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光阴童话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足者无法及时看新章, 请48小时后再看。  手上紧紧攥着裙子,带着一丝汗意,脑中还在回味他抓起她手的那一刻。

    其实她抬起手的时候,是做好了他不会选她的准备,因为另外两个舞蹈专业的姑娘,活泼开朗,人也主动, 都比她更吸引男生的注意。

    他站在船上, 看了她一眼,没什么表情,突然抓起她的手,两个人其实都有些愣了。

    仿佛那种选择,是一种本能,让她的心跳骤然加快。

    此刻季时禹背靠着船沿,视线落在右前方, 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你怎么会来?”季时禹的视线懒散地瞟过来, 淡淡看了她一眼。

    池怀音没有回答,只是反问了一句:“那你呢?”

    “我?”季时禹微微扯动嘴角:“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姑娘。”

    话题到这里, 戛然而止。

    池怀音也觉得自己胆子太大了一些, 但是眼下这种情形,真的很容易让人冲动。

    船行之湖心, 除了水里的鱼, 周围没有任何活着的动物可以来打扰。

    风缓缓拂面, 吹动平静的湖面带起一丝丝波澜。

    仿佛在鼓舞着她,说吧,这么好的机会,不要再等了。

    钟笙结婚了,她不愿意再等出另一个钟笙。

    如果季时禹都是要重新开始,为什么不可以是她?

    仿佛鼓起了毕生的勇气,池怀音攥紧了自己的手心,彻底抛去了从小到大,老师和家长教育的“矜持”,深吸了一口气。

    “你看我合适吗?”

    “池怀音?”

    “你先听我说。”池怀音的脸越涨越红,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知道你喜欢钟笙的时候,我很难过,但是现在钟笙结婚了,我不想再错过了。其实,我今天是为了你来的。”

    “季时禹,我喜欢你。”

    ……

    池怀音半低着头,许久都没有听到季时禹的回应。

    她还想说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能说什么,一张嘴就有种要咬到舌头的感觉。

    池怀音像等待宣判的犯人,等得有些心焦,半晌,才怯生生抬起头。

    “季时禹?”

    只见他似笑非笑,淡淡反问:“谁会泡院长的女儿?疯了吗?”

    仿佛一桶冷水,嗖嗖就从池怀音的头顶骤然泼下,她甚至都不知道能说什么了。

    “按照一般的发展,发生了这事,我们两个是不是应该有一个跳湖?”

    季时禹冷不防一句没头没脑的话,瞬间把两个人之间那种低气压带歪了。

    他见池怀音不说话,轻叹了一口气:“我是男人,我来跳吧。”

    “不!用!”

    ……

    1991年夏天的尾巴,池怀音人生第一次暗恋以告白失败告终,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熬,每天还是要忙碌地做实验、写报告。

    中秋过后,冬天总是来得很快。

    那一年,森城的冬天遭遇了几十年难遇的寒流,冬天平均16度的森城,进12月开始,温度就跌破了10度。

    “熔盐电解铝新型惰性阳极”的课题实验研究终于基本完成,论文在曹教授的指导之下已经成稿,之后就是等待上刊了。

    和季时禹朝夕相处的日子终于过去,这期间她的表现一切正常,她都忍不住要表扬自己,演得真棒。

    *****

    这几个月大家的生活都过得很寻常,赵一洋谈恋爱以后,就对学校的宿舍管理规定很不满。男生进女生宿舍,脚还没跨进门,已经被宿管大妈拦住了;女生进男生宿舍,宿管大爷基本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些女生进男生宿舍推销袜子或者一些地摊货,基本上畅通无阻。

    研二的第一学期过半,学校里很多准毕业生就开始实习了。像总来赵一洋赌摊一个学物理的男生,大四的,四人一间的房,只住了他一个人,他也无聊,就总到赵一洋宿舍来打牌,他女朋友是法律系的,经常到他宿舍里玩。学校里宿舍就那么大,天气热,他们鬼混的时候老开着窗,隔壁和上下楼宿舍的男生都能听见床响。

    每次在赵一洋这边来打牌,基本上都是一群人围攻他一个,以此警示他,“在这个匮乏的时代,你吃肉归吃肉,不要吧唧嘴,太没道德了”!

    有一阵子,赵一洋一度把这个比他小几岁的男生视为灵魂导师,每次他来打牌,他都要拉着人家一通取经。

    对于赵一洋这种目的不纯的行为,大家都很鄙视。

    季时禹忍不住啐骂他:“你最好每天少胡思乱想,小心江甜知道了,卸了你的腿。”

    “是男人就会想。”赵一洋对此倒是不以为耻:“谁有女朋友了不想啊?”说着,突然变了表情,戏谑一笑:“也是,你肯定没法想,毕竟你还是没有女朋友的雏鸡。”

    “滚——”

    “不服啊?要不咱打个赌,赌我们俩谁先当上真男人。”赵一洋阴险一笑:“就以今年为时限吧。”

    “……”一直沉默的陆浔终于听不下去了,插了一句嘴:“现在都已经12月10号了,老季女朋友都没有,上哪当男人。老赵你这打赌太欺负人了。”

    赵一洋哈哈大笑起来,本来也没有真打赌的意思,不过是借机揶揄一下季时禹。

    “也是,人家说不定还在等钟笙离婚呢,我肯定赢定了。”

    说着,转身要回自己铺位,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低沉的男声。

    “赌什么?”

    赵一洋没想到季时禹会接话,一时也来了兴致:“你真要来啊?那行啊,真男人之争,谁输了,谁穿内裤去操场上跑五圈”

    就像陆浔说的,都12月10号了,季时禹要翻身,怎么可能?他就不同了,专注搞定江甜就行,于是大胆下了赌注。

    本以为季时禹不会同意,结果季时禹听了这话以后,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倒像带了几分赌气似的。

    “就这么定了。”

    ……

    女人谈恋爱以后都是重色轻友的动物,比如说这会儿,江甜好不容易回到寝室了,居然在织毛衣。

    今年森城的冬天比往年冷些,她买了毛线从头开始学,怕她家赵一洋冻着了。

    就赵一洋那人高马大牛一样强壮的身体,池怀音觉得毛衣完全是多余的。

    江甜一边织着毛衣一边和池怀音聊天。

    “你知道吗,最近有个别的学校的女孩看上了季时禹,完全和母兽捕食一样,不达目标不罢休,那架势,怕是誓死也要把季时禹给睡了的意思。”

    池怀音没想到课题结束以后,季时禹的生活居然这么“多姿多彩”,不由觉得心头一揪,十分不适的感觉。

    “是么,那他要谈吗?”

    江甜头也没抬,“可能会吧,听说他和老赵打赌了,说是今年结束以前一定要找到女朋友。”

    池怀音皱了皱眉:“他们很闲吗?”

    “可不是么?我还骂了老赵呢,人家有没有女朋友关他屁事。”

    ……

    听江甜说完那事以后,没几天,池怀音就碰上了季时禹和一个陌生女孩在一块。

    池怀音从学校回家拿衣服,顺路去家后面的后街买点东西,就见到季时禹和一个女孩向她的方向走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