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空间重生:盛宠在九零最新章节!

    林建业不光是将实话跟温宁和许念说了,还趁此机会进行了一番说教。

    这大概也是做教育的人的一种通病了,就是爱说教,很多时候说着说着话,就不自觉地开始说教起来。

    但当然林建业的本质是好的,也确实是为了温宁和许念考虑才会说这一番话。

    不过,在学生时代,确实是很少有学生能完全理解老师们的这种苦心,大概也是因为类似的说教听了太多,已经疲乏了,所以很多人听了以后已经没什么太深的感触了。

    温宁和许念虽然不至于厌烦林建业的说教,但也确实没有太入心。

    类似的话听得多了,她们心中也自有自己的一番考量。

    关于自己的未来,她们早有规划,在许多人还懵懵懂懂地每天只是沉浸在各种卷子和考试中的时候,她们已经想好了以后要上什么大学,要学什么专业,甚至连毕业之后要做什么都已经考虑过了。

    或许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但对未来有规划总是一件好事。

    人其实最怕得过且过。

    过了今天不想明天,这样的日子其实是很可怕的。

    但凡是成功的人,大都对自己的未来有着明确的规划,就算他们也曾一时迷茫过,但他们肯定都曾认认真真地规划过自己的未来。

    温宁和许念虽说没有想过自己一定会成功什么的,但也确实不打算浑浑噩噩的过完一辈子。

    话题有些扯远,先回归到正题来。

    林建业的说教先不提,先来说他提到的告状者。

    林亚茹这个名字,实在是有些陌生,以致于刚开始听到的时候,温宁和许念几乎都没想起来记忆中有这么个人。

    她们根本不认为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去校长那里告状,而且,还告她们早恋!

    一高明令禁止学生早恋,一经发现可是要严肃处理的,情节严重的甚至可能会劝退,她们实在没办法相信,有人真的只是为了她们好,才去告状的!

    但刘亚茹这个名字听起来,也实在陌生,以致于她们在记忆中搜寻了许久,都没有一个能对的上号的。

    能去校长那里告她俩的状,肯定有些过节,但她们除了之前跟唐甜甜那一伙人有些冲突之外,就再也没有跟其他同学有过不愉快了啊?

    可唐甜甜那伙人早就安静了,就连最能蹦跶的刘芳都老老实实地夹着尾巴做人,再不敢找麻烦,她们实在不明白,还有谁这么恨她们俩,恨到想要她们俩被学校开除的地步!

    而刘亚茹这个名字,温宁和许念都可以确定并不是唐甜甜那伙人里的,既然是这样,她们到底是怎么得罪过这人呢?

    温宁和许念听完刘亚茹的名字后,都是一头的雾水。

    但要让她们相信林建业说的,刘亚茹是为了她们好才去校长那里告状的,她们可不敢相信,因而只能拼了命地去回忆,是否曾经跟这个人有过什么不愉快。

    但想了半天,都没想出什么有用的,倒是监控录像的带子先送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