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光阴童话最新章节!

变得荡漾起来,他一脸兴奋开始讲述起来:“今天一报有话剧表演,我去早了,正好碰到池怀音那个室友,江甜,她练完舞出来,好像是五四汇演要上台。”

    “哎哟你可是没看到哟,江甜穿着跳舞的那个民族服饰,漂亮,真漂亮啊,那白皮肤,那细胳膊,那小腰……”仿佛在回味,赵一洋的眼睛里有光,说起那一幕,嘴角都是略带猥琐的笑意:“你都不知道,那帮男的,看到江甜一走出来,都快流口水了!”

    “所以,你也流了?”

    “笑话!我比他们厉害了多了!”赵一洋一脸得意洋洋:“我憋得住啊!”

    “……”

    说起这事,赵一洋的表情就谄媚了许多:“我这回可是要追海城姑娘,你也知道的,海城姑娘漂亮又洋气,没票子怎么追?”

    季时禹嫌弃地瞥了赵一洋一眼:“滚蛋滚蛋!”

    ……

    虽然也知道赵一洋这个人不靠谱,但是毕竟兄弟一场,好不容易让他看上一个姑娘,季时禹不可能不帮。

    季时禹对江甜不熟,人姑娘不是工学院的,和池怀音是室友,平时和池怀音除了上课,几乎形影不离。自从赵一洋要追江甜,就开始视池怀音为眼中钉,完全没有同学之谊。

    实验做完,赵一洋跨小组跑到季时禹这边来,急得火急火燎的,跟火烧屁股似的。

    “你说池怀音怎么回事,她难道没有一点个人生活吗?一天空余时间就那么点,她们俩上厕所都要一起去!”赵一洋又气愤又克制,虚着声音跳脚的样子实在太好笑了。

    赵一洋四周看了看,压低声音对季时禹说:“我不管,你得帮我。”

    季时禹正在收拾试验台,头也不回:“我怎么帮?把池怀音打昏吗?”

    赵一洋眼睛放光:“这主意不错啊。”

    季时禹一记眼刀丢了过来。

    “要不这样,你帮我去拖住池怀音。”赵一洋双手合十,一副祈求姿态:“兄弟的幸福生活就靠你了!你也不想每天看到我吧?我谈恋爱以后肯定最后一个回宿舍。”

    “……”季时禹仔细考虑了以后,觉得赵一洋描绘的这个蓝图,似乎还不错。想了想点点头:“我试试吧。”

    ……

    池怀音最近其实比较清闲,教授交代的工作都做完了。新课题还没有分组,她每天在实验室里打晃一圈,也就没什么事了。

    最近在实验室也碰到过季时禹,不过两人完全没有交流。不知是不是上次的事,她又小小得罪了他,他之后就有些爱答不理的。

    所有人都喜欢聪明人,大部分人都慕强,池怀音也不例外。池怀音发现自己偶尔会不自觉找寻季时禹的方向。

    很奇怪,这小痞子在实验室里的样子,和平日吊儿郎当的形象完全不一样。每次曹教授来开会,说到比较难的课题关键点,即便是再爱出风头的同学,也不敢轻易接话。

    只有季时禹,总是能轻描淡写说出答案。

    不过他不烦她也好,至少不再欺负她了。

    收好了自己的笔记本和笔,池怀音重新绑了一下有些松散的头发。

    晚上江甜说想去校外吃小炒,池怀音看了眼时间,刚准备走,就听见身后有人叫着自己的名字。

    “池怀音。”

    池怀音一回头,就看见季时禹收拾完试验台,这会儿正靠着桌子闲适地站着,身上还穿着做实验的袍子,上面印着森城大学的校徽和文字。

    他微微偏着头,对她挥挥手。

    池怀音一头雾水。

    平时一个无意的眼神对视都要撇开,这会儿又是要干什么?

    “有事吗?”

    池怀音站在他面前,能感觉到他的视线若有似无,不知道为什么,池怀音总觉得他是不是在谋划什么,有种没来由的不自在。

    看了一眼实验室的时钟,她抿了抿唇。

    “我约了室友去吃小炒,没事的话,我就走了?”

    季时禹淡淡眼风扫过来,平静而缓慢地问她:“你周末有空吗?”

    池怀音看着季时禹,他目光没有闪躲。

    “嗯?”

    “我们计划周末去海边,你可以带上你的室友。”

    “啊?”池怀音见他若无其事说着这些,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你该不是要我们和你们一起去海边吧?”

    季时禹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不可以?”

    季时禹这反常的姿态,不由让池怀音怀疑起他的目的。

    他们并不熟,最近又有些结怨,她还被他欺负过,同学之谊都很勉强,朋友那更是谈不上。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池怀音仔细想想,自从季时禹发现她是院长的女儿,就各种不一样了。

    上次送她回家,这次又……

    简直,诡异。

    “我发现,自从你知道我是院长的女儿以后,就不正常了,献殷勤什么的。”攥着手指,想了许久,她还是忍不住:“我想告诉你,池院长这个人,公私分明,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怎么照顾过我,我在森城大学读了这么多年,他连跟我一起回家和返校都不愿意,所以……你要有什么想法,对我下手,也没有用……”

    池怀音这句话一下子戳中了季时禹的雷区。

    季时禹目光笃笃地盯着池怀音,嘴角的弧度让人觉得后背发凉。

    “池怀音,我就好奇了,在你心里,我到底能小人到什么地步?”

    池怀音被他盯得有些害怕。

    “那个……”

    季时禹也有些不耐了:“去不去?一句话。”

    池怀音咽了一口口水。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