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光阴童话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足者无法及时看新章, 请48小时后再看。  “这次的课题难度比较高,北都有色金属研究总院愿意为我们提供帮助。”曹教授说:“那边的科研条件比我们好, 所以我们可能需要过去一段时间。”

    “去北都?我们一整个课题组吗?”

    “我带你们两个去,你们是实验材料的小组, 最核心的。”

    “这……”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池怀音有些惊讶,她几乎是下意识就看向季时禹。

    季时禹大约也没想到需要去北都,本能问了一句:“要去多久?”

    “一个多月的样子吧。”

    一个多月, 只有池怀音和季时禹去北都, 这让她的心情有些复杂。正当她还在犹豫的时候,季时禹已经先于她做出了回应。

    “那我回去准备一下。”

    ……

    系里为他们买车票还需要时间, 曹教授提前放了他们回去, 这两天不需要去实验室了,回去准备行装,等着去北都。

    池怀音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难过,一个多月去北都, 没有家人朋友,以后的日子就是抬头季时禹,低头季时禹。

    她心事复杂地走回了宿舍楼。

    宿舍楼下有一些男生在等着女朋友, 有的男生刚来的, 就对着宿舍的窗户吼一嗓子女朋友的名字。

    杨园在那些男生里并没有多么独树一帜,可是池怀音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一脸狐疑地走进宿舍的大堂, 果然没等多久, 就看到钟笙正好从楼道下来。

    池怀音的心情更复杂了。

    季时禹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姑娘呢?

    *****

    季时禹不喜欢北方, 尤其森城在南方,去北都的火车时间实在太长,他从来没有去过北都。

    这次趁着课题的关系,倒也算是长长见识了。

    去北都之前,钟笙提出请季时禹吃饭,这不仅让季时禹意外,连季时禹整个寝室都意外了。

    他去赴约的时候,都有些疑惑。

    考虑到钟笙的家庭状况,季时禹有些吃不准钟笙的用意,点菜的时候,只点了一些饺子。

    “你哪来的钱?”季时禹问。

    钟笙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看上去素净又有气质。她难得对季时禹笑一笑,淡淡说:“我没钱,也能请你吃个饭,感谢一下这么久了,你对我的照顾。”

    听到钟笙这话,季时禹嘴角扯动,微微勾起一个弧度:“我期待的感谢,可不是这样。”

    对于季时禹的明示暗示,钟笙已然驾轻就熟,很快就转移了话题:“你还有两年就毕业了,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季时禹拿起一旁的味碟,倒了一小盘醋,夹了一些姜丝置于其中,慢慢搅拌。

    “我知道,你毕业了要回原籍。”

    季时禹的话让钟笙原本轻松随意的表情变得有些僵。

    钟笙还有一个多月就要毕业了,按照现在的毕业分配制度,她一定会被分配回原籍工作,所以毕业后,她必须要回宜城。

    这是钟笙不太愿意聊得话题,季时禹这么冷不防点出来,她的表情有些尴尬,许久,她挪开了视线,抿着唇笑了笑:“到时候再说。”

    季时禹对钟笙这种态度也有些厌倦了,这么多年,他也等得够久了。

    没有无怨无悔的付出,人都是自私的。

    “我毕业后可以自由选择,你应该是知道的。”

    钟笙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

    “所以钟笙,你打算拖我拖到什么时候。”见钟笙仍旧不说话,一直低着头,季时禹也有些失望。

    “我没有强迫你等。”

    季时禹想想这么多年做的傻事,忍不住笑了笑:“我其实一直很好奇,在你心里,我和那些送你礼物,帮你打水的男生有什么不同。”他想了想,又自嘲地补了一句:“多一层初中同学和老乡的关系?”

    不等钟笙回应任何,解释任何,季时禹第一次不再无条件迁就她。

    “钟笙,这个答案,我已经等太久了。”

    他放下筷子,站了起来,“我要去北都,一个多月回森城。”

    临走前,他一字一顿地说:“你同意,我毕业就回宜城。”

    饺子还没有上,桌上就只剩钟笙一个人了。

    她白皙漂亮的双手紧紧捏着筷子,指节几乎见骨的白。

    *******

    赵一洋的舅舅来森城出差,顺便到学校来看了看他,给了他一些钱,除了赵一洋妈妈托舅舅带来的,还有舅舅自己贴的一部分。这笔钱让赵一洋手头一下子就松了。

    赵一洋这人一贯嘚瑟,手头一松,就决定请江甜去吃西餐。江甜一个人自然是不肯去的,最后赵一洋干脆叫上季时禹、陆浔、池怀音一起去热闹热闹。90年代初,西餐价格昂贵,大部分穷学生都没有吃过。季时禹想叫上钟笙,让她也尝一尝。虽然赵一洋很嗤之以鼻,但是想想三男两女也尴尬,三男三女可能更平衡,就同意了。

    森城的西餐厅当时多是外国人或者留洋回来的人开的,装潢华丽,环境优美,因为很多食材完全依赖进口,所以价格昂贵。一行人除了江甜和池怀音,都是第一次来,大家都有些局促。

    餐厅的服务员都穿着漂亮精致的西服,衣料上乘,看上去光鲜体面。这让平时都话很多的几个人都紧张了起来。

    服务员将他们带入座,三个女生坐在一排,因为赵一洋请客,大家默认让赵一洋和江甜在中间,面对面而坐。这倒让池怀音免去了和钟笙挨着的尴尬。

    除了刚来时季时禹随口介绍了一下,她们几乎都没什么交流。

    赵一洋其实对于吃西餐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但是也不能在江甜面前露怯,桌上就两本菜单,他大大方方将自己面前的一本随手递给了江甜,自己则打开了另一本放在女生们面前的菜单。

    他看着看着,就疑惑了:“这菜单怎么没价格?”

    江甜鄙视地偷笑了起来:“你给我的菜单上才有价格。”

    赵一洋听了,有些不悦了:“这餐厅咋回事,怎么一本菜单有价格,一本没有呢?”

    江甜撇撇嘴,笑笑说:“土鳖,这是西洋礼仪,给男士的菜单有价格,给女士的没有,让男士的绅士风度可以发扬。”

    赵一洋也没吃过西餐,哪里知道吃个西餐还有这么多门道。这么被江甜鄙视了一顿,也有些没面子。近来和江甜相处得多,两人虽然天天斗嘴,也磨合出了点特殊的相处之道。

    赵一洋把菜单一丢,大咧咧往椅背上一靠:“你洋气,你来点。”

    江甜接过另一本菜单,递给了池怀音,自己继续翻动着,恶狠狠道:“看我不把你点破产了!”

    赵一洋知道江甜有分寸,嘴上却是故意接了一句:“老子没钱付,就把你留这儿洗碗!”

    ……

    两人欢喜冤家的样子,逗得一桌人都忍俊不禁。原本有些尴尬的气氛倒是很快就缓解了。大家都是年轻人,聊天的话题也差不多,不一会儿就热络了起来。

    池怀音从见到钟笙开始,就有些尴尬。

    到餐厅的时候,大家就开始分座,赵一洋和江甜坐在最中间,面对面,池怀音和钟笙一左一右夹住了江甜,然后是男生入座。

    季时禹选择了钟笙对面的位置,她得承认,陆浔小心翼翼坐到她对面的时候,她是很失落的。

    很感激赵一洋不会点菜,江甜把菜单递过来的时候,池怀音如获至宝。

    西餐厅的菜单大,至少能挡住她此刻很不自然的表情。

    在询问了大家的口味以后,池怀音和江甜完成了点菜。

    整体一算,价格确实昂贵,连池怀音和江甜都有些咂舌。两人交换了下眼神,准备一会儿结账的时候给赵一洋补贴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