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光阴童话最新章节!

几个都特别好奇,你以后会娶一个什么样的人。”

    季时禹很认真地思考了以后回答:“娶一个女人。”

    “滚!”

    一个对季时禹底细比较了解的男生这时候插了一句:“我记得老季好像有喜欢的姑娘,据说以前是他同学。大三那会儿,有一回他偷摸摸跑火车站去接人,被咱系里一哥们给碰上了。”

    这样的重磅八卦投下酒桌,大家自然是欢畅地开始讨论。

    “真的假的?”

    “谁啊?”

    爆出这事的哥们努力回想着:“那哥们说人姑娘好像是森大的?”

    季时禹周围的几个人没在客气的,拳头打在季时禹肩膀上:“是不是兄弟啊,有女人都不和大伙儿说!”

    “怪不得考到森大去,感情不是学术的召唤,是姑娘的召唤!”

    “什么时候带出来见见!不见揍死你!”

    “天呐——季时禹人长得最帅,学历最高,还最先有女朋友!还让不让我们凡人活了?”

    ……

    在各种刺激夹攻之下,大家终于忍无可忍,用开瓶器又开了几瓶啤酒,誓死要把季时禹灌趴下,这一夜,闹得厉害。

    从餐馆出来,夜风拂过,季时禹感觉到身体上有一瞬间起了些鸡皮疙瘩,走了两步才回暖。

    同来的几个男生喝多了,整个放浪形骸,他拦也拦不住,就站在一旁看笑话。

    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么晚了,还会在街上碰到池怀音。

    毕竟在他印象里,她是那种天一黑就一定会回家的乖乖女。

    她扶着车站在巷子口,像看垃圾一样看着他们一行人,一脸的嫌弃不加掩饰。

    若不是看到他,也许她不会慌不择路乱骑一通。

    她到底是有多怕他?他不过看了她一眼,她就像被追杀了一样。

    看着她摔倒在地的狼狈相,季时禹忍不住笑出了声。

    身旁的同学看到季时禹笑了,视线也跟着看向巷子口。

    “谁啊这是?女朋友啊?”

    季时禹清了清嗓子,想也不想斥道:“去你的。”

    ……

    池怀音坐在地上,揉着自己有些痛的脚腕,膝盖和小腿上都有水泥地面刮伤的痕迹,表皮层破了,血痕一道一道的。

    和他一起喝酒的人都被他哄跑了,那些人走的时候还一路调笑,让她恨不得要拿块布把脸蒙起来。

    她不敢抬头,电话里还敢和季时禹理论,现实中,看到他就有些害怕。

    光影杂糅,让地上现出身旁的影子,她看着影子里,自己的自行车被扶起来停着,一个高个的男人影子蹲在自行车旁,手扶着自行车的脚蹬。他一个口一个口套着车链,机械扣合,一声一声。

    咔哒、咔哒。

    尴尬的沉默里,突闻季时禹噗嗤一笑,池怀音几乎是本能地抬起头,与他视线相接。

    月光和路灯的光打在他身上,周身带着暗黄的剪影,微弱而柔和。

    “池怀音,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他寻常说着话,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撕裂一般的喑哑,在这光影斑驳的寂静之夜,格外深邃入耳。也不知道怎么的,她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其实,我喜欢吃人。”他压低了嗓音,凑近池怀音,笑得有些邪肆:“尤其是那些……胆子小的女人。”

    由于季时禹的凑近,池怀音忍不住往后仰了几分。

    心跳噗通噗通噗通,跳得比平时快了许多,脸上更是瞬间就发烫起来。

    见池怀音露出害怕的表情,季时禹噗嗤一声,就笑了起来。

    “池怀音,你到底有多怕我?”

    “谁怕你了。”明白被戏弄了,池怀音也有点小脾气了,立刻打肿脸充胖子:“我……我是怕你太关注我……”

    “你有本事,看着我的眼睛说话。”

    池怀音耳根都红了,艰难抬起头看着季时禹的眼睛。

    浓眉大眼,瞳孔那么黑,仿佛有魔力一般。

    她鼓起勇气看着他的眼睛,他却浅笑着撇离了视线。

    “不要这么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没结果的。”他“遗憾”地摇摇头,低下头专注修着车:“我对你没有兴趣。”

    “什么……意思?”

    他抬起头来,眉毛轻佻地动了动,然后目光扫向池怀音胸前。

    一番打量以后,季时禹夸张地在胸前比了比:“我只喜欢大的。”

    今天池怀音穿了一件鸡心领的长袖连衣裙,脖子和锁骨的骨窝都暴/露在空气之中。见季时禹目光如此赤/裸裸,血瞬间涌上头顶。

    “你流氓!”

    “想哪去了?”季时禹一脸正直:“我是说,胆子大的。”

    “你……”池怀音知道被他耍了,扑棱着就从地上跳了起来。

    季时禹的手转动着自行车的车蹬,车链已经套好,垫高的车轮随着车蹬转动而转动。

    就在谈笑之间,他已经修好了。

    拍了拍沾了黑色机油的手,季时禹站了起来,高大的身材,如同一道黑影,将池怀音笼罩于其中。

    “走吧,送你回家。”

    堂姐对于季时禹的心不在焉很是不满,也懒得和他说了,转过头问起赵一洋。

    “刚才那个姑娘是你们同学啊?”

    赵一洋点了点头。

    堂姐有些犯嘀咕:“这姑娘对我们时禹好像有点意见,昨天故意给我们指个错路,我们多走了两个多小时。”

    “啊?”赵一洋对此有些不敢相信:“不能吧,池怀音是顶顶乖巧的姑娘。”

    堂姐疑惑地皱了皱眉:“那可能是我们误会了吧。”

    一直坐在一旁的季时禹,人家和他说什么,他都跟听不见一样,这会儿不和他说了,却是听得清楚。

    “知人知面不知心,不懂?”

    赵一洋疑惑地看了一眼季时禹:“从没听你这么评价过哪个姑娘,这是发生什么了?”

    季时禹清了清嗓子,半晌淡淡说了三个字。

    “没什么。”

    食堂里发生的事,很快就通过赵一洋这个大嘴巴传到了女生宿舍,再结合以前发生的事,赵一洋就差添油加醋写一部小说了。

    原本赵一洋和江甜一直想要撮合季时禹和池怀音,但是这么久也制造了那么多机会,真要来电,早就成了,也不至于还越闹越僵似的。

    圣诞节那天,江甜和赵一洋摆了顿和事酒,邀请了季时禹和池怀音。

    森城西洋风正盛,一些教堂、百货公司、大饭店都有圣诞节活动,持续到25日晚上。他们算是最后一波客人。

    当时他们系里已经开始新课题了,平安夜都在实验室里加班,第二天圣诞节,一个个都精神萎靡。

    池怀音不知道他们是这场和事酒的主角,到场的时候,还处于严重缺觉的状态。

    赵一洋开了几瓶啤酒,顺着圆桌分配到每个人手里。池怀音从来不喝酒,看到啤酒,忍不住皱了皱眉:“我不会喝酒。”

    赵一洋也不理会池怀音的拒绝,给她倒了一杯,然后又另拿了一瓶刚开的,直接递给了季时禹。

    “人和人呢,是有缘分安排的。像我和甜甜,注定了要在一起,成夫妻。”说完,赵一洋龇着牙笑了笑:“但是有的吧,既然不能在一起,那也别当仇人。比如你们俩吧,是我们俩最好的朋友,我们原本是特别想把你们凑一对,但是既然不成,那咱就当这事都没发生过,到此为止了,谁也不提了,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