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光阴童话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足者无法及时看新章, 请48小时后再看。  钟笙的分配通知猝不及防就下来了,果然是回原籍。

    在分配通知书下来之前, 有学长学姐说过, 以前也有学生在森城找到工作, 就能留在森城的先例,但是如果分配通知书已经下来,就会变得很棘手, 因为改派书是必须要就业处才能下发的, 已经不是学校可以操作的。

    回宜城的分配通知书让钟笙陷入恐慌,她多次找到学校的老师求情, 一开始老师还给钟笙讲一些安抚的空话, 到后来, 老师也不耐烦了, 直截了当地说:“分配政策,是为了全国各地都有人才去建设,而不是为了给学生一个保障,不要想错了国家培养大学生,给分配政策的初衷。分配政策是很严格的, 如果随便就可以不回原籍, 那么小城市小地方岂不是越发没有人了?人往高处走, 谁辛辛苦苦读完大学, 不想留在建设得更好的大城市?可是我们国家现在处在发展的关键时期, 大学生肩膀上的责任很重, 回去建设家乡,就是对国家最好的回报!”

    “……”

    老师严厉的批评让钟笙无言以对,如果最后还是要回宜城,当初她努力来森城,又有什么意义?

    原来她不管多么努力,也无法摆脱命运的安排,这结局真的酸涩到了极点。

    她第一次感觉到社会大规则之下,蝼蚁平民的无力。

    这种无力比当年她不得不去读中专的时候,更甚。

    ……

    ****

    现实中的北都和池怀音想象中的北都完全不一样,除了那些热门的古迹还提醒着这座城市曾有着几千年的历史沉淀,别的发展,已经先于别处十几二十年。

    北都有色金属研究总院的科研人员,甚至在这里学习的研究生,都是全国各地最顶级的人才,很多季时禹和池怀音想不通的东西,别人不过轻轻点拨就通了。

    在北都一个多月连轴的开会、科研探讨,让池怀音见识了很多业内顶级的专家,也意识到她曾获得的那么一点小成就,在别人面前是多么不值一提。

    池怀音终于明白,为什么森大的学生都希望能得到曹教授的推荐名额。这种工作环境,确实完全不一样。

    这种认知让季时禹和池怀音都进入了百分百专注地工作状态,比起那些男女情爱的小事,他们还有更有意义的事情要做。

    一个多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要离开的时候,池怀音甚至有些不舍,虽然高压,但是她实在爱这种心无旁骛的工作环境。

    北都城市大,火车站离北都有色金属研究总院很远,曹教授怕误车,给他们安排了火车站附近的招待所来住。

    大约是赶上了周五晚上,火车站附近招待所都住满了,他们找了许久,最后找到的环境最好的,是那种单间鸽子房。一个小房间里大概可以放下一张单人床和一张小桌子,环境破旧,屋顶低矮,十分压抑。

    池怀音进去的时候,其实是有些不适感的。将自己的布包放在床头,池怀音心理建设许久,才让自己在那张看起来不是很干净的床上躺下。

    看看那扇破旧的门,池怀音不敢关灯,就这么和衣而睡。

    不知是不是最近太累,人产生了幻觉,池怀音觉得耳边一直传来“叽叽”的声音,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实在吵得睡不着,池怀音辗转翻了个身。

    这不翻身还好,一翻身就见自己枕头边有一只黑黢黢的老鼠,这只老鼠又大又肥,身上长着黑灰色的猫,尾巴很长,搭在她的枕头上,尖尖的耳朵挺立,一双绿豆一样的小眼睛盯着池怀音。

    池怀音全身的汗毛瞬间就竖了起来,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连天灵盖都开始发麻,几乎是触电一样,倏地就从床上跳了起来。

    “啊——”一声难以自控的尖叫,脱口而出。

    ……

    虽然这种鸽子房条件不是多好,但季时禹一个大男人倒是可以将就,只是这床铺很窄,屋子就这么点,翻个身都怕掉到地上。

    曹教授住的那一间在楼上,楼下只有他和池怀音。

    他正要睡觉,就听见外面一声尖叫,之后就传来隐隐的哭声,像春天的小雨,淅淅沥沥不停。那声音越听,越觉得熟悉。

    最后季时禹还是皱了皱眉,决定起身出去瞧瞧。

    “叩叩叩、”

    池怀音缩在房间的墙角里,整个人已经有些懵了。

    房门被敲响的时候,她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半天才想起去开门。

    破旧的房门随着“嘎吱”的声音被拉开,门口靠着的男人高大健壮,肩膀很宽,他的影子就能将池怀音笼罩其中,让人看着就很有安全感。

    季时禹倚着门窗,低头看见池怀音满脸狼狈的泪痕,微微皱眉:“怎么回事?”

    池怀音必须承认,在这脆弱的时刻,季时禹的出现如同救命稻草,她几乎要不顾一切地扑进他怀里。

    要不是走道的穿堂风有些微凉,吹得她清醒了几分,也许她真的会做出那等没有分寸的事。

    池怀音狼狈地用手背囫囵擦掉眼泪,委屈巴巴地说:“屋里有老鼠”

    池怀音可怜兮兮告状的样子,逗乐了季时禹,他低头看了一眼池怀音,像看着一个小孩一样。

    “老鼠就把你吓成这样了?”

    “不是一般的老鼠,是很大的老鼠。”说着,怕季时禹不相信,池怀音用手比了比:“有这么长!”

    季时禹走进屋内,床上床底检查了一下,“大概是从床底刨洞进屋的。”

    这房间实在太小,又很低矮,季时禹进来以后,转个身都几乎要挨到池怀音,头顶一直会碰到屋顶吊下来的灯泡,时而遮挡住那昏黄的光源,让房间里光影忽闪。

    虽然有些尴尬,可是池怀音还是很害怕,不希望他离开。

    “你能不能在这里坐一下,我一个人害怕。”

    季时禹觉得池怀音的反应有些好玩,但是想想池怀音毕竟是个女孩,害怕也正常,于是大咧咧在她那张床铺上坐了下来。

    屋内太小,季时禹坐下以后,整个房间也没有太多空间了。

    池怀音看了季时禹一眼,仍有几分心有余悸。

    “我能不能,挨着你坐?”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