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光阴童话最新章节!

    1990年,池怀音保送了研究生。

    报到那天,辅导员忍不住调侃:“教授天天掰着手指算开学的日子,生怕你后悔了不来报到!”

    本科的时候,全系只有她一个女生,到读研究生了,依旧只有她一个女生。也难怪教授都怕她不读了。万绿丛中,好歹也要有一点红吧。

    傍晚六点,学校的广播准时响起,一首《燃烧吧!火炬》引得路过的莘莘学子都跟着激情哼唱。宿舍楼下的绿茵草坪上坐着一对对青涩又美好的校园情侣,他们有的微笑着聊天,有的坐在一起吃饭,有的练习着口语。

    池怀音一个人拿着打好饭菜的白色搪瓷碗回寝室,室友们都还没回,录音机却没有关,带着电波杂音的广播声从喇叭中传来:“第11届亚运会于中国北京顺利闭幕。这是我国举办的第一次综合性的国际体育大赛,来自亚奥理事会成员的37个国家和地区的体育代表团的6578人参加了这届亚运会。中国派出636名运动员参加了全部27个项目和2个表演项目的比赛……”

    池怀音放下饭碗,关掉了录音机。

    关于保送,池怀音倒是没有太过意外。

    她读的是冶金物理化学系,研究方向是冶金电化学和固体电化学,通俗些说,就是研究电池的。在那个年代,这还是很新的概念,他们也算是开创的一代。

    全国也没有几个学校有这个学科,每天蹲实验室,研究环境也不咋地,又苦又累,哪有女孩愿意学。所以女孩学这个专业,最大的好处是啥?——被众星捧月啊。

    甭管长得美还是丑,僧多粥少的系里,是个女的就是娇花。

    以上言论都是池怀音的室友江甜说的。她是学教育的,女生居多,总以为工科女的世界肯定不一样。

    池怀音不想打破她的幻想,事实上系里虽然僧多粥少,但是她身份特殊,没几个人真敢追她,追她的也多是不怀好意,谁让她是院长的独生女呢。

    在自家古板父亲眼皮底下读书,别说谈恋爱了,就是有人给她写个信什么的,都有别的同学啊老师的去告密,池怀音觉得自己人生最后悔的事,就是读了森城大学。

    江甜是海城人,父母新潮时髦,虽然只生育了三姐妹,但是都把她们往最好的方向培养,完全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在那个年代极其少见。

    江甜是她们家老三,自小受宠,最受挫的事,便是本科的时候谈了好几年的男朋友甩了她,她因此自尊心大受打击,才考研考到了森城。

    四个人的研究生寝室里,池怀音和江甜关系好,除了上课几乎形影不离,比起农村和小城市上来的,她们属于较优越的家境,用度差得不远,自然聊得来些。

    江甜回寝室晚了些,她又不吃晚饭,说是这样能保持身材。一回寝室就拿着小镜子照个不停,头也不抬对池怀音说:“第三食堂今天晚上有舞会,我们海城老乡会组织的,你一起去伐?”

    池怀音咽下嘴里的饭,皱了皱眉问:“你也说是海城老乡会了,我去干嘛?”

    江甜终于放下镜子,走到池怀音身边,嫌弃地用白皙细长的手指点了点她的太阳穴:“你一个本地人,老乡会都没成立,不跟着我去玩,回寝室发霉啊!”

    为了证明森城不抱团不排外,学校没有批准森城老乡会。

    话虽如此,池怀音还是很抗拒:“我不想……”

    池怀音“去”字还没说出来,江甜已经一锤定音:“就这么说定了!”

    池怀音为难地看着江甜:“你有所不知,其实我跳舞……同手同脚。”

    “谁真是为了去跳舞啊!读研究生了还没对象,也不知道着急!”江甜一个白眼翻上天:“侬脑子瓦特啦!”

    池怀音:“……好吧。”

    ****

    森城大学男生宿舍7栋208在整层楼都挺出名的。

    一整栋楼就这么一间杂货铺,供上了香烟、散装啤酒和各种闲书,颇受同学们的欢迎。

    208本来住着四个人,后来有一个兄弟实在受不了这寝室乌烟瘴气的氛围,开学两周,紧急打了报告换了宿舍。

    据说他临走的时候说:“真让人难以置信,那几个垃圾也能考得上研究生。”

    剩下的三个人,赵一洋,杂货铺的老板,季时禹,杂货铺的供货商以及陆浔,一个老实巴交的好好学生。

    之前那个兄弟走的以后,赵一洋曾和季时禹打过赌,陆浔肯定会搬走,但你可别说,这孙子还挺坚强,这都开学好一阵子了,还没转宿舍,住得还挺好的。

    赵一洋坐在陆浔的床上,好奇地问他:“你不怕我们俩啊?居然住得下去?”

    原本双手插兜,一直置身事外的季时禹,听到这里,轻轻哂笑,踢了赵一洋一脚:“老子又不是恶霸。”

    赵一洋鄙视地看着季时禹,虽说他长得唇红齿白,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但谁不知道他,骨子里坏透了。

    陆浔的眼睛终于从书里移开,看了赵一洋和季时禹一眼,温和地说:“我觉得你们俩都对我挺好的。”

    赵一洋震惊极了:“真的假的?你觉得我们俩好啊?”

    “难道你们不好?”

    赵一洋立刻喜滋滋地说:“好!当然好!”

    “我一直读省重点,我们老师说大学是最好的地方,之前我在北科大,不如老师说的那样,所以又努力考到老师的母校森大了,这里总归是老师说的样子了吧?”

    赵一洋好奇地凑过去:“你们老师说啥了?”

    陆浔认真回答:“第一,学校里到处是长发长裙的女孩,在草坪上读英语;第二,自由恋爱,看上哪个就可以追哪个;第三,爹妈管不到,可以瞎胡闹。”陆浔关上了书,轻叹了一口气:“北科大冶金系一个女的都没有,没想到森大也就你们专业有一个。”

    说到这里,赵一洋也跟着叹了一口气,拍了拍陆浔的肩膀:“兄弟,你的失望,我懂。”他翘起二郎腿,还不住抖腿,一副小流氓姿态:“不过咱好歹也读这么多年书,要懂得变通,我们系没有,别的系不是很多么?”

    说完,他下巴抬了抬,点向季时禹:“这个你问季时禹,他最有经验了。”

    一直在看着体育杂志的季时禹听到自己名字被提及,终于抬起头,眼眸中不带任何情绪:“没空。”

    赵一洋从陆浔床上跳了起来,瞬间用结实的胳膊圈住季时禹的脖子:“今晚有舞会,为了陆浔下半/身的幸福,我们必须去!”

    陆浔没想到赵一洋这么热心,脸上立刻露出感激涕零:“我替我的下半生谢谢你们了。”

    一直被赵一洋箍住脖子的季时禹眉头紧皱:“放手。”

    不过说了两个字,却极有气势,让人胆寒。

    赵一洋放开了季时禹,目的却没忘:“要去肯定一起啊,三剑客好办事。”

    季时禹鄙夷看了赵一洋一眼:“和你三剑客,感觉我也变蠢了。”

    “季时禹!!!”

    ……

    赵一洋从本科起就是舞会的常客,甭管什么舞会都参加。

    那个年代也没什么娱乐活动,能合理让年轻男女放开了混在一起的,也就舞会这一条。赵一洋又怎会错过?

    虽然季时禹很嫌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