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我的帝国无双最新章节!

    李丰满脸的苦笑,东海公执意要来县衙,他心下惶惶,但也只能跟随。

    随之看着东海公坐着椅子翘着腿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狂态,更是无语。

    椅子是东海公随从带的,能折叠,携带很方便,现今东海公就硬闯进了县衙大堂,坐在大堂之上,一副等这里官员拜见的倨傲模样。

    陆宁现在,感觉自己的嘴唇还麻酥酥的,那软腻温香,传递给了每个神经一般,令他好像,有些亢奋。

    “东海公,你这是干什么?……”崔衡匆匆走出来,挥手令跃跃y u试的衙役们退下,对陆宁微微拱手,脸却沉了下来。

    看着李丰,更是眼神阴森。

    李丰心下一沉,就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但是,现今也只有一条路走到黑了,自己想平安无事继续财源滚滚,只能寄希望,这位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的大舅子,不触怒燕王殿下,最终化险为夷。

    比如,希望这件事,燕王根本就不知道,事后,反而惩治这些打着他名号祸害百姓的恶官。

    不过,这种希望好像不大,就算燕王本来不知情,但东海公现在行为,好像也是在挑战燕王的权威。

    李丰如坠冰窟,想死的心都有,这一天之中,心情真是大起大落。

    崔衡目光,最后还是盯在了陆宁身上,问道:“东海公,下官可曾得罪你?”

    陆宁身后站着两个铁塔似的扈从。

    衙门外马车上,甘氏坐在里面,马车旁,又是两个铁塔似的扈从。

    衙门大门洞开,甘氏能看到里面情形。

    陆宁看着崔衡笑了笑:“崔衡,你叫润州来人见我!”

    崔衡脸色阴晴不定,终于,他点点头,在身旁亲随耳边低语了几句,那亲随转身快步离去。

    好一会儿,从正堂内偏门,才慢慢走出一个人,是个二十多岁的公子,眉目周正,只是眼神有些飘忽。

    看着陆宁,他微微拱手,“你就是东海公?某是滁州张洎!”显然,虽然是庶民身份,却是极为倨傲。

    陆宁打量着他,突然心中一动:“张洎?别告诉我这么凑巧,你是水自洎?”

    年轻公子微微一笑,“不错,某就是水自之洎,东海公听过某的名字?”便显得有些自得,自觉得自己才名,已经远播江北。

    原来是张洎,陆宁不禁有些无语。

    后主身边群臣,陆宁也就知道这一个张洎,因为他太秀了。

    史官评价他,多用善迎合,反复无常之类的形容词。

    张洎,也是个三姓家奴,是燕王李弘翼保举他进入仕途,后主登基后,因为他善诗文,所以很快得到重用,独揽朝纲,后主几乎将朝政都交给了他。

    宋兵攻南唐,都到了宫城下,张洎还劝告后主不要投降,说自己算了一卦,宋兵很快就会失败。

    宫城即将被攻破,张洎携带自己妻子儿女来到后主的宫殿中,然后与光政使陈乔约定共同为国效死。

    等到陈乔自尽气绝后,张洎又跑去见后主,忽悠一通,说自己活着,是想到如果自己身死,怎么报效主公你呢?劝后主投降。

    等宋太祖见到张洎,训斥他正是因为他一直劝告后主不投降,使得战争持续这么久,生灵涂炭,他却磕头请罪,但又忽悠了一通,说了一堆义正言辞的话,正义凛然不怕死的样子。

    果然,宋太祖心思就被他揣摩到了,饶了他死罪,而且不久后加以重用。

    其后,其甚至和寇准同为中枢。

    不过宋太宗后来发现这个人,善于揣摩上意,议事只管迎合皇帝,且喜欢攻击同僚,所以最后还是将他贬谪。

    张洎这个人最奇葩的就是,他已经为宋臣,却经常去找生活已经极为拮据的南唐后主索要金银珠宝,后主把白金打造的器具送他,他还不满意,背后多有诋毁。

    而现在,这个奇葩的家伙,就在自己面前?

    打量着这个还算有些风度的洒脱公子哥似的家伙,陆宁摇摇头,人还真不可以貌相。

    “张洎,你和崔衡,将王寒时放出来,将冬云庵的判决撤销,这件事,我就当没发生过。”陆宁淡淡的说。

    张洎呆了呆,就笑了,冷笑,就好像,陆宁在讲什么冷笑话。

    崔衡也有些无语的看着陆宁。

    陆宁点点头,“好,那我换种说法,冬云庵众道姑,还俗被贬为奴,我就问问,她们五人,作价多少,张洎要带走两个,那就是贬为官奴后售卖为私奴,他用了多少钱?我出双倍!”

    张洎还是冷笑。

    崔衡也不言不语。

    陆宁就笑了,“既然,我说的条件你们都不同意,那好啊,这官司,咱们就到圣天子面前分说分说,毒蛇如何就是庵堂养的?崔衡,从你这沭阳,找几个证人我还是找得到的,你想一手遮天,很难啊!”

    崔衡便恶狠狠看向李丰,自以为李丰是人证之一。

    李丰心里这个冤啊,但这时候,乱说话说不定又得罪东海公,那就真是两面不是人,只能垂首不语。

    张洎冷笑道:“东海公,你以为你这个三十万公真的好大威风么?赢了几个边陲愚钝之官,几个陋府小奴,却让你自高自大,目空无人,简直太也好笑,在某眼中,你就是个跳梁小丑!三十万公?哈哈,哈哈。”摇头冷笑两声。

    那倨傲的神态自然是说,如果你早遇到我,已经输得裤衩都不剩了。

    陆宁一怔,随即就知道,这三十万公的名头,还传不到润州去,自然是李丰拿名剌来见崔衡后,崔衡和张洎,聊起过自己。

    看着张洎,陆宁就笑了,“看来,这位公子,是也准备和我赌三十万贯了?”

    张洎冷笑:“不错,你不是号称什么都行,任由别人出题么?你可敢让我出题?!”

    陆宁笑笑:“你有三十万贯么?”

    张洎立时一滞,马上气势就馁了。

    名士可以骄狂,但别提钱,提钱就有些伤。

    “那你又有何身份,有何官位么?”陆宁又笑着问。

    张洎脸上更是阵青阵白。

    “你既无财,又无官位担保,拿什么和我赌三十万贯?你算个什么东西?”陆宁摇着头。

    这一刻,便是沭阳县令崔衡,也觉得,好像,是有这么点道理。

    人东海公,凭什么和你赌什么三十万贯啊?

    陆宁身后诸扈从,也都鄙夷的看着张洎。

    “不过嘛!”陆宁看了眼崔衡,笑道:“如果崔衡你肯押注张洎赢,本公就格外开恩,和你们一起玩一玩。”

    啊?崔衡就有些傻眼。

    马车中,甘氏一阵头疼,主君这是要将全海州官员,都变成自己的债户吗?

    “不肯的话就算了。”陆宁笑了笑。

    看着张洎眼巴巴看着自己,崔衡知道,自己若不答应,就将这张洎得罪狠了。

    何况,方才闲聊起三十万公,张洎说起过如何赌赢三十万公,所言也极有道理。

    咬了咬牙,崔衡苦笑道:“好,我,下官愿意押注张洎和东海公的赌局。”心说便是赢了,什么三十万贯,自己可不敢要,便是要,东海公将债户转给自己一个,自己还能有东海公这样的魄力,真的去和州里参军或金陵司徒府去追债么?

    陆宁笑笑,对张洎道:“既然崔县令肯押注与你,本公就和你赌一次。”

    到此,张洎已经气势全无,点点头,又道:“那我们先立下字据,签字画押!再由海州城杨刺史来做中证。”

    陆宁笑笑:“可以啊。”心说你是谁?你想和我赌什么?你擅长什么?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