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www.bixiawenxue.org,最快更新我的帝国无双最新章节!

    浑浑噩噩了几个月,陆宁终于想通了。

    他穿越了。

    现今的年代,南唐保大十四年,公元956年。

    地点,海州东海县,也就是后世的连云港一带。

    身份,佃农。

    这几个月,他被征召为团结兵抗周,刚刚得胜归农,和周兵厮杀的记忆他模模糊糊的有一些,好似自己杀了些周兵,救了些人,但都是混混沌沌状态中下意识而为,却是记不太清楚了。

    穿越就穿越吧,本来的生活就太枯燥无味,换一种生活方式也不错。

    可是,穿越到一个乱世,好像就不怎么美妙了。

    在偶尔清醒过来的时间,陆宁很苦恼。

    以前,陆宁只会让他的敌人苦恼,代号“黎明”的他,是华夏历史上,最成功的特工之一。

    不过以前的一切,陆宁只想忘掉。

    苦行僧一样没有七情六y u的生活,和无边无际的血雨腥风。

    他已经感到厌烦。

    看小说影视里的主角,各个都是想毁天灭地,陆宁,曾经毁天灭地,摧毁过卫星破坏过核装置,但是,他的梦想,却是安安静静的生活。

    做个农民也不错,被雷劈前,我正拨弄自己小院里的那几亩地呢。

    陆宁又有些高兴起来,从某种角度,自己好像梦想成真了。

    脑子里闹哄哄的,前世今生,好像两个人在吵架。

    陆宁就觉得,自己好像又要发神经了,前两天,刚刚发神经来着。

    不去想,不去想了!

    陆宁四处打量着,分散注意力,就要找到新的兴趣点。

    南唐,南唐?

    最著名的就是那擅长写词赋擅长书法绘画,才华横溢的南唐后主。

    还有他的两个皇后。

    大周后,以及传闻被赵光义强行霸占的小周后了。

    不过现在的年代,大周后应该刚刚嫁给还未登位的南唐后主,小周后也就五六岁。

    不知道,在这位后主统治下,自己这农民的生活,会是怎样的光景。

    窗外射进来的阳光是那么的明媚。

    哦?我跪着呢?

    陆宁这才发现,自己原来跪坐着,而旁侧,恭恭敬敬跪坐的慈祥妇人,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老妈李氏,她正向主家求肯,求主家宽限今年的米粮。

    正前面,是很简陋的软榻,榻上坐着的,就是自己主家的主母,本县县令刘志才新续弦的夫人。

    主家?县令夫人?那就是官太太了!

    陆宁正想抬头看看,主母长什么模样,对古人,还是传说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贵夫人,他很好奇。

    后脖颈被轻轻一拍,李氏威严的目光看过来,那意思好像就是在说:“别发神经!”

    脖颈上要被拍巴掌,陆宁下意识就想隔开,随之想到,啊,这是这个世界我的老妈,本来条件反射似弹起的胳膊,猛地往回一收,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下。

    不过,被老妈打的感觉,真好!

    前世,我可是没亲人没朋友的天煞孤星!

    想起可怜的前世生活,陆宁就觉得自己惨兮兮的。

    这种感觉,是今生的自己,在怜悯前世的自己。

    今生的自己,贫穷,甚至傻呆呆过了十几年,搞来一斗米,能吃上几顿饱饭,就乐得屁颠屁颠的,十几斤米,还是糙米?至于吗?

    而且,今生的自己,体弱多病,是有名的痨病鬼。

    可是,今生的自己,好像就是比前世的自己更幸福,也更能感觉到什么是幸福。

    陆宁轻轻摇摇头,渐渐的,两个自己,好像正在融为一体。

    老妈不让抬头,陆宁还是忍不住,偷偷向前瞄。

    前方嫩嫩的荷绿叶裙裾下,是若隐若现的粉色小绣花鞋,陆宁的心不禁跳了一跳,这就是古代的大家闺秀,贵夫人啊!

    残缺的记忆一点点融合,陆宁也渐渐明白了在这个世界里,自己的处境。

    父亲早亡,两个姐姐已经嫁人,自己和母亲,相依为命,是县令刘家的佃农,除了贫困,就是贫困。

    家里本来就几亩薄田,父亲去世后,自己不事劳作,这些田产都被变卖了。

    现今母亲,更要跪着求肯,希望能把今年的租子,明年补齐。

    唉,陆宁心里叹口气,真想将老妈拉起来,几斗米而已,自己怎么还想不到个办法?

    自己要在这个世界,给老妈养老,吃饱喝足,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不过,好像自己穿越来的这个年代,可不是什么能安稳生活的年头。

    乱世之中,达官贵人也好,黎民百姓也好,那真是不如一条太平犬。

    自己虽然有信心,仗剑天涯,面对千军万马,也能护得老妈周全,带领亲朋们找一个能安稳生活的所在也不难。

    但,怎么觉得,穿越到了古代,就是为了隐居?心里有点拧巴呢?

    嗯,盘算盘算,离这个南唐灭亡还有二十多年,先走着瞧吧。

    “陆家大娘,我寻来你家,不是为了钱粮一事……”前方榻上县令夫人甘氏轻轻叹了口气,声音却是极为娇柔动听,轻嫩无比。

    陆宁脑海,突然就闪现出一个画面,却是一条挥之不去的曼妙身影,高高在云巅,隐隐可见那艳光四射的丽容,额头火焰似的鲜红花钿,端庄圣洁,又妩媚无比,好似云雾中的观世音菩萨,有闭月羞花之美,又神圣不可侵犯。

    陆宁不由心中苦笑,原来,自己还对她极为仰慕,都不能说为仰慕了,却是甘心做她足下的一滩泥那种心情,这无比崇高的女神,是那么的高不可攀,就好似仙女一样,那隐隐约约的亵渎之心,竟然有犯罪的感觉,想来,这是少年怀春的心思吧?

    或者,更通俗的说,自己就是这甘氏的一条舔狗啊!而且,是胆子特别小的舔狗,藏在心里,平时别说和女神说话,就是看都不敢看女神一眼。

    话说回来啊,这甘夫人,如果在自己那个世界,那肯定也是粉丝数千万,舔狗多如牛毛的超级流量担当啊。

    这种活色生香真正的古典美娇娘气质,根本不是后世那些大明星能靠后天培养培养出来的

    记忆中,母亲农闲时会在刘家做女佣,在这位甘夫人身边做活,甘夫人对她倒是挺好,也来过自己家几次。

    至于她不怎么避讳自己,自然是因为,自己太过低微,虽然她是高高在上的贵妇人,可是,总不会避忌一个毫不起眼的土疙瘩。

    突然,陆宁觉得有些刺骨的冷,忙蜷紧了衣服。

    老妈李氏的目光,立刻关切的看过来,目光里,有深深的忧色。

    “夫人,夫人……”外面匆匆的脚步声,却是一名清秀小丫鬟匆匆跑进来,她俏脸惶急,急急的道:“明府,明府遭灾了!”

    明府,就是对县令刘志才的尊称。

    甘氏俏脸变色,猛地站起便向外走,小丫鬟跟在她身侧,急急的说着,“明府没能打通关节免罪,被打入大牢了,听说,有位都护公保举了一名立功健儿接替明府,都说这位健儿救过都护公的命,又杀退周兵立了大功,为了犒劳他,明府之家眷奴役,都要发于他为奴呢?!”

    甘氏身子猛地一颤,脸上已经没有血色,小丫鬟急急的扶住她,却还在急急的说,“夫人,你快想办法啊,钦使和抄家的差役已经出了海州城,比马五郎的快马慢不了几步,怕眼看就要到了!”

    甘夫人却早已经娇喘起来,显然,这种大事,她又哪里拿得主意?听说家产要被抄没,她和一众家眷仆役都被发配为奴,她却是摇摇y u坠,腿都软了,在那小丫鬟搀扶下,深一脚浅一脚的去了。

    “这可如何是好?刘家遭难了!主母可怎么办?”李氏隐隐听了个音,听得对自己甚好的主母落难,心下难受,不由得抹泪。

    记忆的残片此时已经渐渐融合完毕,陆宁思及前因后果,便明白,周兵南侵,这东海县靠近北境,听得战事不利,刘志才已经做好投降的准备,甚至已经命人改换城头旗帜。

    但不知道为什么战事会发生逆转,周兵败退,这刘志才自然被秋后算账。

    也不仅仅刘志才,本县官员,几乎被一勺烩。

    不过,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啊?

    虽然对这段历史的细节不是那么清楚,但后周征伐南唐,明明没有败过吧?

    南唐后主还未登基时双方爆发了几年战争,不是以南唐割让江北所有土地结束的吗?

    唉,难道是我记错了?

    不过,甘夫人要被发配给谁家做奴了?

    陆宁有些无语,可是,今生记忆里虽然对这位甘夫人有着那么些眷恋,有着那么些想亵渎的罪恶感,但毕竟这些记忆处于弱势,并不主导。

    陆宁也没有持三尺剑杀散群丑去救她出水深火热的冲动,只是,隐隐觉得有些可惜。

    “陆家娘子,在家吗?”外面有人喊,进院的,却是一个干瘪老太太,看她三角眼,便不是善茬,正是街坊刘婆。

    李氏见到她进院,脸色立时为之一变,好似,怕极了她。

    陆宁看得出,和对甘夫人的尊敬不同,老妈是真的怕这个刘婆。

    “阿娘?我们欠她多少银钱?”陆宁记忆里,隐隐记得,这刘婆是自己家的大债主,每次来,都会搅得自己家愁云惨雾。

    “不多不多,七斗米而已!”刘婆年纪不小,耳朵却不背,还在屋外呢,就听到了。

    “刘婆婆,宁儿刚回来不几日……”李氏泫泪y u滴,本就软弱没有气势的她,偏偏又不在理,又如何是一向尖酸刻薄的刘婆的对手?

    刘婆冷哼着,“当了几天大头兵,很了不得吗?没有暴尸荒野,算他运气!但这不能成赖账的由头吧?”

    李氏羞愧,只是垂首抹泪。

    陆宁微微蹙眉。

    刘婆却已经冷笑着看向他:“大郎,你一向不事劳作,家里的田都被变卖了,难道这时候装不晓得吗?你娘亲当初为了给你娶亲订亲,陆陆续续从我家,借了七斗米,虽然亲事没成,这米就想不还了吗?”

    “婆婆,请你容妾身一段时日……”李氏最见不得儿子受窘,丈夫早亡,儿子就是自己的一切,为了儿子,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