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光阴童话最新章节!

;  “你的样子实在太浪了,看不出来才稀奇。”

    “去。”江甜的表情一看就是坠入爱河的样子,一脸的粉红泡泡:“周末你有空伐?”

    “周末要做家教,你知道的啊。”

    “那算了。”江甜说:“周末我要跟着赵一洋他们去联谊,我要看看赵一洋那帮狐朋狗党是准备给他介绍什么样的姑娘!”江甜说着说着,就忍不住咬牙切齿:“我看了下,赵一洋身边,一个好东西都没有,以前还觉得那个季时禹还不错,结果他也是个鬼混的,也要一起去联谊!”

    江甜还在耳边碎碎念,池怀音已经反应了过来。

    “我周末好像是有空的。”池怀音转了话题。

    “嗯?”

    “我跟你一起去,我也很久没出去玩过了。”

    “……刚不是还说要做家教?”

    “记错了,突然想起来,我的学生已经高考结束了。”

    “不是有新的吗?”

    “可以没有的。”

    ……

    *****

    赵一洋现在在整个男生宿舍三楼,都已经被人打成黑名单了。

    和他说话一定要有技巧,如果听到他说“我和你说件事”,一定要赶紧跑,不然他准一个春心荡漾,说一遍他和江甜确定关系、以及亲上了的故事。

    季时禹实在受不了他现在这个疯不疯颠不癫的状态,忍不住啐道:“你他妈能不能正常一点?!”

    赵一洋站在镜子前一丝不苟地整理着自己的发型:“你这种单身汉,不懂我们有家有口的幸福。”

    说着,他拍了拍陆浔的肩膀,把正在写报告的陆浔,拍得一笔直接把信纸戳破了。

    “陆浔,你加把油,下一个就是你了。”说着,睨了季时禹一眼:“你还是有希望的,不像某些人,注定要孤独终生了,看谁都羡慕嫉妒恨。”

    季时禹不屑地嗤了一声。

    “哎呀,你嗤也没用啊,你谈过恋爱吗?你牵过女孩的小手吗?你亲过女孩的小嘴吗?你都没有,但是你的兄弟我,都、做、过、了。”赵一洋最后捋了捋自己的袖口:“不说了,我去约会了,再见了各位!”

    “疯子!”

    他关上门后,季时禹和陆浔异口同声道。

    最近赵一洋谈恋爱了,这是人尽皆知的是,本来以为周末的联谊活动,他肯定不会参加了,结果没想到他不仅还是参加了,还拖家带口,不仅带了女朋友,还带上了女朋友的室友。虽然两个姑娘确实也都长得挺灵,但是毕竟破坏了原本的计划,让大家都有几分尴尬。

    这让攒局的哥们有些为难,本来算好了人数,减去赵一洋,男女都是一对一的,结果现在平白无故多出一个女孩,那约的另一边的姑娘,该怎么想?

    他正焦急着,音乐学院的那帮姑娘已经到了,一个个青春靓丽的,自成一道风景线。此情此景,他只能硬着头皮迎上去。

    森城的中山公园,是年轻人周末约会的好去处,公园的中心湖很大,上面都是划船的。那么大个湖,划到湖中心去了,还不任男孩子为所欲为?所以一般约会都会选中山公园。

    一行人虽然对江甜和池怀音的到来有些意外,但是也很快打成一片,都是年轻人,本就没什么隔阂。直到大家走到了游船中心,才意识到人数不对的尴尬。

    一艘船两个人,一男一女,原本是安排好的,现在多了一个姑娘,那怎么安排呢?

    前面有几对聊得不错的男女先上船了,赵一洋和江甜是一对,自然也上船了。

    最后现场只剩下攒局的和季时禹两个男生了,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季时禹看了一眼眼下的状况,沉默地踏上了船,他是男人,要先上去掌握平衡。

    剩下三个女孩,确实有些棘手。

    他扫了一眼岸上的人,最后抬起了手邀请,低声道:“谁先上?”

    季时禹话音方落,岸上的三个女孩同时抬起了手。

    季时禹没想到会这样,一时也愣住了。

    三个姑娘同时抬起了手,本来都有些尴尬,但是这会儿缩回去更尴尬,最后都稳住没有动,等着季时禹的选择。

    季时禹原本也不是真的来找对象的,要不是被赵一洋激了一下,也不会浪费时间来游什么湖。

    其实看到池怀音也抬起手的时候,他是有几分松了一口气的。

    比起去应付不认识的姑娘,池怀音这种安静又乖巧的女孩,要好相处得多。

    他果断地抬起手,一把抓住池怀音的手,将她扶上了船。

    皮肤灼热的接触,像过了电一样,两个人都怔楞了一秒。

    池怀音上船后,季时禹转而淡淡对岸上那个男生说:“剩下的二位美女,就辛苦你了。”说着,他看了一眼船另一头的姑娘,顿了顿声:“池怀音是我同学,我来照顾吧。”

    ——JSY。

    她写下这三个字母的时候,内心翻涌着一股又甜又酸的感觉,整个胸腔都被填得满满的。

    这是文人墨客描述的爱情吗?

    一个人的,也算吗?

    那一夜,她是枕着自己的日记睡觉的,那个冒着粉红泡泡的小秘密,她悄然都带进了梦里。

    江甜不是一个细腻的人,还是一贯的大大咧咧,她不知道池怀音和季时禹发生了什么。第二天放学,只是见她的手表又回来了,就随口问了一句:“你不是说这表抵押给民宿老板娘了吗?你去拿回来了?”

    池怀音缩了缩自己的手,点了点头,不愿多说:“嗯。”

    “怎么不叫我陪你去,你现在真的越来越神出鬼没了。”

    “我看你这学期,好像上课比较忙。”

    一声痛苦的叹息响起,“别提了,听说我们教授最近家变,每天都臭着一张脸来学校,我们都被他折磨死了”。说起这个话题,江甜就有吐不完的苦水,她瘫软在池怀音身上:“今天我们去学校外面吃吧,最近真的太苦太苦了,好歹要吃好点。”

    ……

    森大门口也有几家小馆子,江甜最喜欢的是江南吴越特色的这家。离乡背井在外读书,也只有美食能让她解一解思乡之情。

    一人点了一碗黄鱼面,黄鱼提前炸过,外面又酥又软,浸入浓郁的汤底,回味无穷,鲜得眉毛都要掉了。

    江甜吃得大快朵颐,大约是饿了,也顾不上美女形象,不一会儿就吃完了。倒是池怀音,吃饭的样子格外秀气,细嚼慢咽的。

    江甜擦了擦嘴,等着池怀音的功夫随口和她聊着天。

    “话说,你们班那个季时禹,有女朋友吗?”

    听到江甜冷不防提到季时禹,池怀音握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

    “怎么又说起他了。”池怀音努力让声音保持平静,偷偷低下头去,害怕自己露出什么破绽。

    江甜一脸神秘的表情:“你猜我为什么说起他?”

    池怀音心跳不由加速,心想难道她的秘密被发现了?

    江甜对池怀音勾了勾手指,然后在她耳边低声说:“你往后看一看,自然一点,别太刻意啊。”

    池怀音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下意识往后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