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我的帝国无双最新章节!

    陆宁看着手里名剌,上面写的是,“司徒府周贡”,简简单单只有五个字,和很多名剌恨不得祖宗八代都要介绍一下截然不同。

    因为名片上前面三个字,在南唐,就代表着无上的权势。

    皇族之外,第一权财府邸。

    “请进来吧!”陆宁摆了摆手。

    司徒周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前,可不知道,大小周后这位父亲,在后主未登基前,已然如此显赫。

    这位大周后小周后的父亲,南唐后主李煜的岳父,同时也是南唐数一数二的巨贾。

    虽然现今李煜还不是皇帝,甚至也不是太子,仅仅被封了郑王。

    周宗,也刚刚将大周后嫁给李煜,小周后,现今也就五六岁年纪。

    但李煜之父,现今南唐皇帝李璟,对周宗极为信任,委以东都留守,加司徒,周家可以说权势滔天。

    而且,这周宗还是有钱人,很有钱,他甚至亲自出面经商,士商合一,传闻他入凡万万计,富可敌国。

    其实唐代中后期,官员经商已经是常态,屡禁不止,到了这南唐,却是禁也不禁了,而周宗就是位极人臣尚行商贾之事的代表人物。

    周伐唐,这周宗辞了东都留守,现今,看起来是在京师颐养天年。

    陆宁正思忖间,外间走进来一名微胖男子,神态倨傲,大剌剌站着,拱了拱手:“周贡见过东海公!”

    随之不见陆宁安排他落座,也没人给他搬来椅子,他眉头就皱了起来,又斜眼看到旁侧桌案后的甘氏和尤五娘,就笑起来:“东海公携美眷阅公事,真是好风雅啊!”

    陆宁打量他几眼,问道:“你来此见本公,所为何事?”

    周贡仰着头,傲然道:“某是为海州司法参军王吉而来,东海公,王吉已经散尽家财,其房契地契全部变卖,加之海州产业契书,另有数艘船只,价值共一万五千三百贯钱,不日就会送来东海县,还请东海公行个方便,博彩之事,就此了了吧?”

    陆宁沉吟不语,一万五千多贯,毫无疑问,王吉这是砸锅卖铁了,甚至可能借了些钱才凑上,要说,自己也算收入极丰,互相给个台阶下也没什么。

    但看着这周贡,陆宁心里就有些不爽,这家伙,在司徒府,也就是个仆役,却在这吆五喝六的,尤其是讥讽自己和甘夫人还有尤五娘的言语,颇为刺耳。

    “东海公,你不会这点情面都不给吧?若不是我家主君宽宏,你设套骗取王参军财物一事,可不会这样了结!”周贡满脸冷笑。

    陆宁也笑了,点点头:“周贡是吧?既然你这样说,那好吧,这一万五千贯我收下,其余欠款,我看你的薄面,就减一半利息,每年会着人去王吉那里收取。”

    王吉还了一万五千多贯,还欠二十八万多贯,就算减一半利息,那一年也要一万四千多贯的利息,以后每年利滚利,王吉真是子子孙孙也还不清。

    听到什么看自己“薄面”周贡已经不悦,哪里有这样说话的?

    等陆宁说完,显然对方所谓“薄面”是讥讽自己,周贡脸上立时变色,“陆宁,你可想清楚?!”

    “大胆!竟敢直呼本公名姓?!”陆宁猛地一拍桌案,“来呀,给我拉下去,重责三十!”

    王吉就曾经直呼陆宁姓名,结果被上官训斥还不得不捏着鼻子道歉。

    现在,又来了个不知死活的。

    王吉好歹还是官身,倒是不好加刑。

    但你一个奴仆,就算玉帝老儿的奴仆,你身份也是奴仆,竟然学王吉?

    那不自己找打么?!

    这封建制度的优越性,陆宁已经体会的淋漓尽致,很爽的感觉,尤其是欺压恶人时。

    这些家伙,怎么就喜欢指着自己鼻子直呼自己姓名呢?

    陆宁也有些无奈,他们这不都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你,你大胆!”周贡脸色巨变,但喊声已经有些色厉内荏。

    外面衙役已经一拥而入,将周贡拉了出去,很快,外面传来打板子的脆响和哭爹喊娘的声音。

    而刘汉常,在外面冒了冒头,没敢进来。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