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光阴童话最新章节!

效率太低了,我去那边擦了……”

    不迷信的池怀音真的忍不住又一次自问了,她这到底是惹到了哪路神仙,怎么季时禹就在她的生活中无所不在呢?

    她跟着理工大的女生过来抹桌子,就是想要杜绝一切可能和季时禹打交道的机会。

    结果随便碰上一个姑娘,也是句句不离季时禹。

    她池怀音上辈子是刨了他家祖坟吗?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呢?

    池怀音想想,最近这一切倒霉的起源,都是因为她当初那一句不知死活的“臭流氓”而起,而她为什么会对“季时禹等于臭流氓”这件事,有如此根深蒂固的印象呢?

    这一说起来,就不得不提到当初在宜城一中读书的事了。

    那时候,季时禹在宜城一中非常有名,上下三届,或多或少都有听过一些他的传说。

    ——著名的校霸、流氓,学校很多女生都被他欺负过。

    不巧,池怀音也曾是那名单中的一名,那时候,她还没坐过季时禹的大腿。

    大约是高二下学期、升高三的那段时间。季时禹和他那些狐朋狗党,不上课跑去录像厅看录像,被他班主任抓了个正着,班主任要求他们留校罚抄校训,他多久下班,他们就多久可以回家。季时禹的班主任是个单身汉,每天都在学校工作到关电闸才回家,是整个年级最有名的“拼命三郎”。

    学校的门房每天都回家吃饭,晚上十点过来守夜的时候顺便关电闸,也就是说,季时禹最早也要等到十点才能回家。

    听说这事的时候,池怀音还觉得挺大快人心的,毕竟季时禹做过的坏事也算罄竹难书,大家说起他都是同仇敌忾的模样。看他倒霉,哪怕不相干的人也忍不住鼓掌。

    令池怀音想不到的是,人若是倒霉起来,喝水都要塞牙缝。明明和她完全无关的事,最后却扯上了她。

    那天晚上,池怀音留校出黑板报,完成以后,她一个人去还板报书,路过配电房时,听到配电房里面还有声响,就下意识从半掩的门缝里看了一眼。

    这一眼,可真让池怀音吓了一跳。

    配电房里有人,这个人不是学校的门房,而是本该在教室里罚抄校规的季时禹。

    配电房里没开灯,只有一扇很小的天窗,银白的月影从小小的天窗,投射在季时禹头顶,映得他短而竖立的头发根根分明。他一手举着蜡烛,踩着电工平时拿来坐的板凳,捣鼓着电闸。

    他轻车熟路找到了总闸的闸刀,想也不想就直接往下一推。

    只听“啪嚓”一声,池怀音眼前突然就黑了。

    他关掉了电闸,在还不到八点的时候。

    池怀音怎么也想不到这世上居然有这么大胆的人。

    “啪哒、”池怀音手里的板报书掉到地上,那声响在安静的环境里格外清晰,季时禹回过头来,脸部轮廓似乎披着月的清辉,一双眸子不带一丝惊惶,看到池怀音,只是微微勾起了嘴唇……

    池怀音也曾挣扎过的。

    是敌方太强大,季时禹比她高出一个头,又长期运动,浑身肌肉,块块隆结。他拎着她的后领子,就把她拎到了楼道间。而她全程不敢反抗,像被淋了冷水的鸟,扑棱着也飞不动。

    学校里安静极了,学生放学,老师下班,除了留校的和办板报的学生干部,根本没什么人,这楼梯的背面,更是不可能被人发现。

    黑暗的环境,又背着光,池怀音只能就着月光,分辨出季时禹的人影。宽宽的肩膀,夹克的肩袖接缝直挺挺的,衬得他格外挺拔,也让她格外害怕。

    他的呼吸声很近,即使低着头,池怀音也能感觉到那是让人不安的距离。

    “老师太敬业了,不停电他不回宿舍,做学生的,谁不心疼?”

    季时禹漫不经心地放下卷着的袖口,像个好学生一样扣起了袖扣。

    “你刚才,都看到了?”声音沉定,听不出什么用意。

    池怀音有点蒙,下意识点了点头。

    季时禹虽然没有说话,可是某一瞬间的气音,让池怀音觉得他似乎是笑了。

    池怀音正在思索着,他微微低头凑近,温热的呼吸落在她额头上,把她吓得直往后退,差点撞到楼梯道的台阶。

    “我从来不打女人,但是我有很多让女人生不如死的办法。”

    黑暗中,看不清他说话的表情,可是那声音,竟然带着几分诡异的婉转缠绵。

    说着,他霸道地伸手,一把勾住池怀音的纤腰,轻轻一捞,以绝对的力量优势,迫使池怀音靠近他。

    “你真香。”

    他似乎心不在焉,只是轻佻地挑开了池怀音衬衫的第一颗纽扣,让一直被紧紧包裹的脖子露了出来。

    如凝脂一般的皮肤,即便在那样黑的环境里,也白得亮眼。

    背着光,池怀音从他下巴的角度,能感觉到他是低着头的,那么此刻,他的视线……

    池怀音想到这里,脸色瞬间红了又白。

    “真白,不知道胸前是不是也这么白?”说着,他作势还要解第二颗。

    池怀音整个人都在发抖,已经被吓得脸色惨白。

    她一把抓住自己的衣领,哆哆嗦嗦地说:“刚才突然停电了……我……我什么都没看见……”

    “很好。”季时禹没有放开池怀音,只是微微一笑,修长的手指顺着她细瘦的脖颈摸索过去,将他解开的扣子又扣了回去,然后离开池怀音的衣领,转而在她头发上揉了一下。

    像安抚一只因为受惊而忐忑不安的小奶猫。

    “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