    “就是啊。”江甜也赶紧为池怀音辩白:“我们怀音一贯不怎么认路,怎么可能故意的。”

    “以后你们就是同学关系,谁也别多想了,成吗?”

    “除此之外,互不干涉,也别捣乱。”

    ……

    赵一洋和江甜你一眼我一语的,完全不给他们插嘴的机会。

    眼前这尴尬的场面,让池怀音的手,忍不住伸向了面前的酒瓶。

    看来酒真是个好东西,在人无话可说的时候,至少可以麻痹一下自己。

    池怀音的手刚碰到桌上的酒瓶,对面的筷子已经不轻不重,敲在了池怀音的手背上。池怀音吃痛,本能缩回了手。

    控诉地看向对面的人,他却并没有回过头看向池怀音,只是专注地看着赵一洋和江甜的“双簧”。

    池怀音心想,这么个快准狠的小动作,难不成是巧合?于是乎,罪恶的小手又一次伸向酒瓶。

    这一次,手指头都还没碰到酒瓶,那双筷子又敲了过来。

    疼得池怀音几乎要龇牙咧嘴。

    赵一洋在说话,江甜在看着他,都没注意到另一边。

    池怀音对面的男人,目光终于幽幽回转。

    威吓的眼神,瞪了她一眼,让她想要拿酒的手,瞬间就瑟缩了回去。

    不是赵一洋请客么?酒又不是他付钱,他这是什么意思?

    ******

    那场诙谐又荒唐的和事酒终于结束了,大约是有赵一洋这个活宝在,倒是也没有那么煎熬。

    大过节的,赵一洋倒是有心,做家教赚了点钱,给江甜买了一台爱华单放机,把江甜感动得眼眶红红。

    热恋中的人,眼中是容不下别人的,和事酒结束后,他们就要去约自己的会了。

    赵一洋轻咳两声,宣布道:“为了证明你们已经和好了,就让老季护送怀音妹妹回学校吧。”

    完全没有给池怀音拒绝的机会。

    从东门的饭店回学校,要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九点半已过,连最后一班车都发车了。

    两人只能选择最原始的方式回学校——走路。

    最初囫囵灌下去的啤酒,现在才开始发挥神威。从来没有喝过酒的池怀音只觉得脑袋有些重,脚下有些软绵绵的。

    这种有些恍惚的状态,让池怀音有些陌生。

    眼角余光偷偷看向身边的男人,粗糙,匪气,全身上下都带着几分小地方出来的莽撞,不讲道理,耍赖流氓,毫不绅士。其实她自己也有些不理解,明明他和她的理想型差了十万八千里,为什么一颗心还为他牵动?

    想起被他拒绝的那几天,池怀音伤心得甚至不愿意把这件事写进日记。最难受的时候,她把日记本里所有记录有“JSY”字眼的地方,都用钢笔涂成了黑方块。

    回忆起这些,池怀音忍不住有些鼻酸了。

    她用力吸了吸鼻子,走在她身边的男人终于意识到她的不对劲,停下了脚步:“是不是感冒了?很冷吗?”

    从表白之后到现在的委屈,因为他一句若无其事的问话,全给逼了出来。

    池怀音抬起头看着季时禹,第一次在他面前流露出脆弱的情绪。

    “我知道,女孩子主动,就是不会被珍惜。”

    “什么?”

    池怀音的控诉仍旧没有停止:“可是我就是不想就这样算了,我想怎么也要试一试。没有努力过,怎么知道结果?”

    季时禹眉头皱了皱,“池怀音,你喝醉了”。

    “对,我就是喝醉了。不喝醉了,我也不敢问。”酒醉怂人胆,池怀音突然拔高了嗓子,用那张温柔秀气的小脸蛋,恶狠狠地问道:“我就想问问你,为什么我不行呢?”

    季时禹低着头看着池怀音,第一次,她勇敢地迎了上来,目光毫不闪躲。

    夜风凛冽吹过,时间过去了许久,季时禹都没有回应任何。

    池怀音那双水光澄澈的眸子里,最后的一点火苗也渐渐熄灭。

    “我明白了。”她的表情难过极了:“就像赵一洋说的,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互不干涉,我也不会再捣乱了。对不起,那天我不是要故意整你,我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