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我的帝国无双最新章节!

    在码头相送,李丰心里感慨万千,虽然不知道,后续会如何,那燕王会不会来寻东海公的晦气,但至少,从东海公脸上看不出丝毫担心。

    东尚宫和东海公的扈从,也完全没担心的样子,好像都不将所谓的燕王幕僚看在眼里。

    李丰也就渐渐心安,心说自己又哪里知道庙堂之高?说不定,东海公在庙堂之上,更有大靠山,比如,当今圣上的亲弟弟,也就是该当继承大统的皇太弟?

    是以,送别陆宁时,他倒是轻松了一些,打定主意,要抱好东海公这条大腿。

    有妻弟这层关系,很多事,本来就不必多想,如果东海公因为沭阳之事倒霉,那他李丰怎么做,也摆脱不开关系,同样会跟着倒霉。

    也只能寄希望,东海公在庙堂,早就有不逊与燕王的靠山了。

    ……

    送走杨刺史后。

    回东海的画舫上,多了张洎和王寒时两个人。

    在杨刺史见证下,张洎输了三十万贯,被迫卖身为奴,崔衡更成了东海公这个可能当今天下最大债权人手里的小债户。

    此时的崔衡,又哪里再敢多话,赶忙放了王寒时,又将冬云庵的田地归还,五个道姑放免。

    王寒时和张洎,和陆宁其他扈从一样,在船头甲板歇息。

    王寒时,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看起来就有些神经质,上船后就坐在船头,嘴里一直嘟嘟囔囔的,眼神飘忽,不知道在琢磨什么呢。

    见陆宁走过来,他才慌忙站起,躬身道:“主公!”

    在和他深聊之后,陆宁已经口头答应他,辟为东海国的中大夫,待安顿好,就可以接他老父老母过来。

    王寒时思维敏捷嫉恶如仇,而且,确实喜欢鼓捣些现在来说所谓的“奇技y i n巧”。

    不过,很显然,作为这个时代的人,王寒时追求的自然是做官光宗耀祖,如果说请他回去就是为了让他琢磨奇技y i n巧,那他肯定跳脚骂。

    而说请他去东海国,聘为九品的中大夫,果然就不同,王寒时喜出望外,毕竟这份礼遇,极为殊荣,倒好似东海公顾茅庐请他一样,更莫说,东海公还将他从大牢里救出来了。

    张洎,则垂头丧气的,一直垂头不语。

    他父亲是滁州的小官吏,也不过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温饱而已,怕是百贯钱都拿不出来,三十万贯?那是天方夜谭的数目了。

    他想过,要不要写信向燕王求救,但一来这封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燕王面前,毕竟就是他自己,想面见燕王也要先疏通好,找好合适的时机,更莫说,他现在人不在润州了。第二,就算这封信到了燕王面前,而且,激怒了燕王,可自己,一样会跟着东海公倒霉,这桩事,被谏官们知道,就是自己打着燕王的旗号在外胡作非为,偏偏,还被人整治,所以,就算燕王觉得东海公跟他作对,会整治东海公,但自己怕会比东海公惨百倍,燕王那残暴的性子,令人想起就不寒而栗。

    只能,慢慢走着瞧吧。

    张洎,心里长长叹口气。

    ……

    陆宁进了舱楼不禁微微一怔。

    女眷先上的船,陆宁忙完,已经是一个多时辰后,这才带着张洎、王寒时等,在崔衡、李丰众殷殷送别下来到码头登舟。

    进舱楼,陆宁却见船舱内,多了两个曼妙身影,是两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此时都怯怯的躲在了甘氏身后。

    她俩都稚气未脱,但一模一样的鹅蛋脸,细细的柳叶眼,清纯可爱中,又尽显小妩媚。

    “不要怕,快拜见主君!”甘氏对两人笑着,又对陆宁道:“我怎么都不放心小十三的这两个师侄,出了这档子事,留在这里,以后也落不了好,所以,我就带上了她们。”

    陆宁微微颔首,“也好。”

    两个小姑娘听了眼中都有喜色,又被甘氏眼神鼓励,便都从甘氏身后走出来,在陆宁面前盈盈拜倒,异口同声脆生生道:“主人!”

    陆宁早已经倒吸口冷气,这,这,奶牛啊?大的,有点,有点过分啊!

    现在的女孩子,发育太早了吧?

    又见她俩起身,个头都很高,显然是还俗后暂时穿上了她们自己胡乱做的襦裙,很是显小,紧绷绷的,更显她俩那令人惊怖的曲线,襦裙裙裾又仅仅到膝盖,里面衬裤略短,露出两人柔美足踝,倒好像,后世的九分裤了,也隐隐约约让人能感觉到,两人都有一双纤美的大长腿。

    她俩现在胡乱裁剪的这身裙服,倒和后世那种短裙衬九分裤的装扮差不多,陆宁不由哑然失笑。

    甘氏道:“我琢磨着,小桃红你肯定要放免的,你身边的典秘书里,就没识字的了,她俩我问了,自小就学写字,跟在你身边正好。”

    陆宁点点头,这倒确实,婢女们里,识字的凤毛麟角,小桃红是因为刘志才侄女及继女的身份,小时候才进过私塾,其余被充为典秘书的婢女,原本都不识字,现在都在甘氏和尤五娘指导下,学习认字写字呢。

    “而且,她们两个又略懂剑舞技击之术,小十三的师姊教的,所以她俩跟在主君身边,做男装也是方便些的,主君身边,总不能一直跟着那些粗糙汉子。”

    陆宁怔了怔,还懂些技击之术吗?

    甘氏又道:“主君,她们既然进了陆府,又还了俗,以后不再用道号,还请主君给她们起个名字。”

    陆宁笑笑,略一琢磨,看着这对孪生小姐妹,“你们就和桃字一脉相承吧,姐姐叫大蜜桃,妹妹叫小蜜桃。”又问,“你们谁是姐姐?”

    其中一个怯怯的道:“主人,我是姐姐。”

    陆宁打量她两眼,已经将两人细微差别记住,其实两人比之一般孪生姐妹,更像的厉害,普通人根本难以分清,就算她俩的父母,自幼和她们朝夕相处,也经常将两个人认错。

    但陆宁感官敏锐,已经瞬间将两个人面相的细微差别区分开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