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光阴童话最新章节!

    池院长毕竟是德高望重的学者, 即便很生气, 也没有当着季时禹的面, 表现出有失风度的行为, 只是板着一张脸, 严肃地把池怀音带回了家。

    一路,池院长一句话都没有讲,这让池怀音更加忐忑了。

    池怀音长这么大, 池院长第一次惩罚她, 把她锁在屋子里。

    从小到大, 池院长从来都只给池怀音最好的,什么新奇给她买什么, 去哪里都给她带礼物,手把手教她学习,一路将她培养成一栋楼的“别人家的孩子”, 对他来说,这段婚姻给他唯一的安慰, 就是这个听话优秀的女儿。

    池怀音几乎是他人生的骄傲。这么多年,他连重话都舍不得说她一句,这次能做出把她锁房里的决定, 可见他气成什么样了。

    池怀音家里隔音效果一般, 按教授级别分的三房一厅老格局, 老式木门, 门外是父母激烈的吵架声, 她越听越心慌。

    ……

    “老周跟我说, 说我们家姑娘谈恋爱了,她们同班的学生,男孩子不错,年轻有为的小伙子。我想怀音也不小了,谈个恋爱也可以。”池教授气极了,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难以自控的激动:“结果是和一个小痞子谈恋爱!我怎么和她说的!小痞子离远一点!她听了吗?”

    池母听说女儿谈恋爱了,虽然也有些震惊,但是她想法开明,只要两个孩子真心相爱,也没什么可反对的,“不是说是音音的同学么?都是研究生,哪有差的?”

    “他前天还在学校里裸奔,老师报到我这里来了,你说有多胡闹?丢不丢人?这姑娘就是家里保护得太好了,完全鬼迷心窍!”

    池母习惯了池父作对,顿了顿说:“那倒也是真性情,说奔就奔也需要勇气。”

    “你……”

    池怀音有些心焦,家里本来就气氛不好,如今因为她的事,父母吵成这样,她更是内疚不已。

    她正六神无主,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听见窗外传来“叩叩”的敲打声。

    她还以为是幻觉,毕竟她家住三楼,怎么可能有人能敲窗户?

    “叩、叩、叩、”

    又是一阵敲打,池怀音终于确定,确实是窗外传来的,心里咯噔一跳。

    壮着胆子走到窗户边上,犹豫许久,拉开了窗帘。

    隔着有些雾蒙蒙的玻璃,窗外骤然出现的人让池怀音吓了一跳,险些叫出声来。

    季时禹一只手扒住床沿,一只手指了指窗户,示意池怀音开窗。

    池怀音犹豫半晌,打开了一边窗户,他顺着爬到打开的窗户前面,双手死死扣住窗沿。

    “你怎么上来的?”

    季时禹满不在乎地笑笑:“显而易见,爬上来的。”

    池怀音本能去抓住季时禹的手,怕他掉下去。

    季时禹的手大而有力,池怀音的手柔若无骨,附在他的手上,软绵绵的,又带着几分温暖,季时禹只觉得身体都跟着酥酥的,若不是情况不允许,他真想把人抱怀里去。

    再看看姑娘一脸担心看着自己,更觉心猿意马。

    原来谈恋爱是这种感觉,怪不得赵一洋每天回宿舍,都跟修了仙一样。

    “池院长很生气?”季时禹问。

    池怀音苦笑:“你说呢?都把我关屋里了。”

    “池院长不喜欢我?”季时禹有些不解:“为什么?我不优秀?他还亲手给我发过学术奖金,他不记得了?”

    “……你还好意思说,那惊世骇俗的,他怎么可能忘得掉?”

    两人正说着话,就听见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

    池怀音吓坏了,赶紧对季时禹做了个“嘘”的动作,然后极快速度拉上了窗帘。

    她刚一转身,池母已经推开门走了进来。

    “你站在窗前做什么?”池母看了池怀音一眼,立刻紧张了起来:“你该不会是想跳楼吧?姑娘,别冲动啊,不就谈个恋爱,小事情啊!”

    说着,就要走到窗边来。

    池怀音赶紧往屋内走,“没有没有,我就是无聊,看看风景。”

    听池怀音这么说,池母才放下心来,在池怀音的床沿上坐下。

    池母背对窗户,一脸语重心长地看着池怀音,温柔地握着池怀音的手。

    “你不要怪你爸,他是爱之深,责之切。”池母轻叹了一口气,哪里见得平时的泼辣模样:“他一贯比较顽固,认准的事情,总是很难改变想法。”

    池怀音有些心神不宁,既担心季时禹掉下去,又担心池母发现了。

    池母还在碎念:“那个男孩子,是哪里人?听说是你同学?我相信我姑娘的眼光,选的人肯定不会差。什么时候带回来给妈妈看看?”

    池怀音下意识瞟了一眼窗外,心想:这会儿就能带进来,就是怕你害怕。

    “这几天你就在家里休息休息,你爸说要给你请几天假。”池母对此有些无语:“小孩子谈个恋爱,他闹得跟什么一样。”

    交代完一切,池母顺手将池怀音的被子展开,铺好,手脚麻利。

    “今天早点睡,不要想太多,只要你喜欢那个孩子,那个孩子也喜欢你,妈一定给你撑腰。”

    ……

    池母离开了池怀音的房间,又顺手把门给锁上了。

    池怀音听了一会儿声音,确定他们都回房了,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池怀音赶紧两步踱到窗边,果然,季时禹还在。

    这个男人永远是这副离经叛道,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他没有直接爬进来和池父池母对峙,已经要感恩他还有所顾忌。

    “我爸妈都睡了,你赶紧走把。”池怀音说着就要关窗,被季时禹拦住。

    “池院长要关你?”

    池怀音压低了声音:“等过阵子,他会想通的。”

    季时禹不置可否,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

    池怀音有些不放心,又嘱咐了一句:“你千万别去找我爸胡说八道,他这人其实脾气挺拧的。”

    “噢。”

    两人互看了一眼,都没有再说话。

    树影沙沙,家属院里已经没有人了,昏黄的路灯让外面的一切风景都变得朦胧。夜里的凉风凛冽刮过,刮得窗户也跟着摇动,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

    池怀音担心季时禹这么一直挂着,不太安全,开口赶他:“你赶紧回学校吧,爬这么高,看着就害怕。”

    季时禹笑了笑,表情带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