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光阴童话最新章节!

    面对季时禹压力的眼神, 池怀音咽了一口口水,反问道:“难道同学都不能是了?”

    季时禹冷笑了两声:“是同学, 没错。”

    说完,转身就出去了。

    池怀音也不知道自己又说错了什么,总之周叔叔和他们聊完正事以后, 他依然板着一张脸。哪怕只是视线和她对视,都要立刻高昂着下巴,用一双鼻孔对着她。

    周叔叔临走的时候, 拍了拍池怀音的肩膀, 笑眯眯地说:“小男朋友生气了,赶紧去哄一哄。”

    虽然有些荒唐,但是酒醒之后,各自还有理智。抗战半年多, 没有结果,表白还被拒绝, 池怀音还能怎么办?本来也是她主动的,总不能还强迫他给她当男朋友,总归他也有自己的意志。

    池怀音有些不知所措, 简直不知道做什么才对。

    谁说男人的心思不难猜呢。

    收拾完自己的东西,从实验室出来, 独自去食堂吃饭, 走到半路, 才发现季时禹一直跟在她身后。

    学校的路就那么宽, 从实验室去食堂也就那么一条道。

    路两边的树, 因为过冬而落叶纷纷,秃颓的画面看上去有几分萧瑟。

    季时禹双手插在兜里,不紧不慢跟着她的步伐,她也吃不准是巧合,还是刻意?

    到了食堂,她去打饭,他跟在身后;她在食堂随便找了张桌子,他也拿着餐盘也坐到了她对面;她吃完饭洗了碗,准备回寝室,他还跟在她身后……

    池怀音终于感觉到这种无言的压力,忍不住停下了脚步,手指拨了拨搪瓷碗的把手,小心翼翼地询问:“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

    ……

    两个人一前一后,钻进了学校的小树林里,一人站在一棵树旁,都没有说话。

    一般来讲,小树林都是谈恋爱的人才钻的,这会儿跟着季时禹过来,其实池怀音也有些不适应。

    正午的太阳升至中空,晒得人有些热。

    季时禹脱了厚厚的皮夹克,拿在手里,两条长腿岔开站着,仍然比池怀音高出一个头,十足的压迫感。

    池怀音有些紧张,低着头看了一眼脚下的枯叶,绿色褪去,只剩脉络,踩上去咔嚓作响。

    沉默了一会儿,池怀音才打破了沉默:“这里没人,有什么话可以直说无妨。”

    池怀音若无其事的模样,惹得季时禹冷嗤了一声。

    “喂池怀音。”他皱着眉,一脸不爽:“你是不是失忆了?”

    “嗯?”

    “你不要告诉我,前天你醉得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池怀音有些尴尬,本不愿意再去回忆那些出格的事,但是季时禹也是当事人,总堵不上他的嘴。她面上微热,声音小小的:“记得。”

    季时禹气势凌人:“记得,你不准备和我交代点什么?”

    池怀音茫然极了:“要交代什么?”

    季时禹气极了,原地来回踱步,一副誓死要收拾她又不知如何下手的表情。

    他终于停下脚步,气鼓鼓站在池怀音面前,几乎指着她的鼻子道:“发生了这种事,你还说我们只是同学?”他顿了顿声,皱了皱眉:“池怀音,想不到你是这种人?!”

    池怀音胆怯极了,想了半天,只想了一句:“这种事,我也强迫不了你啊……”

    季时禹见她还敢顶嘴,冷飕飕瞪了她一眼。

    池怀音赶紧说:“你放心,我不会强迫你负责,你就当没发生过,也可以的。”

    季时禹越听越生气,最后气得直接把手里的皮夹克向池怀音的方向抛过去。

    皮夹克展开又落下,稳稳盖在池怀音头上,将她的脑袋笼罩起来。

    “唔……”

    池怀音本能要去抓开那件皮夹克,手还没抓到皮夹克的边缘,整个人已经被对面的人抱进了怀里。

    这突然起来的变故,让池怀音险些摔倒。

    双手被钳制着,动也不能动,头被迫靠在他滚烫的胸口。

    他的下巴搁在她头顶,轻轻摩挲,然后手臂收得更紧了一些,仿佛要把她按在自己骨血里一般。

    池怀音甚至觉得,这种距离,比他们发生那件事时,更近了一些。

    耳边是他心率有些过快的跳动。

    噗通、噗通、噗通、

    不知是生气,还是激动。

    风冷潇潇刮过,小树林里的落叶和光秃秃的分枝也跟着风的方向摆动,发出扫把扫在水泥地上的沙沙声音。

    许久,季时禹才开口说话。他的声音也带着几分紧张,那是她从来没有听过的一种语调。

    “池怀音,你休想睡了不负责。”

    他按了按她的头顶,不让她说话。

    “学校分配的女朋友,我收了。”

    池怀音眼前全是黑的,氧气也有些稀薄,整个人都有些迟钝。

    “嗯?”

    愣了几秒,池怀音终于听懂了他的意思。

    这个认知让她整颗心都鲜活了起来。

    一丝奇妙的甜意从胸腔一路流淌至四肢百骸,她的人生好像突然绽放了七彩的颜色。

    还不等池怀音回答什么,就听见耳边不耐烦的暴躁嗓音。

    “臭丫头,你要是再给我装不懂,你就死定了!”

    ……

    ******

    周三早上,学校要停电检修实验室。整个冶金系都不用上课也不用做实验,简直是天籁一般的好消息。

    男生宿舍很平静,因为大家都在睡懒觉。

    208宿舍的季时禹实在是个没什么公德心的人,大家都要睡懒觉,他居然一反常态起个大早,起早不是问题,他还在阳台那边乒乒哐哐不知道搞什么,吵得整个宿舍不得安宁。

    也不知道有什么好事让他那么高兴,居然还吹起了口哨。

    赵一洋被吵醒了,起床气很大,直接一个枕头砸向从阳台走进宿舍的季时禹。

    “搞什么?吵死了!”

    被赵一洋的枕头砸了,季时禹也没有生气,他居然好心帮赵一洋把枕头捡了起来,又放了回去。

    赵一洋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迷迷糊糊从床上坐了起来。

    “季时禹,今天不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